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服务员向前冲

现代舞之夜的闹剧

服务员向前冲 菊粉 3732 2013-08-08 13:46:13

  很多人都说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也有很多人说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这个世界离了谁都转,不过在我看来,上帝对某些人就是有偏爱,这个世界离了某些人就会如同三脚架的一脚突然短了一截,凑合着用没问题,却总让用的人心里发慌。张建国,就是那个被上帝偏爱的三脚架的一脚。他离开后不到一个星期,由于他的离开而造成的影响就显现了出来。

这一天的演出院团,是来自美国的著名现代舞团。现代舞因为反对古典芭蕾的因循守旧,主张摆脱古典芭蕾过于僵化的动作程式的束缚,更合乎自然运动法则,能自由地抒发人的真实情感,具有很强的感染力,也拥有大批的年轻观众。这一场演出虽然票价不菲,但演出票却早已售罄,还有众多的观众在演出前不断打电*话到剧院问询的,这确实是一场激动人心的演出,舞蹈家实现了肉体与灵魂的结合,真正达到了邓肯所主张的肉体动作发展为灵魂的自然语言的境界。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在演出结束后,例行巡场检查。我正愉快的走在通往检票口的路上,因为这里既是观众最初进入剧院的通道,也是散场后的出口,看着观众和我一样带着愉快的心情走在回程的路上,我心里自生出一种骄傲和满足。

“王经理,王经理,请到戏剧场,有观众不满演出质量,不愿离去,请到戏剧场。”

我的耳麦里传来了戏剧场主管李红急促的声音,我心生疑惑,戏剧场的演出就是美国现代舞团的演出,演出期间我到过剧场内,演出一气呵成,并没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为什么还会有观众不满呢?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我快步向戏剧场走去。等我赶到的时候,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一小撮观众大约十几个人把王林团团围在了中间,王林费力的解释着什么。我不是没有见过大批观众聚集、滞留,可是却从来没有观众散场后留在剧场内不肯离去的情况,看着王林娇小的身体被淹没在这些观众之中,我心急如焚,赶紧拨开观众,钻到了王林的身边。王林见我进来,无奈的朝我摆摆手、耸耸肩。

“那你们剧院什么意思?”观众不依不饶:“我们就是冲着安东尼来的,可是我们没有看见他登台表演,你们剧院就是虚假宣传!”

我一惊,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开演前,丁泓就提醒过,安东尼因故取消了随团来华演出,或许会引来众多粉丝的不满,当时我还不以为然,嘲笑他神经太过紧绷,久负盛名的是现代舞团,而且团里著名的演员又不止他一人,并不是所有著名演员都不来了,如今看来,该被嘲笑的人是我而不是他。

“这位先生,”王林的脸上恢复了职业微笑:“对于您未能一睹大师的风采,我们感到很遗憾。今晚的演出,是美国现代舞团的演出,而不是安东尼先生的个人专场,安东尼先生因个人原因取消了之前已经确定的演出,我们也已经向美国现代舞团提出了交涉。”

“那你们就是推卸责任咯?你的意思就是安东尼个人和美国现代舞团的问题啊。”观众依然不肯放过。

“这位先生,请您理解,演出正式开始前,关于演员会有各种可能发生。”

“可是我们的票是金色剧院的票,我就是看到了关于安东尼的宣传才买的票,现在我买了票,却没有看到安东尼的演出,你们这就是在欺骗观众!”这位观众情绪激动起来,明显的提高了声调,而他的情绪也带动了周围的这一拨人,大家纷纷叫嚷起来“金色剧院虚假宣传、欺骗观众!”,这一拨人有聚拢、围攻王林和我的趋势。

“各位!”王林也提高了音调,高声喊起来:“各位,请冷静!”

“我们怎么冷静,我们花了上千块钱,以为能看到心中的偶像,却没想到只是被欺骗,我们怎么冷静!”

“退票!必须退票!”

人群中要求退票的呼声突然一下子高涨了起来,这十几个人又把王林和我包围得更紧了一些。我的脑子里顿时出现了无数个念头,或许我们碰到的不仅仅是安东尼的发烧友那么简单,或许只是有人抓住了这次演出的问题,借势煽动观众闹事,目的就是丑化金色剧院。如果我和王林没能满足他们的要求,或许第二天就会有金色剧院恶意虚假宣传骗取票房的报道了。

想到这里,我又是一惊,呼吸顿时急促起来,我看向王林,她显然也突然想到了这一点,用目光试探着我。

退票是万万不可能的,演出本身并没有任何问题,也没有对观众造成任何损失和不利影响,但要平息这一行专门找茬的十几人的气焰,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我第一次看到王林的脸上掠过一丝难以觉察的惊慌,或许她预见到了第二天铺天盖地的关于金色剧院的负面报道,我看到她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小排细细密密的汗珠,我下意识的抓住了她的手。

“各位——”一个声音从人群外传了进来,人群不自觉的松动了一下,让开了一道口子,丁泓和李涟漪一前一后,向我们走了过来。

“各位,我是金色剧院节目部的经理,我叫丁泓,关于安东尼未能来华参演一事,我们剧院方面也表示很遗憾,我们理解各位想一睹大师风采的心愿,因为这一次现代舞团的演出很成功,就在刚刚,演出结束后,我们双方已经达成了下一次的初步合作意向,在不久的将来,我们或许不仅可以再次看到美国现代舞团来金色剧院演出,还可以欣赏安东尼的个人专场,希望大家给我们一点时间,好吗?”

