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幻

第十八章 桃笙

倾幻 涅人儿 981 2010-05-21 11:14:09

  桃之夭夭,唯忘故人面。

你于筏上,诗三两行;她低眉一眼,如水静潋。

她美丽的生命总让人不敢触碰,恐笼罩的梦境破碎,怕看清现实的残酷只换来一句奈何。

桃笙用朱砂圈了故人,询问何意。你只是淡淡的说:“只能用‘故’来形容彼此羁绊的人”。

她没有注意到你语中惆怅,我能否相信你依旧用那颗心爱着莲,未曾改变?世间万般于你已如那个字,死寂,自莲离开后。寻找不到存在的意义的痛苦,我了解,那是你都意识不到痛苦的麻木。你尝试一次次用爱莲的心爱别人,我无法改变你,只好随你去。谁说过的这句,是否他也懂我此时的无奈?

你的眼睛没有一丝波澜,我看不到喜悦悲伤。你将情绪封存,装伪成偶,置身情感之外,防备着可能的伤害。我的心逐渐也成了一潭死水,等待腐臭。你和我的世界愈来愈安静,安静得连你我之间的叹息都听得到。你仿佛习惯了这样的活着,仿佛爱着每个人的活着,却将自己孤立于爱之外。我是否可以解读为,你只是个盛放爱的容器,你的心已不再需要爱。你不允许爱伤害你,却放纵爱伤害你自己,这样你才可以获得解脱,从莲的死亡中救赎。

不,不是这样。你是个自私的人,我为爱宁愿放纵你于她人寻欢,你却利用我的不忍伤害你自己。大约我们当初都错了,大约我亦是自私的人。我们只不过在寻找各存在的理由,你的行为让我在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已无意义,所以我才愤恨、心痛。如此剖析我自己,只为说服一切不是你的错。我还能如何爱你。

桃笙浅浅笑靥在我看来也只不过一阵涟漪般,从你平静的心上掠过,填补不了你我之间的距离。我们之间容纳不下任何事物,阻隔着的是现实的无奈。或者等到某一天我们可以分离时,你决绝地离去,我也可以潇洒地放手。

我们始终在轮回中纠缠。

你我都是不该存在的人,荒诞的借口麻痹了心智,让我们还贪图着一丝空气,我们仿佛都已忘了,到底为什么而活,什么值得我们留恋?活着,只是本能,仿佛没有任何意义。

桃笙,桃笙,平静于她的眉眼之间,与莲相似。她的生命亦如过去的她,只是结局,无人知晓。我却晓得我自己的命运,那个没有你存在的未来,那个为了与你相遇,却在另一个世界活得辛苦的我。

我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嫉妒?嫉妒莲,嫉妒桃笙,嫉妒每一个出现在你生命中的女人。她们才是有资格站在你的身边,与你匹配。我却只能是你的影子,远远望着你,却碰触不到你。

你说我受了你的蛊惑,才会这样依恋你,我却说你是毒,无药可解。

你默默地念着:桃之夭夭,可附和着的只剩蝉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