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服务员向前冲

弦乐之王并不是唯一

服务员向前冲 菊粉 4300 2013-08-08 13:46:13

  带着甜蜜幸福回国,还来不及倒时差,就风风火火的返回办公室了。刚拉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王林饶有深意的笑着看我。

“王经理!”我开心的笑着打招呼。

“回来了。”她也乐呵呵的回应,同时也不忘了工作:“怎么样啊,收获很大吧。”

“是的,真是大开眼界呢。”一想到过去近二十天的行程,我也免不了兴奋:“原来我光想着找个合适的地方存放布景,只是想着把现有的空间最大化的利用,没想到人家不仅仅是最大化利用了空间,还最大化利用了布景,每一块布景的构件都有细分,每一个构件的特点、结构、重量都详细记录入档,经常是一景多用,这个剧目用完了下一个剧目还能用,大大节约了创作成本,我们要做到那么精细化和专业化,还真是任重道远呢。”

“看看,这一趟出去,回来就不一样了哈。”王林笑着接我的话,说完就神秘的朝我的办公桌努努嘴。

我疑惑的看着她的样子,没弄明白她这么神秘到底是用意何在,顺着她示意的方向看过去,一下子我的脸就红了,再不好意思多说什么。一束火红的玫瑰花娇艳欲滴的盛放在我的桌上,细细一闻,真是香远溢清,整个办公室都飘着幽幽的花香,令人陶醉。我回过头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王林,自己羞红了脸,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我不是担心她知道我谈恋爱,我只是担心她知道我竟然和丁泓谈起了恋爱,要知道,这种办公室恋情,是一种危险的关系。

“对了,我给您带了礼物了。”我尴尬的停了几秒,突然想起包里装着的腕表,连忙从包里翻出来递到她跟前。

“哇——”她也是一个绝顶聪明和玲珑的人,看我不像一般小女孩一样,捧着玫瑰花梦幻的陶醉,也不再八卦我的个人感情,配合着把话题引到了别处:“你这叫大手笔啊,出去一趟带这么贵重的礼物给我,我怎么能受呢。”

她的配合和推却倒让我又不好意思起来。

“经理,没那么复杂了!”我一语双关:“总有一天我会向你解释得清清楚楚,这个腕表清清白白,也不是昂贵的奢侈品,就是工作之余逛商店看着好看就买了,完全就是我的心意,我们做剧场服务的,准时是基本要求,您要不收,倒是我心里过意不去了。”

我们两个就这样在办公室里僵持了半天,终于她还是收下了,临了还不忘叮嘱以后可不许这样了,我笑着答应离开了。

走出办公室,绕了一个弯,推开办公区的大门,出到公共空间,我找了一个靠玻璃幕墙的矮椅坐了下去。中午的公共空间空荡荡的,没有观众的喧闹,透着一种静静的美,阳光穿过玻璃洒进来,照在我身上暖暖的,我把头靠过椅背去,倒吊着通过玻璃幕墙看蓝蓝的天空,天上有小鸟自由自在的飞过,我脸上掠过一丝笑意,想着桌面上的玫瑰,我又忍不住兴奋起来。

我把身体调正,快速的掏出手机来,翻到丁泓两个字,迅速拨了出去。

“喂——”丁泓的声音异常的温柔。

“丁经理!”我假装正经。通过电、话,我都感觉到了他的额头明显的皱了一下,我得意的暗笑。

“哦,老张,是你啊!”

什么啊?什么老张!你气死我了!

“哦,对啊。”我嘟起嘴应着。

“那个什么,”他有点得意了:“今天快递给你的合同收到了吧?”

合同?什么合同?你在说什么和什么啊?

“没见到啊!”我顺着他的话往下演。

“没有见到?不会啊,今天一早发给你的啊!你还没进到办公室吗?”他也换上了一副不相信的语气。

“我去过了啊,你确定送到我办公室了吗?”我笑着反问。

“确定啊!”他假装一本正紧。

“那可能被保洁大姐当做垃圾收走了吧。”我撇撇嘴。

“怎么可能!保洁大姐不会收那个东西的!”他提高了音调。

我知他心里想让我知道玫瑰花的事情,就是想和他斗嘴,笑着说道:“那这事儿严重了,你说寄了合同给我,可我就是没看到啊,看来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了。”

“看来确实比较严重。”他假装凝重。

“那怎么解决呢?”我狡黠。

“这样吧,老张,晚上我们老地方见,我请你喝酒,可以吗?”

