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服务员向前冲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服务员向前冲 菊粉 2516 2013-08-08 13:46:13

  “好了,姜经理,你把《风之语》的各类数据向会议汇报一下吧。”张建国的脸又如上一次的会议一样冷下来了,语气也生硬得都可以把人扎出血来。

“不用了。”丁泓接过话去:“《风之语》是剧院推出的第一部原创歌剧,和之前推出的一些原创剧目相比,制作阵容最豪华、投入也最大,但在票房收入上,确实与预期相差较大。”

丁泓说的这个,我都知道。《风之语》制作期间,宣传大面积的上了,可是开演后,上座率一直上不来。这个问题,我们客户服务部在例行的培训会上,也提到过多次。

“如今这样的局面,确实超出了我的意料,我会对整个事情负责。”丁泓沉重的把话接了下去:“我愿意辞去节目部经理的职务。”

闻他此言,万般痛楚在我的心里千回百转,我心爱的那个人啊,为了这一项他热爱的事业,恪尽职守,夜以继日,任劳任怨,如今竟然到了这样山穷水尽的地步,要以离开他最心爱的岗位为代价,而在此时此刻,一些平常和他关系甚密的经理,竟然也保持了沉默。毕竟,戴维斯先生的音乐没有问题,先前的试听会,好评如潮,行业各路专家都高度评价,为什么把歌剧推向市场竟然就没有人愿意为此买单了呢,我心里也疑惑。

丁泓无奈的站了起来,高院长痛惜的叫了一声:“丁泓!”

“对不起,院长,”丁泓转向高院长,沉重的说:“辜负您的期望了,院里头为了原创事业,投入了太多的精力,这一次的大制作,我深信品质上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也以推向市场失败告终,我想我应该对此负责。”丁泓顿了一下:“只是,我希望,我走了以后,金色剧院依然能够把原创剧目作为发展的首选方向,因为原创不仅仅是剧院生产力的标志,也是推动文化艺术发展的必然选择。”

丁泓深深的向高院长鞠了一躬,高院长的眼睛里甚至都噙上了泪花,但是她也是无奈的,在剧院的经营面前,她要对所有的人负责,她无奈的闭上了双眼。

丁泓转身准备往会议室门外走去,他望了我一眼,这一眼,望得我心都破碎了。他如果就此走了,他会去向哪里?我还有可能再见到他吗?就算我可以再见到他,在事业上遭受重大失败的他,还可以如往常一样意气风发吗?他还会是原来的他吗?

“丁经理!”我从内心深处发出一声呼唤:“请您等一等!”我是真诚的渴求他等一等的,我需要他等一等,事情远没有到结束的那一天,不仅我和他之间远没有结束,他和剧院,也不应该就此结束。

他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他轻微的向我摇摇头,我知道,他一定是以别人都看不见的态度暗示我,要我保持冷静,要我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刻里,保全自己。我回给他一个眼神,我要告诉他,我不是心血来潮,我不是感情用事,我是以成熟的职业姿态来面对他、制止他、挽留他。

我站了起来:“高院长,各位领导,关于戴维斯先生,关于丁泓经理,关于原创剧目,我想不用我再多说什么,我只想问,为什么我们的剧目业界评价都是优秀,推向市场却总是惨淡?”

高院长抬起了头,丁泓停了下来,大家都把眼光转向了我。

“节目制作和剧院管理,我都是门外汉,但是我从第一线服务员做起,一步一步到今天,或许服务员是剧院里最微不足道的一个群体,但是服务员绝对是剧院最贴近观众的一个群体,在这里我也不敢保证我说出个一二三就能挽救剧院的票房,但毛主席他老人家都教导过我们,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要求的不多,给我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而已,我不会额外增加剧院的任何成本,一个月时间内,我来组织服务员针对我们剧院的消费者进行一次消费者偏好研究,只有了解了消费者的偏好,我们才能明白为什么我们的剧目叫好不叫座,我们才能有的放矢,要艺术也要市场,艺术和市场不矛盾,现在之所以不能衔接,是因为我们不了解现下的主流观众需求!”我顾不得身份和场合,一口气把话说完,我的心里是急切的,我要唤回的不仅仅是丁泓,还有我内心关于剧院精神的理解。

显然我的这些话让现场的很多人有些惊讶,毕竟金色剧院运营了这么多年,在座的每一位都可以算得上是这个行业里的专家和翘楚,要说他们不理解市场,不理解观众,也不能服众。

“我知道,”我在任何人还没有发言反驳之前,抓紧时间补充:“我知道,在座的都是这个行业内的专家,但是时代在变,世界在变,观众的口味也在变,我不是要求金色剧院改变高雅艺术的初衷,去制作三俗的作品去迎合观众,但是高雅艺术也不应该仅仅是阳春白雪,也应该是雅俗共赏,我们既然面对市场,就必须从市场里寻找出路,《在延安*****上的讲话》也有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统一的结论。”

我把眼光投向丁泓,他露出了一丝轻微的笑,我心里一松,我相信他只是一个代表而已,我相信绝大多人数,从心里应该也认同了我的这个提议。

“那么,你有什么方案吗?”高院长问。

“这个——”我有点犹豫,我看了看王林,毕竟她才是客户服务部的经理,她才可以决定客户服务部的整体工作。她显然也明白我的疑虑,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又看向了院长:“这个消费者研究是剧院整体的一个行为,真正落实起来,除了客户服务部之外,可能还需要其他各个部门的共同配合。”

“你大胆说说看。”院长表示同意。

有了她们的许可,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实施起来,可以全权由客户服务部负责,一方面,我们在剧院的入口、各个剧场的入口以及公共空间的一些重要角落里,放置调查问卷,由观众自取,最后在散场后在检票口统一回收,当然这个是被动的方案,毕竟观众能主动配合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另一方面,我们公共空间和各个剧场内的服务员主动进行一对一访问,但是在实施之前,有一个问卷设计的问题,这个我想由剧院的各个职能部门分别负责,比如节目部负责有关节目的内容,市场部负责有关营销的内容,宣传部负责有关宣传的内容,把影响票房的各个环节都考虑进去,设计到我们的问卷当中,还有,综合办公室负责提供礼品,凡是参与访问的观众,都可以从服务员手中领取一份小的纪念品,最后的问卷,由综合办公室负责战略和研究的同事进行分析汇总,提交院长审核。”

会场整个都是安静的,包括张建国,其他人我不管,我只希望高院长能够对我的提议点头,我急切的看着她,她沉思了片刻,缓缓的开了口:“丁泓,你先坐下,其他的事情都先放一放,这个消费者研究,我觉得可行,综合办公室牵头设计组织吧,客户服务部具体实施。”

会场响起了掌声。

我在心里呼唤万岁!丁泓看了看我,我兴奋的回望向他,事情不会就此结束的,我们的努力还才刚刚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