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幻

第七章 赴宴

倾幻 涅人儿 1306 2010-05-21 11:14:09

  我正端坐在镜前,仔细描绘我的眉形。看着镜中的另一个自己竟感到一阵悲凉。谁知华服艳妆背后的那张脸上的惨白,一如死尸。我总是在掩饰自己,无论容颜抑或自己的心。假装自己空谷幽兰之姿,假装自己忘得掉过往,假装自己放得下宿怨。可惜我还没有熟练掩饰的技巧,在羽的世界里,我就像一个未着寸缕的人,每个人都能把我看透,或者掩笑期待我拙劣的演出。但最令我恐惧的是他的眼神:决绝的、残忍的、偶然戏谑的、还有他不曾言说的痛苦的……我不知道它们何故出现,我只感觉到内心的某处角落提醒着我:它们与我似乎有关。我不想探寻原因,也许是我在逃避,逃避碰触他的过去,逃避去想他是怎样的人。我们只剩下“利用”的这层关系罢了。最简单不过的关系。

我想到哪儿去了……轻叹了声气,没错,今天凰夫人的邀宴不能晚到。

凰夫人是羽的正室夫人,也是鹫尾家族的公主。鹫尾家族辅政近三十年,不容小觑的势力让他们在朝堂上呼风唤雨。他们请求与掌有兵权的羽联姻,他们的野心也就不言而喻了。羽能获得鹫尾家的支持,使他的力量更强大。这些都是羽告诉我的,他们在计谋什么,与我无关。我只需要羽能协助我,帮我实践我的计划,哪怕前面荆棘重重,哪怕付出沉重的代价,我也会义无反顾。

不由自主地笑了:原来你也和我一样,利用别人,被人利用……真的,一模一样……羽……

仆人轻唤我一声:“主子,您的和服……”

我回头看着它的颜色,唇边牵起漂亮的弧线。没错我就是要这样的颜色,嫣红的和服将会将我的美丽展露无疑。今天我要做不一样的我,丢弃我素雅的白,妖娆的红,我依旧喜爱,因为那是血的颜色。

屋外有敲门声,轻而急。我还在悉心绾“高髻”,听说凰夫人最喜爱这款发髻了。而我喜欢不束青丝,任其飘散。我不爱束缚,却被束缚于这所地狱,无处遁逃。大概这就是我的结局。为了某些悲伤的原因不得不走下去,结果才发现自己竟如此荒唐可稽。

源念的突然造访颇令我意外。他就直直地站在门口,是让人无法察觉的安静。他所为何来?我有些迷惑,但不便引人生疑也就半开玩笑的开口:“你来得正好,帮我选个簪。”仆人受我令下去奉茶,这个房间有太多眼睛注视着我,不得不谨慎。

源念依旧伫立不动,蹙眉看着我。在他的注视下,我不由局促:“源念,为何你会来?”

他更深地蹙眉,依旧凝视我装扮过的脸。

我慌得转过身去,真的不想源念看到现在的我,刻意掩饰过、不真实的自己。真的害怕他介入我的生活,真的恐惧结果发现他也是府中监视我的一双眼睛……已经够了。真的……我不愿看到他为我蹙眉。

他一步冲到我眼前,让我无法逃避他的眼神。是的,我看出了他的不解和……他的心痛。源念,你虽然口不能言,但是你的眼神已告诉了我,你不懂为何我会参加凰夫人的邀约,你不懂为何我要这样伪装自己,你不希望我去……因为……

源念轻轻点头,我们间有神奇的默契。我知道他想说的,他懂我心中所思。可是源念,你不懂。这场宴会是凰夫人邀请,我不得不去,无论她出于何种目的。即使她在酒中下毒,菜里下药。只要是她赏赐于我,我也要甘之如饴地接受。

源念摇着头,在我的掌心写了几个字。我轻笑出声:原来她想这样,我只好奉陪。

我暗暗握紧掌心,对源念露出灿烂的笑:“你相信我吗?”他也淡淡的回了一笑。我在桌上轻轻划了几个字,源念便心领神会地出了屋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