什么和什么啊?老地方见?什么老地方?亏他想得到!我憋着的笑马上就要绷不住了,他却还是一本正经:“那么,我们不见不散。”说完就收了线。我禁不住靠在椅背上狂乐起来,这就是我和他的游戏,我喜欢、享受这样的游戏,甜蜜中掺着丝丝压抑,这样的甜蜜刚刚好,太放肆的幸福,我拿捏不住。

我把手盖在脸上,靠在椅背上笑,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什么事情啊,这么开心,说出来一起乐呵乐呵啊。”

我一惊,才恍觉得自己失态,毕竟在剧院的公共空间,这么放肆还是不妥的。我赶紧把手拿了下来,端坐好,只见吴昊然站在面前好奇的打量我,他的样子,好像是突然发现了一个西洋镜似的好奇:“难得你这么开心,我老远就看见你边讲电/话边忍不住笑。”

“哦,有人打错电、话了,说是找老张。”见吴昊然那么问我,我有点心虚,正好想起刚刚丁泓说的老张,就顺势又说了出来,说完又忍不住自己笑了一笑。

“还笑呢,真是好奇,什么人找老张找得你这么开心?”他笑着顺势在我的身旁坐了下来,一脸的疑惑不解。

就这个问题,我还真是没法和他继续纠缠下去,看着他认真的眼睛,我竟有一点不安像泡沫一样涌了上来。以前不告诉他,是因为他从没问过我,更重要的是,关于我、关于丁泓,确是没有什么需要向他交代的内容,只是现在不同了,或许是时候了,我可以不爱他,但是我不能隐瞒他、欺骗他,隐瞒和欺骗在他的感情里,是可耻的行为。

“你这会儿有空吗?”我转过脸来问他。

“我没什么事儿啊,空着呢。”他不解我的用意,漫不经心的回答。

“我这不刚从欧洲考察回来么,我带了礼物给你,可惜现在不在身上,你到吊杆的操控室等我,我去拿了给你送过去。”我打定了主意,既然是在那里他突然的向我道明心迹,那么就还是在那里吧,在开始的地方,让我们来一次结束。

“这么神秘,搞得我还真有点期待了。”他听到要他去等我,一下子认真起来,一本正经的说:“不用那么认真吧,现在出国一趟很容易的,你是去工作,又不是去游玩,还给我带礼物,搞得我压力山大啊!”

我对他莞尔一笑,“我先去吧,我回办公室,拿了东西就过去。”

他笑着对我点了点头,起身走了,又不忘转过身来,对我挥了挥手,才笑着离开。

我也配合着挥了挥手,回他一个笑,直到看着他转过身进去,办公区的大门重重的关上了,我才深深叹了一口气。经过了这么多事之后,其实我也不敢确定他心里是否还抱着和当初一样的希冀,对于他,我宁愿他背转过身去不看我,对我冷落,这样我或许心里会好受一些,可是每一次争吵过后,他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依然还是那一张青春热情的脸,我闭上眼,内心讷讷的对自己说,这事儿势不能两全了,我只求吴昊然终能理解,使得我们的关系能好好的无疾善终,哪怕因此他不再看我了,也没有关系,只求他别恨我就好,将来终会有一人,营造舒适的小屋,安放他热情的爱恋。

我推开吊杆操控室的门进去,灯亮着,吴昊然人却不在。我疑惑,不高不低的喊了一声:“有人在吗?”

这才听见吴昊然在上面的夹层里发出声音:“我在呢,在上头,姚曼,你稍等片刻。”不一会儿就听到他的脚步声,果然他从一个窄窄的楼梯处,背对着外面手扶着梯子下来了。

“这上面还有玄机呢?”见他又是从一个我从未到过的地方下来,免不了又好奇了一番。

“是啊,这叫天外有天,别看你天天泡在剧院里,你没到过的地方还有很多呢。”他还是不忘打趣和卖弄,如往常一样。

“你在上面干嘛呢?”

