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幻

第十三章 诬谤

倾幻 涅人儿 1582 2010-05-21 11:14:09

  那些追逐权势之人是否后悔过他们曾作出的决定,我不知道。可当真正踏上高位后必须承受它所带来的荣耀和孤独,我懂得它的残忍。自己选择的路,只能自己走完。况且我本身就是孤独的,自然感受不到象征权利的华服触感冰冷。

成为历史的人注定要被遗忘的。凰如此,不知莲是否亦会如此。属于她的一切已成禁忌。家族无法给予庇护,反是她罪孽的根源。我只不过是羽打击对手的工具而已,我的身不由己也被他撕扯得残破分离。早已明白的事实在体验过后显得渺小。恐今生学不会羽的残忍。原来还是会疼痛,在心的位置。我的生存必须建筑在他人毁灭之上,我如此,谁不如此?恐怕源念也逃不过命定的事实。他存在的背后或许也埋葬着他人骸骨,这是他的故事,与我无关。可能我不该将自己置身事外于这里的每个人的每个故事。无论是否情愿,我与他们的命运交错纠缠,无法逃脱。我的心不该再为任何人所惑,所以我选择冷漠。

他依旧重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们不太言语,虽然我是他的妻。虚伪倒不如无言。这点他和我一样清楚。可是我对他依旧憎恶,身为棋子应该保留一个人该有之喜怒,反之则为死士。死士,没有灵魂的空壳。一生只完成两件事:为主而生,为主而死。缺乏情感会使他们活得更易些。只怕一夕被它所绊,如我进退两难。

平静,总是暂时的。因为凰有了他的孩子。她还在徒劳,或许是秉承家族骨血的桀骜张狂。被贬为奥女中,于她已是莫大的羞耻况曾几何时她亦享受过荣华,也难为了她。相较她的不安分,我更好奇的是他竟然让她有了他的孩子。一个生命的到来总会有他存在的意义,他也许会改变一些人的命运。他父亲,他母亲,或者其他人。医宣布凰怀孕之时,我看到了羽的表情有瞬间的凝滞,他的思绪或者被那个与他存有血缘关系的孩子牵绊住了。因为太久的封闭自己,所以产生迟疑。

因怀有子嗣,羽撤消了对凰的惩戒,使她拥有与我一样的权利。只是原属她的头衔,依旧加予我身。府中人心知肚明,只等她顺利产子,御台所依旧会是她的。此时我的荣宠又算得了什么,原本我就是不配,原本的我们就是错的。彼此各归各位来弥补所犯过错。

凰匍匐在我的眼前,让我想起我也曾卑微如此。不屑傲慢充斥了她的眼睛,凰还是原来的她不懂掩藏。曾所遭受的痛苦还未能让她领悟半分生存之道,她亦是愚蠢。她太真实不值得我的同情,她的结局我也不愿多猜,不过是和自己的一样而已。这样思虑下,她或许也有我怜悯的理由了。

俯身将她搀起,她拥有他的孩子,无论他的父亲是怎样的人,孩子又何辜替他承担他造成的冤孽,替他还债?也许有天孩子成为利用工具,也不该是他与生俱来的命运。

她未言谢,却在我的鬓边轻语道,“夫人不怕我再将你所得到的再夺去吗?”

嘴角展露笑意,“夫人计谋叫贱妾如何怀疑您没有东山再起之日,贱妾只是暂居其位,只等夫人来取……”噤声,在她杀人的眼光中蔓延。

我不担心她对我的生命构成威胁,若她真看重夫人的地位,我便还她,这本是她的封号,与她作敌实耗费精力,况这是羽的赏赐,他的赏赐是吾之毒也未可知,时刻防备不如交与他人。

只是可惜,她的孩子未出世就已成铲除异己的棋子。一瞬,有些心酸。

“知道吗……我想取回的不止是我的地位,还有你之命……”从美人口中吐露如此怨怼之语,也可令人刺骨。

我正视她的眼眸,美丽依旧。我被她的容貌吸引,她却在等待我的回应。“你认为我真的在乎吗?我的命早已不再属于我……若你有本事取,倒也无妨……”

凰的眼神里有一闪而过的惊诧,“你不愧成为我的对手!”

你却可知,我从没把你当成敌人。你之恨只是为了那个男人,可是我却不曾爱他,我们之间被错误的纠缠一起,凰,你本不该恨我。

凰凑近我,“不过抱歉,我们之间只能存在一人,那人必定是我!……”语毕便不由分说拉着我的手往她腹部用力推去,等我反应一切,她已倒在我的脚边,流血不止。嘴里喊着什么我已经无法听见,只是她的眼泪,我看得清楚。

此后,我知,他与她的孩子,没了。

你还是别人精心摆弄的棋子,出生到殒灭,可惜都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