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本儒生

第十三章 打情骂俏表演

我本儒生 五口牛之兔子 2377 2013-06-02 23:04:08

  “我的车,我的车!我的车在那!”卫天维指着一辆靠着烧烤档墙壁破烂的女装助力车对小胡喊,然后跑过去,小胡跟在后面。很显然,车是烧烤档老板推回这里的。

“这是你的车?”小胡疑惑的问。这还算车吗?车后视镜不在了,前面护杠已不见了一半,,后尾箱分开一半,这还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前盖几乎分裂,前胎底盘已变形。

“是我的车呀,你看不上眼吧。”卫天维想推车,却发现车已用钢锁锁住车轮。这个好心人真细心!

小胡不理他,掏出手机打电话。卫天维忽然意识到什么,一把抢过手机,质问:“你是不是打电话叫拖车?我告诉你,你叫拖车我就和你拼命!”卫天维指着小胡,怒气冲冲。

这,这还是刚才那个小男孩模样的男人吗?看着卫天维面目狰狞的样子,卫天维住家男人的形象瞬时在小胡心中破灭,同时一股怒火直冲脑门,敲玻璃的声音功也在瞬间爆发。

“你,你,你竟然为了一辆破车和我拼命?我在办公室刚救了你命,你竟然为了一辆破车和我拼命。好,你要和我拼命,我就先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小胡趁卫天维指着自己的时候,抢回自己的手机,不但高声尖叫,还举起手拍打卫天维。

“痛,痛呀……”

小胡挥舞着双手,不管卫天维的喊叫,依然拍打着卫天维的头部或肩膀或腰部,卫天维,用双手护头,她就拍打肩膀,护肩膀就拍打腰部或头部,总而言之,卫天维没有护着哪个部位,她就拍打那个部位,有时还用脚踢,虽说要打死卫天维,但是力度却控制的很好,只出了一分力,太用力怕打死卫天维。

卫天维很奇怪,小胡拍打他,他感到了痛,但这痛却稍纵即逝,随之而来却是非常舒服的感觉,就好像按摩似的,每痛一次都是这样,这感觉在交警大队服务区被人扭住时也有,但是很微妙。“这小妞在我和玩打情骂俏游戏吗?”虽然舒服,但卫天维还是故意用双手遮挡还喊痛,他很享受这种感觉,打情骂俏的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试过的感觉。

于是,两个人像情侣似的在表演着打情骂俏,而他们的表演瞬间吸引了更多的观众,甚至开始指指点点。

这样的表演坚持了五六分钟就在小胡的咆哮下结束了。

“看什么看,没有看过警察打人吗?”小胡停手,扫视观众一圈,咆哮道。

哇,暴力哟,还以为两人在打情骂俏呢?原来是警察打人!不过,白江县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如此暴力的女警察?

虽然小胡穿着交警服,但围观的人一开始没有往这方面想过,毕竟卫天维的穿着怎么看也不像坏人呀,新衣裤,新皮鞋,依稀看到他还带着一副眼镜,样子好像也不错,怎么会是坏人呢?

“女儿,以后看到这样穿着光鲜的人要注意哟,这样的人也有可能是坏人哟。”一位妇女指着卫天维对七八岁的女儿说,然后放弃围观者的身份拖着女儿走了。

“唉,现在的年轻人呀,好样好貌竟然做坏事,真是世风日下呀!”一位老者摇摇头,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

“美女警察,继续打,你没力气我来帮你!”一个年轻人哄到。

“没错,我来帮你!”五六个年轻人也跟着起哄,甚至有几个已经撩起衣袖,跨出一步,准备要揍卫天维一顿了。

小胡站直身子,恶狠狠地瞪了带头起哄的年轻人一眼,吓得那人直后退几步。但是……

“帮你妹呀帮,有种的你就过来呀!”卫天维站直了身子,说出她从没说过的脏话,不是他恃着小胡警察的身份,哦,不,交警的身份而谅年轻人不敢过来揍他,而是刚才那痛又舒服的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他想再试一试。难道自己是受虐狂?

“这么嚣张,揍他!”另一个年轻人听到卫天维如此嚣张的话语,不等别人反应,几步冲上来,就给了卫天维当口一拳。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冲上去,对卫天维进行轮番的拳脚轰炸。卫天维只是蹲下护着脸,任他们拳打脚踢。舒服呀,舒服呀!

这还是我初初看到的那个人吗?竟然说粗口?小胡想不到卫天维会说出这样的话,而这话激起了众怒。

“一个脑白痴!”小胡暗骂,手脚却动起来,她可不想卫天维在自己眼前出事,即使他是犯人,何况他不是。

拉、抽、踹、拳、肘,一个个年轻人就这样被小胡打倒了,有几个想起来连小胡也打,但下一秒就直接坐在了地上,呀呀直叫。

暴力呀,强悍呀!这个女交警也太恐怖了!五六个年轻人站起,有多快跑多快地瞬间消失了。

其他围观者,摇摇头,也各自散了。

小胡把卫天维拉起、松手,一局话也没说,独自在烧烤档屋檐下坐下,不管地面是否干净。卫天维捏捏身上各个部位,觉得没事,走到小胡身边,坐下,也不语,想着为什么会有痛又舒服的感觉。

沉默,两人之间的一片沉默。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五分钟过去了。两人依然沉默,小胡一直低着头,手指在地面画画。卫天维腾云驾雾抽了两支烟,眼睛东瞧瞧西看看。没有路人在他们身边停留,也没有人对他们指指点点。

“为什么这么在意你的车?”小胡首先打破僵局,细声细气地问,声音比她发飙时好听一百倍。

卫天维想了想,笑了笑说:“怎么说呢?说出来,你可能笑话我。呵呵。”卫天维再次笑了笑,但笑得很苦。

“说吧,我不会笑你。”

“真的?”

“说吧,你还以为你真的是个小男人呀?从你刚才的表现就知道你不是啦。”小胡笑着说,她在消除两人之间的隔阂,为什么要和一个相识仅仅短短一小时不够的陌生人消除隔阂,她也不知道。

“我怕我老爸,这车是他买的,他从来不支持我买车。因为我以前骑别人的车时出过车祸,他怕我出车祸。我向他打包票以后都不会出车祸,他才给钱我买的。,现在出事了。如果你把我的车拖走了,明天拜祭祖宗,我没车回去,他肯定会怀疑。如果他问车去哪里了,那,我怎么回答?我已经骗了他很多次,但明天我不想在祖宗面前骗他。”

这么大的一个人要老爸拿钱买车?好意思吗?不过,好像自己的车也是向老爸拿钱买的哟。不同,不同,他是男孩子,不应该这样做的。小胡从心底里鄙视卫天维,但嘴里说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你是骗子吗?如果不是骗子,就实话对你老爸说嘛。”

“骗子?哈哈哈……”卫天维干笑几声,抽出支烟,点燃,不语。

小胡受不了这不言不语的局面,但是却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于是说:“我去找几个人调查关于昨晚交警出警的事情,你在这等我一会儿。”小胡向隔壁的店铺询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