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服务员向前冲

你热爱金色剧院吗

服务员向前冲 菊粉 3426 2013-08-08 13:46:13

  第二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的报纸摊在了办公桌上,只要有文化版块的,哪怕是中缝我都没放过。让我倍感意外的是,报纸上的竟然全都是关于美国现代舞团演出大获成功的消息,关于安东尼,也只有下一步将会来华举办个人专场的报道,只字未提他此次违约未随团来华的消息。

我的心里充满了疑惑,一般情况下,媒体很难对某一场演出做出完全一边倒的评价和报道,尤其是联想到昨天晚上就有观众闹场的情况,专业的媒体记者更是没有理由看不出来安东尼缺席的情况。

我正疑惑着,王林默默的推门进来了。

“王经理!”我热情的向她打招呼,尤其是联想到昨天晚上她黯然离去的样子,我也担心,想确认一下她是否一切都好了。

她对着我微微一点头,算是回应,径直就走向了自己的座位。我心一凉,看来她对于张建国和张建国的选择,真的是心痛了,要让她完全的恢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不是从他们那个创业阶段走过来的人,或许真的没有办法体会他们结成的那种战友情感。

“经理,”我想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就把报纸都在她的跟前摊了开来,笑着对她说:“我今天专门把市面上几乎所有的报纸都买了过来,你猜怎么着?全都是正面报道金色剧院的呢,没有一点不好的消息。”

她抬起眼,淡淡的瞟了一眼,漫不经心的说:“这也没什么啊,昨天晚上李涟漪不是在现场么,非常时期,对于媒体的这点公关能力,她是绝对有的。”

我一震,同样的事情,她看到了因果,我只看到了表象,我不自觉地露出一丝尴尬来,站在她的办公桌前不知所措。

她又轻轻叹了一口气,叫我:“姚曼。”

“嗯?”我机械的应。

“你去一趟排练厅吧,据说是丁泓约了赵精诚还有其他的什么人,可能是要根据上次调研得到的观众意见复排《风之语》,今天到的人可能会比较多,你去现场看看,有没有什么服务的需求。”

赵精诚我是服务过的,之前在贵宾室就有过接触,我点点头,又不放心的问了问:“您不去吗?”

她又是一声叹息,低低的说:“或许我真的老了,觉得很无趣,也很累,我不去了,你去吧,客户服务部,终究要交给你的。”

“什么?”她的音调太低,声音也不大,我一时没有听清楚,也没弄懂,她说要交给我什么,忍不住又问了起来。

“哦,没事。”她对着我笑了笑,挥挥手,示意我离开。

我摇摇头,带着满脸的疑惑,转身出了门。

我还没走进通往排练厅的通道,就看到赵精诚和吴昊然并肩走了过来,见到赵精诚我不意外,只是见到吴昊然,我还是小小的担心了一下。

“赵老师!”我谨慎的打招呼。

“姚曼,好久不见。”赵精诚热情的跟我打招呼,还夸张的和我来了一个拥抱礼,我惊愕的被她搂在怀里,无辜的看向吴昊然。吴昊然站在他的身后,正好和我面对面,我稍带尴尬的看向他,他却坦然,他的目光不躲不藏,既无放肆和冒昧,也无尴尬和怨愤,他笑着浅浅的问候了一句:“好久不见!”

我心里一暖,他果然是坦荡的,相比之下,我反而显得小气得多,于是,我拍拍赵精诚的后背,看着吴昊然,一语道出对两个人的问候:“好久不见!”

赵精诚松开我,我们三人对着笑起来一起朝排练厅走去。

排练厅里闹哄哄的,聚集了大批的演员,东一簇西一簇的在准备着。丁泓站在人群中间,拿着厚厚的脚本,和导演沟通着什么,他回过头来看见我们,也不给我们喘息的机会,远远的招呼着:“你们来了!来得正好!我这正和导演沟通呢,正好一起讨论讨论。”

赵精诚带着我们快步走了过去。

刚在丁泓身边站定,赵精诚就问:“导演什么要求?观众的意思呢?”

“赵老师,相信情况你也大致了解了,我再简单介绍一下吧。”丁泓接过话去:“《风之语》是剧院的大制作,音乐是由戴维斯先生亲自作曲的,可是制作成歌剧推出后,观众且并不买账,根据我们做的调查研究,我们在编排、舞美、布景方面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正好产业规划出台后,我们又得到了一些财政上的支付,现在就是要复排《风之语》。”

“大制作,不等于伟大的制作,只有大众接受和肯定,我们这些做创作的,才能安心啊,赵老师,您说是不是?”导演也适时邀请赵精诚。

“嗯。”赵精诚认真的点点头:“这个事情,圈内人基本上都知道了,只是要改起来,难度不小了,尤其是要新要变又要不离其衷,还要符合观众期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容易就不请您来了。”导演呵呵干笑了两声,感慨道:“之前的班底都是国外的,看来还是与国情脱节了啊!”

