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幻

第四章 殇灭

倾幻 涅人儿 1561 2010-05-21 11:14:09

  他爱她。

她不是我。

这是我存在于光存在的世界,唯一知道的残酷,一如既往。我们只能对视彼此,一直。没有永远,轮回会戛然而止,直到其中一人停止呼吸。我深信,这痛苦难以取得救赎。若,可以选择,我愿意付出灵魂,只不愿亲睹无动于衷的他脸上表情。这代价,今世还得清。

光沉默,从莲离开那刻,俨然世上有多了一具野魂,没有痛觉的空壳,有什么存在的价值?活着已变成囚禁,意识正随呼吸一点一滴被痛湮没。光与我如此相近,我深知,目视之苍穹寸寸荒芜,俱为牢笼;我亦深晓,没有你的世间,一切都成了荒芜。难道连我的存在也是一场精心捉弄?像你手中纸鸢,能取乐于你,也是吾之荣幸。我找到了自己存在之价值,无论在他人心中是如何低贱。做你手中玩偶,就请求让我如此卑微地陪伴你。

我本依附他而生,追逐他至死。生与死,我无法自己掌控,无论是幻梦中抑或现实中的我。脑海里闪现出那个人的眼神,如寒冰一般决绝,竟和眼前的光重叠交织。你是否同样经历过咫尺天涯难以横越之痛?羽,是什么造就了今日的你?不流下悲伤的眼泪的你可知,流泪亦需要勇气啊。

我们相拥着取暖,我深悉我可以给予他所需温度,但是却是残酷的替代,在他的眼眸,我依旧能看见莲的容颜,对伊的思念。我微笑了,看见他对莲的心意,莲是幸福的。真希望我可以能够带给他同样幸福的笑颜。光看着我,目光里第一次有了我的影像,他说,“你笑着像莲……”

他是何种表情?应该是略略心酸地笑着,让我内心荡起涟漪。不知是喜是悲,该哭该笑。只是安静地听他话语,说与莲的点滴记忆。安静地看他的手指触碰到我的眼,轻轻滑过宛若细瓷琢磨。指腹细致描绘我的唇形,目光流转悱恻似第一次遇见的那位少年。他的语音逸出一声轻谧的叹息:“我该如何待你才好……莲!”

莲?!他果然还是将我错当成莲……亦无妨,仅复见到君之笑颜,又何妨?我笑着,泪水却不可抑制地流淌:“君只要记得莲之笑颜既可……”

光替我拭去眼泪,尝试对我微笑:“不……我会记得……莲……你的每一次微笑、每一次流泪、你的一切一切……无论痛苦抑或喜悦,都会铭刻于心!……”

我相信这句誓言即使莲不在身边,她依旧深刻了解。即使只剩下灵魂,她的幸运未曾改变。

她死了。

在我的意料之中。我仿佛可以看见她依旧穿着那日相同的颜色,血红。这妖艳却被葬送。死亡之色,看来注定为她的归宿。不敢去看她的脸,从生至死的美丽是否布满了泪痕?是否宛若当下我的脸,一样的疮痍狰狞?

樱花残,未落。无奈你无法得见。宫殿里处处有樱,却是无处灿烂。生命,没有自由,不如逝去。残喘在牢笼,几乎是无时不刻我们存在做的事。莲,用你的所有拼赢了自由。你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去爱一个人,不用考虑世俗的眼光或是所谓伦常。此刻转瞬为尘,换一个方式去守候挚爱,同样,用你的方式,让光无法放下你。

至始至终他都放不下,付出的情感怎会收回?无论是生或死。他一直沉默,和你离开时一样。只是我知道他已是很难愈治。除了呼吸,他似乎不再有任何作为。莲,在你放弃活着的同时亦剥夺了他存在的意义。

就是在他身边都难发觉到他的存在。他在逃避,隐匿自己来如你相同的存在。只有活在暗处或许就可以嗅到你一丝气息。他对这种感觉如瘾痴迷,我只有跟随他,因为我对他一般的如瘾痴迷。

曾记得一日,他对着你的墓,对着池水中浮萍般开的莲,唯一让我看到他流下的泪。细密如丝如对你之恋。我却拂过他的脸,在他耳边轻呢:“我是你的莲。”用谎麻痹,无论是谁。确实那刻,好想变成他眼中的莲叶,仿佛我才可以感受那份不曾赐予的怜惜。

他回头看我:“你不是莲……”光了解我不是你另一种存在,我释然。却因他眼底失落而悲哀:四个字简简单单将我推下悬崖。你不是莲……

泪流成雨。天空阴霾,浸湿了他的眼,让他再看不清你的容颜。

你不是莲……你不是莲……你成不了我的莲……

莲,你用死亡证明了他对你的爱恋。却不知这是多残忍的试炼。

仿佛这场雨,葬的不止你、不止他、亦有我。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