“等了你半天没来,刚好想起上面一个小机房里有设备需要巡检,上去看看。”

听到他说巡检两个字,我忽然很有感慨:“是啊,什么都需要定期维护,就像机械设备,你只要有一小段时间不理它,不对它好,它定会在某个你意想不到的时刻跳出来折磨你。”我顿了顿,试探的问:“即便是这样,你还是要义无反顾的定期巡检维护吗?”

“你这话说的。”他指着我笑了笑:“我干的就是这份工作,我必须像爱护自己的心脏一样去爱护这些设备,否则就没法正常演出,剧院就不能成为剧院了。”

显然,到现在他没懂我的用意,我隐晦的暗示是不能起任何作用的,他就是一个奔放的人、直接的人,他的内心简单纯净,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爱就爱,或许,我抱着侥幸的心理,不爱,他也能潇洒放手。

“你不是说有礼物的吗?”他不再跟我说关于机械关于剧院的话题,终于还是把话题扯了回来。

我轻微的笑了笑,扬了扬手里的礼盒。

“哇,还包装的这么精美,谢谢啊,这么有心。”他笑着接了过去,又问:“那么,我现在可以拆开吗?”

“当然可以。”我点头。

他边笑边打开礼盒的外包装,边还自己嘀咕:“到底是什么啊,方方正正的,别我一打开突然冒出个毛茸茸的尾巴顶住我鼻子才好。”

我笑,他是一个善于搞气氛的人,经常也玩弄一下不大不小的把戏,开一些不痛不痒的玩笑,自我解嘲也让别人开心,估计也没少做这样的恶作剧,我本想也挤兑他两句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又想到接下来沉重的话题,也只好把话咽了下去,只在一边微微笑着等他打开。

“哈哈,是一只音乐盒啊。”他笑着把音乐盒打开了,清扬的音乐声也飘了出来。

“对啊。”我接过话来:“你看,站在舞台边上正在唱歌的这位绅士,你自己观察观察,是不是和你有点神似?”

“你还别说,是有那么点意思。”他乐呵呵的看向我。

“我看到的第一眼就发现了,真是奇妙,你说我不远万里去到了国外,竟然还发现了一个吴昊然公仔。”我也呵呵的笑了。

“那么,坐在这里弹钢琴的这个女孩子呢?”

我认真的看着他,他终于还是问了,他看出了我眼神复杂,脸上的笑容像扩散的涟漪一般渐渐的平复以至于消失不见了。

我把眼转向别处,努力又挤出一个笑来:“这个世界上,可以发声的美妙乐器有很多种,小提琴虽然是弦乐之王,但并不是唯一,就像这个弹钢琴的女孩子,你看她是不是也很美好呢?”

吴昊然的眼神黯淡了下去,眼里闪烁出一丝小动物受伤后的惊慌,胸口明显的起伏了一下,不过旋即他又恢复了平静,嘴角复又浮现出一丝笑,点点无奈的笑。

他走上前两步,转过身去不看我,低低的说:“我知道了,谢谢你。”

看着他的背影,听着他竟然说出的谢谢,我的心像被哽住了一把碎冰,芭蕾舞大赛那一晚吴昊然的脸仿佛还就在眼前,他的声音仍然还就在耳朵里,他的一举一动还就在心窝里贴着,姚曼你到底做了什么?

“那么,我先走了?”我无法再停留,我也不能再停留,既然无法对等的回应他的爱,此时此刻,停留下来的安慰,就是一个最大的讽刺,让我赶紧离开吧,就算是对他最后的一丝疼爱。

他没有回答我,还那么背着我静静的立着。

我转身,提步,拉门,迈腿。

“姚曼——”他背着我嘶哑的喊了一声。

我停住。

“记得,”他哽咽了一下:“如果累了,记得,还可以回来,我还在这里……”

我的眼泪顺着脸颊像一条小河一样流了下来,我迈腿快步走了出去,身后的操作间里,音乐盒的声音没有停,还那么叮叮当当的响着。我闭上眼睛,捂住耳朵,我不敢看,也不想听,我要暂时的和这个世界隔离。我突然有了那么一瞬间,理解了丁泓当初的选择,如果他真的能那么轻易就拒绝掉安琪的要求的话,是不是也不会那么吸引我了。只是,吴昊然,对不起,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