丁泓说的很慢,却很有权威性,聚集在一起的人群渐渐平静了下来。

“那我们这一次买的演出票怎么办?”还是有人不甘心,又再一次把退票的问题提了出来。

丁泓笑了笑:“我们理解大家想近距离接触现代舞大师的心愿,现在,就在歌剧院顶层的宴会厅里,美国现代舞团的庆功酒会正在举行,我代表剧院诚挚的邀请大家,请大家跟随我们一道赴宴会现场,怎么样?”

沸腾的现场,这下子是真的平静了下来。

“那么,”丁泓看着众人,比了一个请的动作,“时候已经不早了,我们抓紧时间?”

李涟漪迅速的带着这一帮人呼啦啦走了。

看着他们走出了剧场,我和王林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丁泓转过来看着王林和我,轻轻的问:“没事了,你们要不要也一起去酒会?”

王林低低的叹了口气,轻轻的说:“看看姚曼要不要去吧,我就不去了。”

看着王林的样子,我的心思也就像是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的麦浪,杂乱无章,联想起丁泓所讲的关于张建国离开过后可能带来的影响,心情更是低落,我轻轻的摇了摇头说:“我也不去了,我和王经理先回办公室吧。”

丁泓看看我,又看看王林,轻轻拍了拍我的胳膊,他的意思我懂,我看着他,微微点了点头,跟着王林身后默默走出了剧场。

打开办公室的门,里面一片漆黑,王林甚至连灯都没开,就径直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了下去。我沉默的打开灯,也慢慢的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去。

我们俩个就这样沉默的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林缓缓的开了口:“你知道吗?剧院刚开始准备要面向市场的时候,那个时候,新馆还未开始建设,张总监远涉重洋回来,那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时代啊,那个时候,无论我们个人的诉求是什么,态度多么强硬,哪怕在会议室里拍案而起相互攻击,不管我们吵的多凶多频繁,过后来到大厅、食堂、剧场里,我们都能谅解,我们都还是兄弟姐妹,因为我们这一群人做着相同的工作,我们在各方面都能找到共同话题,我们都是为了剧院共同的目标。可是如今,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艰辛和难过,安东尼为什么突然就不来了,你想过吗?”

我抬眼看她,我以为她在问我,我以为她会望向我,谁知道她只是定定的坐着,眼睛看在桌面上不知什么地方,她又自顾自的接了下去:“金色剧院新馆落成了,金色剧院扩张了,或许我们每一个人也都膨胀和扩张了,一直以来,我们都太忙了,忙得都没有时间去细想,可是今天晚上,就在现在,各种想法蜂拥而入,挤进我的脑袋,我必须和它们正面交锋,过去共同奋斗创业守业的艰辛,绵延在我的脑海里,相比较起来,我一点也不羡慕和渴望如今金碧辉煌的大厅,或许有些事情并不是我的分内之事,可是我却真的受伤了,你说,到底什么才是最珍贵的呢?”

我从没见过王林表现得如此的感性和脆弱,我迟疑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我慢慢走向了她,我在她跟前站定,把手轻轻搭在了她的肩上,她的感受我懂,是多年来珍藏的东西,一朝失去的痛,但我却接不上话来,她对于金色剧院的感情,要比我更深刻。

她无助的摇了摇头,缓缓的站了起来,我看见她的眼里噙着泪花,她苍白的对我一笑,慢慢的转身走了。

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今天晚上是奇特的一晚,先是美好的现代舞演出,然后是莫名的观众冲突,再后来竟然是王林的感情大爆发,她对于金色剧院是家的感情,那么对于张建国,就是战友和兄弟姐妹的情感,或许她体会的竟会是一种家庭破碎的痛楚?我心一痛。丁泓!你在哪里?现在的你,也正经历着这样的痛吗?

我拉开门出去,歌剧院宴会厅,你还在这里吗?没有!宴会厅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服务员收拾繁华过后的落寞。歌剧院顶层?没有!曾经你心情不好也在这里看风景。抢妆室?不会再有了,曾经在抢妆室里,那只是一个美好的偶然。你到底在哪里?你也在痛苦吗?你不需要我在身边吗?我的心越沉越低,脚步也越来越沉重了,从演出结束到现在,午夜十二点都过了,你到底在哪里?我跌跌撞撞,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过去,希望越来越小,或许他也像王林一样,独自离开了吗?

我痛苦的推开最后一个排练厅的门,门内灯火通明,刺得我眼睛生痛,我心爱的那个人啊,就那么孤独的站在大大的排练厅里,灯光照的他身体都要变成透明的了。他应着推门声转过身来,一看是我,对我露出了一个美好的笑容,他的笑让我心痛,我快步上前,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就算全世界都与你为敌,我也要抱住你,让我爱你,让我支持你,让我和你共同面对这一切,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因为,我会和你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