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服务员向前冲

两件大事

服务员向前冲 菊粉 3714 2013-08-08 13:46:13

  接下来的一个月,发生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路生结婚了。

我们笑着围在路生家的院子里,等着新婚夫妻出场。

路生还是老样子,不好意思的笑的时候,就不自觉地挠头,透出质朴的纯洁。新娘娇羞的躲在路生身后,明眸皓齿、顾盼生辉,等我定睛看清楚,新娘子竟是丁泓请来照顾如星的护工。我一下子假装生气,大叫着嚷嚷了起来:“路生!你天生是做地下党的吗?这么贤惠的媳妇都娶进门了,我才看清了门道,不行,你今天必须交代清楚了,否则大家今天都不喝你这杯酒。”

我一嚷嚷,大家都哄的笑开了。

这一次,路生倒是反应极其迅速,他即刻接过话去:“姐,你这话就不对了,你还没交代呢,倒嚷嚷起让我先交代了。”

听他这话,众人又是一阵笑,我和丁泓也是对视而笑,当然我不能这么轻易就放过路生,我马上又接过话来:“今天啊,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就让我来问问大家,路生是不是要交待交待啊?”我提高音调,站起身来,转了个圈,开始煽动大家的情绪,大家一看有热闹凑,也跟着起哄,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

路生看着大家的样子,灿烂的笑开了,新娘子也是自顾的捂着嘴躲在路生身后偷笑。

路生笑着自嘲开了:“人都说当官是一件美事,我今天头一回当个官,就摊上了这一帮热心的民众,要我交待这个官到底是怎么当上的,这让我如何是好啊,这让我如何是好啊!”

现场又是一阵笑。

“那你就说说喜欢新娘子什么?”人群中有乡亲也开始凑起热闹来了。

此语一出,马上就有人响应:“这个必须说!”

“必须说!”又是一阵呼声。

路生脸涨得通红,我看着他窘迫的样子,也是忍俊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同时心里也是感慨万千,路生就是一个纯净的人,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如初时相识的那样,保持着最初的那一颗纯净的心。而回观我以及那么多一路走过来的各式形形色色的人,还有多少人依然保持着最初的那一份纯净呢,哪怕被误解、被嘲弄、被欺骗、被排斥、被伤害、被放逐?想到这里,我竟又一种酸楚的热泪涌上来,忍不住拿衣角偷偷拭去。

“你怎么了?不舒服?”丁泓转过头来温柔的问。

我抬起眼看他,多么美好的景象啊,经历了那么多,尤其是在我差点就要偏离正轨了之后,他竟然还停留在我抬眼可见的地方,这对于我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体会啊。

“没什么。”我也温柔的回答他:“刚刚眼里掉进去了一粒小砂子,现在好了。”

他温柔的握了握我的手,我回给他甜蜜的一笑。

不远处围着新郎新娘的地方爆发出了一阵哄笑,我和丁泓也被笑声给吸引了过去,原来是路生依然只是木讷的笑却也说不出到底喜欢新娘子什么,乡亲们不放过他,想出了各种法子来“折磨”新郎官,这会子正是逼着路生学大猩猩走路呢,路生笨拙的样子,惹得大家都大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新娘子也是笑得直不起了腰,却又不忘为路生解围,她边笑边说:“好了,哈哈,路生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大家别为难他了,既然大家要求一定说,那么,”她顿了顿,“我说吧。”

她的话刚落,现场就欢呼起来,我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我倒要听听,这个可爱的新娘子,关于她和他的爱情。

“大家可能都知道,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其实一直住在这里,那个时候,我是金色剧院的丁泓老师请来的帮助如星康复的护士,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想如星赶快康复,我赶快结束在这里的工作,然后回去。”说完,她低下头微微的笑了一下。

“然后呢,然后呢?”显然大家都很好奇,一个城里的护士,如何会在这里选择嫁给一个农村小伙子,人群里有人在催,我也很想知道答案。

新娘子笑了笑:“时间长了,我知道在这里,这个家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爸爸妈妈带着众多的弟弟妹妹,有一天当我看到爸爸给弟弟妹妹们教声乐的时候,我有一种被洗礼的感觉,我们是那么平凡的存在,却又是那么幸运的在生活,这一家人没有足够多的财富,却有享之不尽的爱和幸福,这里像是一个巨大的磁场,吸引了我,孩子们衣着不光鲜,但眼睛都是明亮的。”

“好!”我忍不住叫好,带头鼓起掌来,她的感受就是我最初走近这家人所感受到的,他们的精神世界是富足的,他们的精神感染了我们,大家都激动的鼓起掌来。我看见路生爸妈不好意思的低低笑着,他们的心里或许只是一种简单的追求,却折射出了大大的人性光辉,不仅为他们赢得了尊重,也改变了他们众多孩子的人生。

“至于路生……”新娘子娇羞的浅笑了一下,人群中有人开始起哄,气氛一下子又热烈起来。

“至于路生,”新娘子继续接了下去:“他是与众不同的,他没有学历,没有背景,也没有钱,但是他质朴、纯洁、热心肠,有些哥哥姐姐出门了就再没回来过,有些哥哥姐姐出门了只带回来一些钱继续支持这个家,但是每一次路生出门,我都知道,他还会回来,他有一颗感恩的心,他从不抱怨自己从一开始就被抛弃的命运,他用爱心回报父母,用行动疼爱弟妹,我和她共同的决定就是,以后爸爸妈妈老了,就由我们继续,支撑起这个家,把这个温暖的家永远的经营下去。”

