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服务员向前冲

歌剧音乐试听会

服务员向前冲 菊粉 2622 2013-08-08 13:46:13

  一个月后,由戴维斯先生亲自作曲的金色剧院首部原创歌剧音乐试听会在小剧场举行。现场高朋满座,不仅有各专业院团的演员,也有各大媒体的记者、评论家,还有高校的理论家,一些剧院的代表,更有从世界各地专程飞过来为戴维斯先生捧场的国外著名艺术家。

金色剧院自高院长,到综合办公室、节目部、宣传部各路人马都摊开了,迎来送往好不热闹,剧院也下达了命令,只要音乐会开始时,没有必须完成工作的,都要到场为音乐会助阵,就是为了让这一次的音乐会一鸣惊人,为即将推出的歌剧演出预热。

剧院在小剧场外设置了一个小型的冷餐区,等我到现场的时候,现场已经是人声鼎沸,俨然一副热闹的party场面。“哎呀——好久不见!”两个身着华服带着精致妆容的女人相互拥抱着打招呼。

“张老师,你也来了。”两位绅士握手示意。

也有三三两两的外籍人士,依靠在吧台上,手握高脚酒杯,低低交谈。

我穿过冷餐区进去,小剧场的舞台上,乐手的椅子已经摆放完毕,一些大件的乐器也已经摆放就位,在乐手座席的后方,竟然还放了一套编钟,剧院果然为这一次音乐会下足了功夫。

丁泓还在舞台上做演出前的最后确认,看见我进来,笑着向我打招呼,我愉快的走向他。

“看剧场外的阵仗,是高端、热闹、上档次,看内场内的架势,是古韵、古情、中国风啊。”我打趣。

“你这嘴还真厉害,一说就一串一串的。”他回我。

“嗨,姚曼!”戴维斯热情的向我打招呼。

“戴维斯,加油!”我笑着给他鼓劲。

“哈哈,当然!”他率真的笑。

“歌剧大获成功!”我手舞足蹈的做出庆贺的动作。

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

“刚刚只是音乐试听而已。”戴维斯先生刚到中国不久,竟然也学会了中国人谦虚的这一套。

“戴维斯,你的学习能力太强了,”我忍不住又开起了玩笑:“中国人的谦虚都学会了,快要变成半个中国人了!”

“不仅仅是谦虚,这一次戴维斯先生运用的全都是中国的音乐元素。”丁泓饶有兴致的介绍起音乐作品。

“那么,我们洗耳恭听咯。”我笑着向他们告辞,在观众席上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丁泓自去接待来宾,戴维斯也入到后台做音乐会前的最后准备。

各声部乐手已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了,戴维斯欢快的大步走上来了,掌声响起来,戴维斯示意乐手起立,向观众致意,掌声再次响起。

这是一次典型的中西合璧的音乐会,作曲方式上采用了西方交响乐的曲式、配器、和声,却是依照中国音乐中常用的宫商角徵羽五声音阶为基础创作旋律,演奏也按照西方交响乐的方式,由指挥按总谱领导,各声部乐器按分谱演奏。

音乐会大获成功!第二天,各大专业媒体纷纷报道,戴维斯先生拿着指挥棒陶醉的样子,报纸、网络、电视上到处都是。鲜花和掌声如潮水一样涌向了戴维斯和金色剧院,甚至行业内专门为戴维斯先生这一次的创作开起了研讨会。戴维斯又一次在中国火了,金色剧院也火了,不仅演出院团纷纷来咨询,表示愿意承担演出任务,甚至还有剧场联络节目引进事宜。

戴维斯的音乐创作火了,丁泓和节目部也忙了起来。为了这一次的动作,金色剧院配上了全套的力量,聘请了国内著名的戏剧学家编剧,还从全国范围内遴选了最优秀的歌剧演员参演,舞美设计还是戴维斯先生从国外请来的著名专家,金色剧院的排练厅,从早到晚,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运转,大家都卯足了劲,成功,就在眼前了。

排练厅也是客户服务部管理的范围,自从重新复职以来,王林和我进行了分工,排练厅主要由我负责分管。不管出于工作,还是私心,我每天都要在排练厅转一圈,大多数时候,我煞有介事教导排练厅主管和小服务员,叮嘱服务注意事项,其实心里却惦记着丁泓和他正在排演的节目,总是不自觉的偷瞄排练场,如果望过去的时候,正好也碰上了他投过来的目光,我会因为这种默契而愉悦一整天,如果正好他忙着没有时间顾及到我,我也会自我安慰,工作中的男人最有魅力,怀着这样的想法,也可以让自己快乐起来。我想我是完全陷入了他的陷阱,虽然,直到现在他依然没有迈出那一步,或许,也不远了。偶尔我也会直接走过去打招呼,当然,这种情况并不多,办公室恋情,是一种危险的关系,在形势没有完全明朗之前,我没有把握是否可以将它公之于众。

我正向服务员交代排练厅内饮水供应、定期通风问题的时候,张建国推门进来了,我暗捏一把汗,张建国是一个不赞同自制剧目的剧院高层,这个时候,他来到排练厅,绝对不是慰问演职人员这么简单吧。

“张总!”丁泓倒是平静,就像接待任何一个普通的领导前来检查工作一样,微笑着招呼:“您来了。”

“是啊!”张建国也微笑:“你整了这么大的动静出来,我也要看看啊,戴维斯先生都出马了,据说试听音乐很成功啊。”

“是的,反响不错,有的剧院甚至当场就表示引进节目的意向了。”丁泓介绍。

“要是成功,自然是好的,是金色剧院输出节目的开端啊。”张建国意味深长。

“当然,这都是后话,现在关键的是,要把第一步走好。”丁泓还是不动声色。

张建国笑了,“你有这心,是最好的,果然是我的好学生,千万别行差踏错了!”

“自然不敢忘老师的教诲。”丁泓的脸上也露出了那么一丝微笑。

“好!”张建国笑着点头,“我祝你成功!”

“谢谢老师,我自当努力!”

我看着这一出温馨的师生情,有点疑惑了,多和谐的画面啊,如果不是之前亲眼看到过张建国对原创剧目开炮,我怎么也不会相信,在剧院里,他是反对走原创之路的人。

“他走了?”看着张建国离开,我快步走向丁泓,疑惑不解的问。

“你都看到了,还问我?”丁泓笑。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急。

“那你是什么意思?”

“你讨厌!你知道我的意思!”我为他着急,心里又惦念着别让人看出端倪来,急的压低声音暗暗娇嗔。

“行了,我知道了。”看到我的样子,他终于收起了笑,认真的对我说:“他是院领导,过来看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真的没有其他的事情吗?”我追问。

“有是有,不过不是张总。”他微微透出一丝隐忧。

“那是什么?”我急。

“是节目,音乐品质没有问题,主创和演员也是最好的,说不出来哪里不好,但我心里总觉得有一点什么问题。”丁泓的脸上露出那么一点难色,像是在黑暗中探索许久却一直找不到出口的苦楚。

“问题很大吗?”剧目制作,是一项专业程度很高,也很复杂的工作,我完全就是门外汉,只能心里替他着急,却无能为力。

“没事!”他温柔的朝我一笑,拍拍我的肩膀:“你回去吧,一切问题都会解决的。”

“真的?”

“真的!”他冲我摆手,示意我离开。

我虽信他,却也不还是免不了担心他,提着一颗心,我走出了排练厅。

又一个月之后,金色剧院首部原创歌剧《风之语》正式开演,而我心里一直悬着的那个疑问,丁泓心里一直隐忧的这那个问题,也终于浮出了水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