他们一上来就讨论专业的话题,我是半句也插不进去,丁泓急着和他们讨论也根本顾不上我,我暗自叹气,即便我有心,却无力,丁泓这个时候是不需要我的。

我百无聊赖的走开,转到门口,转身回望进去,排练厅里一片繁忙的景象,现场的执行导演指挥着舞蹈演员一会儿这里走场,一会儿那里走场,而丁泓他们几个,就被淹没在人群中,显得也那么无足轻重起来。我心徒生出一种悲戚来,原来这也是一条孤独且长远的路,想要和他结伴同行的人,却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无能为力。

我黯然来到歌剧院的顶层,站在制高点上看这一切,眼前所熟悉的这一切景致,莫名的冒出一种距离感来,这里还有很多的故事我不知道,还有很多的情感我不曾了解,就好像王林,就好像张建国,他们对这里也是热爱的吧,可是他们却走上了不同的岔路,只是不同的选择而已吗,王林感受到的,或许正如我当初被文静伤害后的失望、难过、心痛?那么丁泓呢?他也会有如同王林一样的感受吗?

我心绪如潮,不断翻涌,脑子里突然冒出王林那轻轻的一句“客户服务部终究要交给你的”,难道……

我一个寒颤,心里不敢往那里想,却又不时的冒出来一个不好的预感,我快速转身下去,希望这一切都只是我自己胡思乱想而已。我急切的拉开办公室的门,王林还就那么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谢天谢地,她依然在这里,我心里长舒一口气。她抬起头,疑惑的问:“怎么了?火急火燎?”

“哦,没事儿!”我一边笑一边摇头,虽然说她离开了对于我或许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是我不想这样,至少现在不想这样,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能让她在这样的时刻离开,我喘了一口气说道:“我刚刚看到赵精诚老师和丁经理他们在排练厅开会,我想是不是打开一间贵宾室,作为他们临时会议室,正好贵宾室和排练厅离得不远,白天供他们开会,晚间用来接待贵宾?”

“你都想到了,就去办吧,你是为了这个匆匆跑回来的吗?”显然我这么一个简单的工作汇报瞒不过她去,她疑惑的问我。

“不是的。”我只好实话实说:“可能是最近比较累,工作压力比较大,整个人的情感也比较敏感和脆弱,我只是突然……”我顿了顿,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突然,就是很想你……”

她哈哈的笑了起来,我不明白她的用意何在,也只能跟着她傻笑了两下。

“姚曼,你热爱金色剧院吗?”

笑完,她突然抛给我一个这样的问题,我有点措手不及,她认真的看着我,我不知该如何回答,迟疑了片刻,傻傻的问:“您是让我说真话,还是假话?”

这一次她又笑了,“姚曼,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关系,你别把我当做你的领导,你就说说你的想法,对于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如果有一天离开金色剧院会怎样,我爱剧院,看到有人诋毁和伤害剧院,我心里就难过,总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才好,但是剧院越来越大,我却觉得越来越空虚,我或许是错过了什么,郭姐或许就是厌倦了什么才走的。”

我呆立住了,联想到郭姐在仓库对我说的但凡有人的地方,大小都是个江湖,我心里一颤,看来王林有可能真的累了。

“经理——”我低低的叫她。

“你热爱剧院吗?”她又问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说开:“最初,我只是喜欢剧院带给我的满足和虚荣,因为我一次又一次的混迹于各色餐厅,我不是没有努力,但不是被炒掉就是差点被潜规则,身边很多人都麻木冷漠,我对生活抱不了任何希望,但是在剧院,至少让我有一种附庸风雅的虚荣,我那么努力的工作,或许有一部分,是我急于要生活为了打开一扇正确的门,我不相信我只能混迹于一个又一个满是油污的场所,甚至我之所以跑到仓库去,也不过是为了有一天能回来笑着看伤害我的人哭。不过,现在,我知道有一种精神,叫剧院精神,我确信自己也可以成为伟大的事业中的一份子,哪怕是极微小的一份子,你问我热爱金色剧院吗,我可以回答你,我爱,我愿意用我一生来爱她。”

她微笑的回望着我,喃喃的说到:“那么,我真的可以放心了。”

“经理!”我心又是一颤,那个预感不自觉的又往外探了一下头,不安的看着她。

“放心!”她看着我的眼睛,温和的一笑:“我也爱剧院,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还会陪你一程,越困难越不能放弃。”

我笑,一股暖流涌了上来,是的,我们都是真诚的人,我们都是坚强的人,我们有着相同的追求,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我们不会放弃,穿过时间的沙漏,我们仍然会是最后留下来的那些砂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