“小薇……”路生感动的叫了一句新娘的名字,腼腆的笑着和新娘子对视,新娘子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去。

现场安静了,我也安静了,不知道为什么,一种圣洁的情感在我心里升腾起来,是一种生命和事业在延续的神圣感,作为路生爸妈来说,或许这一刻,比娶上儿媳妇,更幸福吧。

“各位——”我一下子站了起来,面朝着大家吗,激动的说道:“此时此刻,我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请允许我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向这一家人致敬。”

我提起我的小提琴,屏住呼吸,《欢乐颂》的乐曲从琴弦上流淌了下来。“……欢乐女神圣洁美丽,灿烂光芒照大地!我们心中充满热情,来到你的圣殿里!你的力量能使人们,消除一切分歧,在你光辉照耀下面,人们团结成兄弟。谁能作个忠实朋友,献出高贵友谊,谁能得到幸福爱情,就和大家来欢聚,真心诚意相亲相爱,才能找到知己!假如没有这种心意,只好让他去哭泣……”

……

第二件大事,是在参加完婚礼回城的路上,丁泓向我宣布的。

我还一直沉侵在路生一家人营造的圣洁感中,直到坐上了丁泓的车走在了回城的路上,我的心里依然还是《欢乐颂》的乐曲在环绕着,忍不住嘴上也跟着哼了起来。

“你知道吗?”丁泓手握着方向盘,头扭过来问我:“关于张建国?”

“张总?怎么了?”我还是不忘哼曲,毫不在意的反问,浑然不觉丁泓在和我讨论的是一件大事。

“他辞职了!”他又扭过头去,看着前方的道路,隐忧的说。

“什么?”我有点不敢相信。

“他辞职了。”他又重复了一遍。

“什么时候的事儿?”我依然不信。

“你拉《欢乐颂》时,我接到肖主任的电*话。”他回答。

这回我信了,时间明确,还有证明人呢。

“为什么?”我疑惑:“事先毫无征兆啊!”

“是啊。”他轻轻的说。

“不是刚颁布了文化产业振兴规划么,金色剧院马上就会有更好的发展了,他为什么这个时候要辞职呢?”我还是不解。

“我也没太想明白,不过,振兴规划,不仅是让金色剧院有了好的发展环境,所有的文化企业,包括他家族经营的文化经纪公司,也将大有可为啊。”他接过话去:“我现在对他突然辞职不感兴趣,倒是对剧院接下来的节目有点担心。”

“哈哈哈……”我却突然笑了起来:“你担心什么?他走了不是更好吗?完全可以放开手脚了啊!”

“唉——”他轻轻叹了口气,露出了忧心忡忡的样子:“对于剧院,目前来说,他还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人士,营销就不说了,单是节目这一块,没有他的支持,尤其是目前原创剧目还不能完全撑起来的时候,我怕他这一走,会对下半年及以后两年内的节目安排造成重大影响。”

“没这么严重吧?”我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沉重来,有点不服气,不相信张建国在金色剧院竟是一个有这么大能量的人,尤其是他说,未来两年内的节目安排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我心里有些觉得丁泓因为个人感情,夸大了事情的影响力。

“你了解剧院节目排期吗?”他问。

“具体怎么运作的不太清楚,不过每周一我们都会接到一张本周排期表,然后根据排期表安排服务。”我心里疑惑,他怎么突然提到排期来了。

“剧院最通俗的讲,就是满世界的找好的节目,然后拉到剧院来表演给观众看,剧院有剧院的档期,院团有院团的档期,一年当中最黄金的时节就那么几天,怎样在最黄金的时节排上最黄金的节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这些年,人民生活好了,对艺术欣赏的水准就提高了,为了在世界范围内抢到好的节目资源,我们必须提前安排,你知道吗?世界上最顶尖的剧院都是提前3到5年安排档期的,不仅是金色剧院几乎所有国内的剧院,在节目排期上,提前安排的意识都还不够,还有很大的随意性和随时性,但这是不对的,目前我们正要努力改变这一状况,别说现在原创剧目还远远跟不上,就算将来原创剧目大发展了,我们也还必须引进剧目,这样才有交流,才有竞争,也才会发展。”

他不紧不慢的说,我却听得大吃一惊,隐约感觉到了张建国离去造成的压力。不管我们原创的剧目是不是繁荣发展了,对外交流都是发展提高必不可少的途径,任何事物、任何实体的发展,都不可能在封闭的环境中完成。金色剧院要发展壮大,不仅要走出去,还要把国外最顶尖的艺术院团请进来,而这通常都是张建国在发挥桥梁作用。想到这里,我一下子像飞上天空的氢气球突然泄了气,软塌塌的落了下来,怯怯的问:“那怎么办?”

他沉默了一小会,轻轻叹了一口气,又回过头来,轻轻的对着我笑了一下,撸了撸我的头发,柔声道:“没事儿,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扶住他的手,温柔的回过去一个浅浅的笑,我也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