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服务员向前冲

剧院精神

服务员向前冲 菊粉 3773 2013-08-08 13:46:13

  “你要带我去哪里?”一上车,我就忍不住好奇的问。那一天在歌剧院顶楼,丁泓扭过头来问我,是不是也像张建国那样觉得坚持创作剧目错了,我愕然,我就是因为剧院有了原创剧目的发展方略,才有机会回来的,尤其是原创剧目还主要是由他来推动制作的,从感情上,我当然支持,只是从理智上,从剧院的运营上,我还分不清,到底哪条路才是适合的。

“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他回答。

我笑了,还是和那天在歌剧院顶层一样的口气。当时,他看我犹豫,就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却不指明到底是哪里,几天过去了,还是这样!

我无奈冲他撅撅嘴,不说就不说,总有我知道的时刻!

车缓缓的在一座方方正正的楼前停了下来。原来是要带我来金色剧院的旧址啊。

“原来你要带我来这里啊,早说嘛,我来过,没有什么特别的啊!”我边下车边嘟囔。

“你什么时候来过?”他问。

“刚入职没多久的时候,王林带着所有新入职的服务员来参观过。”我接过话来:“我看咱们旧馆是挺简陋的,当时王林是带着过来做思想政治教育的。”

“现在已经改了,完全不是剧场的样子了。”他指着新挂上去的牌匾对我说。

确实已经不一样了,方方正正的房屋结构虽然还能看出那个年代礼堂的痕迹来,但是修葺一新的外观,还是多少赋予了它新的生气。

“金色剧院资料中心?”我疑惑的念着大大字,看向他。

他笑了。

“我是听说剧院要搞一个资料中心,专门用来存放各类艺术资料,还肩负剧院档案馆的职责,原来就是在这里啊?”我边笑着边跟他走了进去。

“是的,不过现在还没有正式对外开放,还有一些工地的特质。”他边和我开玩笑,边回转过来招呼我注意脚下,看来他是这里的常客,笑着和门卫打了个招呼,轻轻松松就进去了。里面黑乎乎的一片,他熟练的找到开关,灯亮了,整个场子都亮了起来。

“这个馆是金色剧院档案馆的部分,计划是要做一个剧院历史的展览,布展已经接近尾声了,很快就可以对外开放。”他像一个专业的导游。

“剧院的历史,我大致也都了解了,”我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拍拍胸脯夸口:“我在剧院也好些年了,不短了,关于剧院该了解的我都了解。”

“剧院大事记我当然相信你都了解,可你真的了解金色剧院的精神吗?”

精神?剧院的精神?金色剧院的精神?

他提到“精神”这两个字,我真的晕了,我也在戏剧学院专门学过剧场管理,但我从没有想过剧院的精神这个词,专业术语上也没有这个词汇,在金色剧院服务的这些年,我也从来没有想过金色剧院的精神是什么。

我一脸疑惑的看向他。

他笑了:“这不怪你,原本也没有剧院的精神这么一说,都是我自己总结的。”

我低着头默不吱声了,我要赶上他的境界,真不是简单的学习和努力就可以的。

“看看吧?”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副图片接一幅图片、一段文字接一段文字的看过去,从已经快要发了黄的旧照片,到如今生机勃勃的金色剧院新馆,从早前单一的艺术门类,到如今的百花齐放,金色剧院短短的发展历史,也从一个侧面见证了整个国家经济、文化发展。

“其实大家和小家真的是一个奇妙的关系啊!”我感叹。

“哦?想到什么了?”他饶有期待的看着我。

“其实也是都是很表面、很肤浅的东西。”想到他提到的剧院精神,我就自愧不如,我毕竟学识和见识有限,和他比起来,思想也差了那么一截。

“说说看。”他微笑着鼓励我。

“当年金色剧院初建,国家百废待兴,不仅剧院的硬件条件差,上演的剧目也不多,人民的文化生活很单一,现在金色剧院的硬件条件已经居于世界前列了,我们推出的剧目也不断翻新,剧种也不断增加,人民的文化艺术生活大大丰富了,这是国家发展的证明,对吗?”说完,我不自信的看着他。

“你说的很对。”他微笑着点头,又把我带到了一块展板前:“你看看。”

我看到这块展板上,有一段这样的文字:“金色剧院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运营而生,代表了处于复兴阶段的中国人的文艺追求,我们探索、创新、发展,我们传递了中国文化走向世界舞台的信心,我们激发更多艺术家的艺术激情和才华,鼓励艺术创作和表演,也让更多的人接受艺术体验、感受艺术魅力、提高艺术素养,丰富公众精神文化生活......”

