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本儒生

第三章 救治

我本儒生 五口牛之兔子 3038 2013-06-02 23:04:08

  白江县人民医院三楼手术室门外。

一个年轻的女护士从手术室走出来,走向在走廊踱步的几个医生。

“王主任,伤者脑出血,可能造成脑死亡,现在虽然止住了血,但是……”

“不要但是了,我现在需要的是伤者的身份。”一个高大但大腹便便年约五十岁的医生打断了女护士的话。

“院长……”

“不要叫我院长,我是副院长。如果找不到伤者的身份,伤者死了,我找谁要手术费去?三更半夜叫手术科医生回来是要不少的加班费的。”副院长咆哮道,根本不管在手术室门前。

女护士把头转向另一侧,然后翻了翻白眼,心里嘀咕:“副院长?哼,还副院长,一点医德都没有,都不知道他是怎样进入医疗这一行业的?……要补偿手术费,找民政局呗。”狠狠地上牙撞下牙,露出一副想杀人的脸色,下一秒转过头,带着笑脸说:“是,副院长。”其余几个医生听了副院长的谬语,虽然觉得不妥,但不敢指出,毕竟人家是副院长,官大一级压死人嘛,更何况人家还有一个当县长的外甥。

“院长,这是伤者的身份证和手机。给!”女护士虽然带着微笑,但语气却加重了。身份证和手机是女护士从伤者衣袋搜出来的,虽然搜得极不情愿,但没办法,每次医院受到重伤者,副院长摆出一副救死扶伤的样子迅速安排手术科医生救人,但同时命令当值护士搜查与重伤者身份相关的物品,找出重伤者的身份,以便“索要”手术费医药费。这样的事,女护士已经做了好几次了,第一次赖死不搜查,但副院长说,不搜就扣当月奖金,没办法,女护士是月光族,医院的工资根本不够用,加上奖金才勉强过日子,只不过,每次都带着情绪。然而,副院长的这样做法却得到重伤者家属的赞誉,因为家属能够及时知道家人出事,感觉到医院是为病人着想的。

副院长接过身份证和手机,看着身份证读道:“卫天维,白江县白江镇大冲村委会燕子巷58号。王主任,你和小李在这里等待进一步的情况,我和陈主任、廖医生去登记处并联系伤者家人。”说着边向外走边拨弄手机,但是脸色逐渐阴暗,还停下了脚步,转回身,吼道:“小李,这算手机吗?……没有电,怎么找联系人呀?”可能现在意识到这是医院而且在手术室门口,声音又怒吼到温和,但是刚刚咆哮时却又失去了意识。

“你找个充电器充电,半个小时后我来拿。”副院长把手机递给女护士小李,目光慈祥,然后大步走出走廊。

小李接过手机,望着副院长的背影,翘了翘嘴巴,吐出几个字:“变色龙,假好人!”

“算了,小李,你把伤者的情况告诉我,待会儿可能还需要我。”王主任轻轻地拍拍小李的肩膀,在走廊的休息椅坐下。小李也坐下来,把伤者的情况告诉一五一十地告诉王主任,听得王主任直皱眉头。小李不仅是一个护士,而且还是一个脑科实习生,很多学术语都说得头头是道。

在小李向王主任作汇报时,手术室一扇门轻轻地移开又轻轻地关上了。

手术室内,三个医生和两个护士站着头趴在一张病床上,一动也不动。而在手术灯下,一个身穿银白色太空衣的人正在弄着伤者的头部,这个人正是受命跟踪卫天维的斯拉安明,伤者不用说就是卫天维了。斯拉安明的手脚非常轻快,不到十分钟,他就不再弄头了,而是拿着玻璃针筒抽自己的血,那血,也是鲜红的,抽了满满两个针筒,再通过输血管输入伤者体内。输血完毕,斯拉安明看了看手术台上的卫天维,见他原本灰白的脸庞现在红润起来而且显得更加年轻,满意地笑了,身体闪了闪,就消失在手术室里。随着他的消失,医生护士醒了,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迷惑愕然:“我怎么会离开手术台的呢?”紧接着,他们看见王主任和小李从门口走了进来。

“胡医生,手术进行得怎么样?伤者有没有危险。”王主任问。

胡医生神态极快恢复正常:“还行。我们三个医生刚才讨论了一下,正准备下一步的手术。”胡医生脑子转得更加快,不这样说,怎么解析做着手术的医生怎么会离开手术台呢?

