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本儒生

第四章 少女

我本儒生 五口牛之兔子 2576 2013-06-02 23:04:08

  第四章少女

程晨晨在早读课结束之后就走出了教室,然后拨打了一个电话。挂了电话,程晨晨很想哭,但是哭不出来,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如此阴暗,再次感到无助是如此的痛苦。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发生在你身上?你叫我怎么办?”程晨晨的心犹如刀割一样,望着楼下嬉闹的少男少女:“这个世界离我越来越远了。”

“老师,你可以借五百块钱给我?”程晨晨双手捏动着衣角,怯怯地问眼前的班主任苏雨露。

苏雨露望着眼前这个一直以来非常乖巧的学生,疑惑、犹豫、坚定的神色在瞬间变化着,然后毫不犹豫地从包包里掏出五百块钱塞进程晨晨的手里,坚定地说:“老师相信你会把钱用到正途上的。”

多好的老师呀!多像他呀!程晨晨眼角湿润了,她用力的点了点头,带着哽咽说:“老师,谢谢你。我………我今天上午请假可以吗?”

“可以。”苏雨露点点头,“需要老师陪你吗?”

可能是怀疑或者是不安心,苏雨露问了这么一句,问了之后有点后悔了,但心里却希望程晨晨需要她陪伴。

程晨晨犹豫了一秒,点了点头。

苏雨露向领导请假,和程晨晨走出学校,在学校门口拦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当程晨晨对车主说去县人民医院时,苏雨露更加坚信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

路上,程晨晨由始至终没有和苏雨露说过一句话,只是时而扭头哽咽,时而用双手戳着衣角。苏雨露也没有与搭讪甚至安慰她,虽然她心里带着十万个为什么,但作为一个老师特别像她这样年轻在新时代成长起来的老师,关心学生的同时还要给学生一个自由的空间,什么应该干涉哪些应该放松要有一个尺度,而且程晨晨现在如此地伤痛欲绝。

小李很郁闷,胡主任竟然要她继续上班,虽然到了十点就可以下班,而且还有一天半的时间休息,但是最令她郁闷的是,在十点之前她要照顾穷鬼怪人卫天维,甚至休息回来之后依然如此,直到卫天维交了费用出院为止。

现在早上八点半左右,吃了早餐睡虫上头的小李无聊之下打来暖水为卫天维擦洗身体,这样的行为并不是小李大发善心,而是她实在实在太太太无聊了,除了观察卫天维的脉搏心跳脑电波活动情况之外,她就无事可做了,打滴葡萄糖要在十点之后才换。卫天维合着双眼,任由小李摆弄,虽然他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麻醉药的药力还在,更何况他的酒意还在。

这是一间单人房,至于为什么,把卫天维安排在昂贵的床费单人房,是因为有个护士在胡主任要求下彻底搜查卫天维的衣物时搜到了一张医保卡。呵呵,有医保卡的人肯定是在单位的,医药费可以报销呀!其实,这张医保卡小李早就看到了,和卫天维的身份证放在钱包里,只不过她不想拿出来,她想看到副院长那失望的臭脸。

小李正为卫天维擦洗着大腿,房门忽然开了,她抬头望去,看到一个清秀的十几岁左右的少女穿着学生校服走了进来,在她后面还跟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制服装的二十几岁的女人,少女脸上依稀残存着泪滴的痕迹。

“你们是……?”小李轻轻地放下卫天维的大腿问了一句,心里却在责骂:“死穷鬼,臭穷鬼,竟然被人看见我为你擦洗身体!”却不怪自己没有锁上房门。

“我是程晨晨。请问卫天维是住在这房间吗?”少女程晨晨并没有觉得不妥,她心里只是想快点看到令她担心的卫天维。苏雨露只是象征性的向小李点点头,并无说话。

“哦,是的。晨晨呀,我是之前和你通过电话的护士李柔。”小李李柔连忙回答,并解释道:“我刚才为病人擦洗,请你不要见怪。”

“谢谢你!”程晨晨看见床上用纱巾包着头部一动不动的卫天维,心中犹如刀割,快步走到床前,望着那熟悉瘦弱的脸庞,泪水立刻从眼眶跳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样?难道……难道你不要我了…?”程晨晨哽咽凄切地说:“难道你不知道我需要你吗?难道你不知道,没有你……我……我活不下去吗?”

听到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说出这样的话,苏雨露和李柔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因为她俩已经被程晨晨伤心悲痛的的语气感染了,两人偷偷地转过了头,不让他人看见自己情不自禁湿润的眼眶。苏雨露想走过去搀扶程晨晨给予安慰,但想到在车上程晨晨已经压抑那么久,现在是她释放的时候,就停住了脚步。

“你醒来呀,醒来呀!”程晨晨哭起来,接到电话之后没有哭喊,现在全部释放了出来,“我还要你载我去兜风陪我吃东西陪我读书呀!”那声音如此的悲痛如此的凄凉。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聊天吗?第一次兜风吗?第一次逛街第一次去肯德基吃汉堡包吗?……为什么?为什么上天如此对你呀?为什么……”程晨晨声泪俱下地哭喊着。

李柔再也看不下去,她擦掉脸上的泪水,搂着程晨晨的头,带着一丝轻微的哽咽说:“晨晨,别哭,别难过,他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没什么大碍了。如果不出意外……哦,不是,他今天晚上就会醒过来,他今天晚上一定会醒过来的,明天就可以出院。”说得有些夸张了。

“真的?他真的没危险?真的会醒过来?”程晨晨抬起头,泪水在眼眶翻滚。

“是的,是的。!”李柔安慰道,心里却在嘀咕:“小妹妹,你的感情也太丰富了,一进来就嘶哩吧啦的哭个不停。”却没想自己刚才差点儿也哭了出来。

苏雨露却在暗骂:“你也早说呀,害得我也跟着这个傻学生流泪。”眼睛盯着躺在床上的卫天维看,但由于卫天维包着头,纱巾也把他的脸庞遮住了三分之一,故对于卫天维的样貌看得不是那么清楚

“这是谁呀?是晨晨的父亲?听晨晨说的话好像又不是,倒是像她的男朋友。”对于学生谈恋爱,苏雨露并没有过多的干涉,毕竟自己过来人,知道压抑那朦胧的爱的痛苦,只要压制他们不要有过分的行为就OK了。

在李柔多次安慰和保证之下,程晨晨终于停止了哭声,从李柔的怀里钻出来,但下一秒……

“动了,动了。程晨晨,他动了!……醒了,醒了,他睁开双眼了!”一直盯着卫天维的苏雨露忽然发现他的左手竟然在移动,不仅如此,还睁开了双眼,惊叫起来。对于陌生人的苏醒苏雨露一个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反应,她也不知道,也许是出于对学生的关心,也许是希望对方苏醒的迫切心情,也许是本能吧。

程晨晨目光以0.01秒速度投向卫天维,一愕,再以0.1秒速度把头埋向卫天维胸怀,双手抱着卫天维瘦瘦的上身欣喜若狂地说:“你醒了,你醒了,你吓死我了!”

李柔目瞪口呆地望着醒过来的卫天维,满脸充斥着惊讶。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出车祸——断定脑死亡——脱离危险——身体正常——苏醒,李柔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本来卫天维从脑死亡到脱离危险身体正常,李柔已经觉得很怪异了,现在竟然在不到一天的时间,不,八个小时就苏醒了,这怎能令李柔诧异呢?她认为卫天维至少要输液三天才会苏醒呢,虽然她刚才对程晨晨说卫天维今天晚上会醒,那只不过说安慰语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