我看的有点呆了。

“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剧院精神!”他看着我,慢慢的说:“剧院不是演出卖票那么简单,剧院是文化发展的见证和载体,没有原创,哪里来的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没有原创哪里来的中国文化走向世界,单靠老祖宗的四大名著四大发明吗?如果没有新的内容新的形式,不采取新的传播载体,我们的文化只能闷在自己的罐子里,根本走不出去。”

我望着他,他有些激动,我从没想过,他有着如此的情操,他真的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你知道高院长以前是做什么的吗?”他平静下来,又问我。

“不是舞蹈演员吗?”这是金色剧院人人都知道的事情,而且从高院长现存的风姿中也不难看出,她曾经的美好,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个问题。

“是的,不仅仅是个舞蹈演员那么简单哦!”他肯定了我的话,却又以另外一种方式强调了高院长曾经的成绩。

“看到这张照片了吗?”他指着一张黑白照片问我,是一出著名的民族舞剧剧照。

“这个剧照我知道,很有名,我们专门学习过的。”我自信满满,同时也认真的念出了配片下面的配字:“1976年,舞蹈家石筠筠率领歌舞团为金色剧院开幕演出。”

丁泓点了点头:“你也知道,那是一个被压抑了很久的艺术追求突然得到释放的年代,这个女孩,”他为我指了指照片中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在一列的舞蹈演员中显得很是初众,虽然时间过去了很多年,我依稀可以看出似高院长当年的样子。

“你是说?”我惊讶的看向他。

“是的。”他点点头,“高院长就是石老师的弟子,这就是当年的高院长在演出。”

“你仔细看演员名单。”他又提醒我。

果然在石筠筠的名字后面,跟了一长串名单,其中之一就是高洁如。

我哈哈的笑了:“哎,丁泓,你说这个世界是不是很奇妙,我在西餐厅遇见你后,竟然还能在金色剧院遇见你,当年为金色剧院开幕演出的演员,如今竟然做了金色剧院的院长!这太奇妙了!”

他跟着也呵呵笑了起来。

“不过高院长虽然获得了一些荣誉,却在她最懂得舞蹈的年纪,因为伤病,不得不挥泪告别了舞台。”他微笑着透出一点遗憾。

“啊?原来高院长也这么曲折啊?”我原本以为,像院长这么成功的人,是不会经历这些无能为力的。

“后来她在文化主管部门工作,专门负责对外交流交往,她亲眼目睹了中国民族艺术文化走出去的艰难,也见识了国外著名院团与中国打交道时的傲慢,在实际的工作中,她看到了我们的舞台艺术与西方国家的差距,我们有上下五千年的文化啊,但是我们有影响力的作品吗?没有!这就是悲哀,但这也是希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努力推动原创艺术发展的原因,原创艺术的繁荣才是我们文化的繁荣,否则我们有再大的市场,也不过是为外来的文化作嫁衣裳而已,你明白吗?”他激动地一口气说完,眼睛里都有了一层亮亮光芒,我完全震惊了,和他们的境界比起来,我的追求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原本在我看来,只是又一句上了墙的空口号而已,他却在平时的一言一行中知行合一了。

“可是,”我也说出了心中的疑惑:“听你的意思,张总不是你的老师吗?为什么他好像对于原创剧目的事情,不怎么支持的样子?”

听我这样问,丁泓无奈的轻轻叹了口气:“张总是我在英国做交换生时的导师,十多年前了,那个时候在英国校园里教戏剧的老师,别说华人,亚洲人都没有几个,他是难得的翘楚,我去了之后,因为同为中国人的缘故,他对我照顾有加,学业和生活都得到了他全方位的照顾。”

丁泓柔柔的看着我,缓缓的说着,我就那么缓缓的听,在他面前,我少了风风火火的毛躁,幻化成了一温婉的倾听者。

“不久后我学成回国,毕业了我就到了金色剧院工作,没多久,我发现他也回来了,他不仅有很高的艺术造诣,在经营上也有独到的见解,凭借他在业内的地位,当然也凭借他在对外交往中的优势,在金色剧院之外,他和他的家族还成立了文化经纪公司,借着中国经济腾飞的大潮,他和他的经纪公司快速发展,中国一半以上的外国院团的演出,都是通过他的经纪公司引进的,尤其是金色剧院,基本上只要是涉外项目,都是通过他的经纪公司,当年他为我们送来了先进的思想、高端的节目,是金色剧院最有影响力的角色,但是时代变了,我们的诉求也在改变,他是艺术家,对于艺术家,他追求艺术品质,但同时他也是商人,对于商人……”

他沉默了。

我懂了,对于商人,自然是追求利益,金色剧院新馆投入运行,大大增加了对演出节目的需求量,正是他的经纪公司进一步发挥作用的大好时机,但是原创剧目的发展,抵消了一部分的需求。

他又叹了一口气:“剧目制作,是一个复杂的工程,也有很大的风险,前期投入太大,他的担心有道理,只是也不得不让我疑心他的动机。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他看着我,眼睛里是一种纠结的情愫。我很难回答他关于对错的问题,一边是恩师,一边是对事业的追求,要对恩师的品质和动机做出质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要轻易的让他放弃对事业的追求,就是违背了他刚刚教给我的剧院精神。这个不动声色的人,心里也是这样的千回百转,我对他更生出了一种心动。

“不管怎样,我相信你的选择,我一定会支持你!”我热情的望着他,我愿意将我的心交给他。

他温润的微笑着靠近我,轻轻握住我的双手。

一阵暖流从指间倒回到心间,我的手在他的手心里慢慢变暖,是的,我确信,我愿意将我的心交给他,我享受他就这样握住我手的幸福,眼角有一种叫着幸福的泪花在偷偷的甜蜜的慢慢扩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