说着时,胡医生向其余医生和护士打了眼色,一起走向手术台,刚拿起手术刀镊子,却又是一脸愕然。幸好众人背对着王主任和小李,否则让他俩看到他们的神态,肯定以为伤者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手术台上,伤者伤了的地方已经缝上,而伤者安详地躺着,脸色红润。胡医生赶紧向两个护士,意思是叫她俩请王主任和小李离开手术室。两个护士毕竟做胡医生帮手多年,看到眼色立即明白,立即走向王主任和小李对他们说手术室暂时不需要他俩,请他们离开。王主任也不怀疑,和小李走出了手术室并关上门。

“海棠,检查心跳,红英检查脉搏,张医生检查脑电波。”胡医生待王主任和小李离开,立刻指挥他人工作,他则掏出手电筒照看伤者眼孔。

“胡医生,病人心跳正常。”

“胡医生,病人脉搏正常。”

“胡医生,病人脑电波正常。”

“我检查到他的眼孔也正常呀……”胡医生惊讶不已,一个将要濒临脑死亡的病人现在却恢复得像正常人一样,怎能令他不觉得诧异呢?病人还没醒来,只是麻醉药药力还没过而已。

“今晚的事情,谁也不要说出去。”胡医生正色道,至于为什么不说出去,他相信在座的每个人都清楚。做着手术的医生竟然趴在病床上睡觉让人知道了,想快点转行呀?

“那,手术报告……”张医生问。

“手术报告我写。记住,一定不要说出去。”胡医生严厉地说。

小李和王主任走出手术室,边走边拨弄着手上的手机。这是卫天维的手机,小李已经找来充电器为它充电半小时。手机是一款盒盖形联想手机,机身已经褪色,露出里面灰白的机壳,相信机主已经用了好几年。对于现在还用这样的手机的人,小李从心底生出一丝鄙视,现在iphone4、iphone5满天飞,即使再穷也用其它品牌的智能手机了吧。

“穷鬼一个。”小李对着手机鄙视地说,但一瞬间又露出狡黠的笑意,“看来今晚副院长收获甚小了。”

原来,副院长遇到重伤者时不仅仅把医药费、手术费扩大收费,而且还经常暗示重伤者家属送红包,红包还不能太少,不给红包就阴着脸对待病人家属。其实国家早已三申五令严禁医生收红包,但是副院长仗着做县长的外甥和白江县地处偏僻的山区,上级无法把手伸的太远,其人又深得为官之道,照收不误。

由于不熟悉手机的功能,小李找了好几分钟才找到电话薄和最近联系人,结果却令她觉得很惊奇,电话薄竟然只有一个叫晨晨的电话号码,而最近联系人却一个都没有。卫天维有一个习惯,每到晚上九点,他就会把当天的通话记录全部删除,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习惯,她也说不清楚,就是喜欢这样做。

“真是一个怪人,穷鬼加怪人。”小李摸摸护士帽,嘟嘟嘴,自言自语,看到副院长急匆匆走过来,迎上去,招呼也不打,把手机递到副院长手里,说了一句:“手机。”就坐了下来,心里盼望看到副院长失望的眼神。

果然,几分钟后,副院长的神色逐渐变了,看了看悠然自得的小李,欲言又止,最终把手机递给小李说:“小李,你打电话给这个晨晨,不管他与伤者是什么关系,叫她务必来医院一趟。……王主任,我们去看看手术进行得如何?”向手术室走去,不过胡主任众人已经向他走过来了。

“死了?叫人送到太平间吧。”副院长面无表情问胡主任。

“副院长,伤者在我们众医生的努力抢救之下已经脱离了危险了!”胡主任先是一愣,然后洋洋自得地说。

“哦?之前小李不是说伤者脑死亡吗?”

“那是我们一时的错误的判断,但是我们很快就纠正并且做出了正确的抉择……”

“好了好了,伤者脱离危险就好。我们做医生就是要尽心尽责,用尽一切方法救死扶伤。……嗯,既然已经把病人抢救过来,胡主任你安排把病人送到住院部,总而言之,把病人照顾好。……今晚辛苦大家了,各自休息休息吧。……哦,小李,那个电话你还是早上再打吧,既然病人脱离危险了,那就不要打扰他人休息了。就这样了。”副院长说完,一手搭在胡主任肩膀,在他耳边叽咕了几句,就在众人的惘然下离开了走廊,谁也不知道他走时那咬牙切齿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