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幻

第二章 乱姻

倾幻 涅人儿 1932 2010-05-21 11:14:09

  你还记得吗?光,

第一次遇见你的那场雨,打湿了你的发,同样将我淋透。但是我无法移去我的脚步,是命里注定,我们无法分离,尽管你不曾见到我的脸,因为你的身边一直存在一位美丽的女子。从你的目光,除了她,我看不见别人的身影。而你,留下的只能是背影。因为我化为了你的影子。渺小而且模糊不清的未来,与谁都无关。

因为靠得太近,反而不能目示。不得不跟随你的心情,或喜或哀。你可以爱着她。为她做任何事,我只要一直陪伴在你身边,我最美丽的愿望。在为你心痛的同时,默默地欣赏那个被你深爱的女孩。她是天上的仙女化解世间的丑恶,脸庞浮现出不谙世故的单纯。她喜欢莲花,所以你爱称她为“莲”。恋和莲原本读音相近,是否每一次你唤她的名,都可以当作对她心意的暗示?岁月流逝堆积着甜蜜,不易相见的酸涩。

可是命运的安排不容你对她再有牵挂。莲,即将成为别人的新娘。而那个人正是你忠心的效主、高高在上的王。残酷的等级,划定了你和王之间的差距。同样,你将习惯与她间隔的宫墙,是无法穿越的痛苦。你还要强颜欢笑,在眉间展现凄决的笑,心里或许被真正强烈的伤悲所蒙蔽。眼睛流露的是一弯潭水,极度平静。

最后一次看到莲,是在她即将大婚的那刻。你的表情依旧是那么冷淡,与以前那个深情的男子大相径庭。尽管眼前的是你最爱的女子,连一个“爱”字都不曾吐露。我在你的身后,听到风吹樱树,花瓣尽落的低凄,但你的心,为什么没有一点点疼惜?你真的很爱她,我真正了解。不能也不可以在爱的人面前表现自己的懦弱,于是武装自己成为薄情之人。真的很困难吧!就算下一刻心痛流泪,绝对不可以左右她的思想。看到对自己怀有歉疚,她的眼神,或许比杀了你更痛苦吧。

女子浓妆华服,眼睛里没有一丝喜悦。渐渐离开的脚步,和她的心跳一样失去继续的必要。感觉在期待什么,有好像对一切都绝望。己经迈不出的脚步反常得变得快速。明知道未来被无声割断,还妄想你的温暖融化她冰冷的身体。散落的樱花吹拂到她的秀发。黯然滑下的泪滴,把樱花染成血红的颜色,和她身上的和服一样喜庆的颜色。此时此刻,只有死亡的、绝望的气息笼罩着,多么刺心的讽刺。

你的嘴颤颤蠕动,你可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却听得仔细。你在说,莲,我爱你……说得很大声,从你嘴里吐露得都那么自然、顺理成章。恐怕经过轮回的千年,你这一句只为她守候。我悲怆,不是因为此后两处相思,隔着一堵墙的距离,却相见无日。而是彼此心知肚明的话语,在能唯一可以诉说的当下,无处传达。竟被另一个女子倾听。而她的话语,依旧无处传达。多么相似的结局,我的泪也为自己流淌。

她走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你杵在那里,仿佛还不自知。樱花还未落尽,已留下满地荒凉。我无法给予你温暖,只能孤单地陪伴你,静静地看着你因为太过用力握剑,手掌被划开的伤痕。心似乎也痛得失去知觉,只听到被撕裂的风伴随伤心在呼鸣。

天空升起的孤月,昏暗地照射在你的脸。难忍的眼泪在英俊的轮廓上留下深痕。我坐在床头,手指轻触你沉睡的眼,希望你不要在梦里流泪。你不会感觉到,我的动作仿佛就是空气。但是你对我来说就是崇拜的神。我告诫着自己与你保持距离,身体却逐渐靠近。我伏在你胸口听着沉稳的律动,不知道哪一下为你自己所跳动。看着你的脸,竟有股奇特的魔力将我吸引。唇轻轻贴上你的,悄悄湿润你干裂的唇。我知道一个女人应有矜持,可是此刻就让我疯狂一次。这么轻易地表达情感,真是一种罪过。

刚刚想离开,却被一种力量压制住。你竟将我抱住!我不应该是你的影吗?为什么你能触碰到我?太多的问题来不及思考,你的吻落在我的身上,黑夜里充满了唇舌缠绕的低吟。太强烈的吻击溃我的反抗,无理智地放纵更热烈的行为。多久,清醒了理智,坚决推开你。

能爱却不能给的结局,或许只是我们的,却不想拥有。禁锢之恋还是不用开始了,可能明智的选择换来愚蠢的泪水;也可能一切枉费徒劳。我此刻的心情就是这样。说我是胆小怯懦,不如说是我爱你。你为她流的眼泪太多,剩下多少给我?希望都是愉快。这样,即使某一天离开你,也会笑着流泪。

对你说时,你的目光使我一点把握都没有。被爱所伤的你,抗拒不了一切忘记疼痛的方式。我想爱你,但是我忍受不了仅仅作为替身出现在你面前。怀抱,我永远无法适应的温度。眼神,我看到变成完全的陌生人。陌生人的眼泪该比海水还咸,被亲吻过的唇顷刻干裂成荆棘。我的必然,我预见到了,最终依旧逃脱不去。我们被时间戏弄,等待,一生都太短暂。光,我是樱,你的影子。反复呢喃着,诸如此种伤害的话。我不明白为什么作为影子的我拥有人间的情感,受了伤会痛会痊愈,会接下去受其他的痛楚。看似荒唐,却甘之如饴。未免不让人觉得是否是病态,似乎早已清楚这是悲伤的开始,很难终结。这是命运的必然,注定我们彼此伤害。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