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本儒生

第二十六章 杀人了

我本儒生 五口牛之兔子 2257 2013-06-02 23:04:08

  时间已是晚上九点多,三老板烧烤档热闹起来,门口和屋内已经有客人在座,郑三炮的活儿算是正式忙碌起来。由于文孜莹还没来到,卫天维就暂时做起了服务员,他曾经在饭店做过暑假工,所以现在做起来也得心应手,拿啤酒、递食物、招呼客人地跟着忙碌着。

三老板烧烤档对面人行道上,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正东张西望,四处打量,在霓虹灯的照耀下,可以看清此少女的容颜,只见她一张瓜子脸,眼眸大而有神,双眉修长,脸色虽然微黑,但却掩饰不了她的姿型秀丽,一头水一样柔美的乌亮长发倾斜而下,恰到好处的披散在微削的香肩上,黑色牛仔裤搭配银白色再背着粉红色背包,显得青春活力。少女的美貌,引得一些路人伫立而望。

“靓女,在等人吗?是不是在等我们呀?”三个头上染着五颜六色打扮古灵精怪小混混模样的青年站在少女面前一起对少女笑嘻嘻地说。

少女望了眼前三人一眼,无视他们,侧身避开他们,径自向三老板烧烤档轻跑过去。

三个青年见状,追了上去,其中一个在少女即将跑到烧烤档门口时竟然一把拉住了少女的小手。

“放开我!”少女尖叫。

“靓女,陪哥几个玩一会嘛,你想吃烧烤,哥几个请你。”其余两个青年站在了少女面前笑吟吟说着,双眼在少女身上不停地打转。

“放开我呀!卫老师,救我!”少女喊叫。

正提着两瓶啤酒走出门口的卫天维忽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喊叫他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不由得正视前方,一看,怒气顿起,抄着啤酒几步冲到两个青年背后,怒吼:“放开她!”

两个青年听到怒吼声,立即转身,拉着少女的手的那个青年也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少女连忙跑到了卫天维背后,惊恐地望着三人。

“吆喝,竟然有人想英雄救美,哥几个刚喝了酒还没得到释放呢,也好,哥几个就找你释放释放!”一个青年看清楚卫天维只不过是个比自己矮几分还带着眼镜瘦弱的年轻人,就有点傲气了,说着卷起衣袖就一拳击向卫天维面门,眼看拳头就要击倒卫天维的鼻梁,青年却忽地一下倒飞出去两米左右摔倒在地上,不动了,吓得另两个青年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卫天维虽然没有学过功夫,但他够醒目,当对方卷起衣袖时就知道对方要打他,所以他在对方刚伸拳过来时就一脚踹向对方腹部,不过他不敢太用力,因为在来烧烤档的路上,他就一直想着荣恒到底是被自己还是被胡芙蓉踹破膝盖骨,他回忆着当时的每一个细节,最终肯定荣恒荣恒的膝盖骨确实是被自己踹破的,因为自己挣扎时脚曾经用力碰到了荣恒的腿部,至于自己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他归咎于与自己能挨打的原因一样——车祸得到异能,究竟是不是这个原因,他没有细想,有了异能以后怎么样,他更加没有细想。

卫天维踢向青年腹部的那一脚,他用力很轻,只是稍微碰到一下对方,如果太用力,他怕踹死对方,试想一下,用力能踹破别人的膝盖骨,如果用力踹别人的腹部,岂不是要把对方的腹部踹出一个窟窿?

“杀人了!杀人了!”两个青年看那个青年摔倒在地上纹丝不动,惊愕几秒之后,一起惊叫起来!

本来,几个青年拉住少女并调戏她时就引起了一些吃着烧烤的客人的注意,他们看到卫天维出场后就抱着看热闹的态度,但是热闹的场面却在短短的几秒钟就结束了,一个青年被踢到了两米外倒下了,这时听到叫喊声,一下子就离开椅子,把卫天维、少女和三个青年围在了中间。

“卫老师,他,他怎么了?”少女惊恐问卫天维。杀人呀,如果老师因为救自己而犯了杀人罪,少女就后悔就来不及了,现在她希望非常希望对方没事。

“文孜莹,没事,放心。”卫天维苦笑安慰少女说,他没想到自己只是轻轻一踹就把青年踢到两米之处,而且起不来。唉,看来,有异能也未必是好事呀!

这位少女正是不久前打电话给卫天维找他有事的文孜莹。

卫天维安慰少女文孜莹之后,刚想走过去看看,却看到三老板已经跑到那个青年身边把他扶起来并伸出两指放到他的鼻孔。原来三老板听到喊叫声而且看到这么多人围在了一起,就放下活儿也挤在人群中,当他看到人群中央的卫天维和文孜莹时,就知道事情与卫天维有关,就拨开一群,二话不说,跑到趴在地上的青年,探询青年的伤势。当他看到青年紧闭的双眼时,眉头一皱,但当他探查对方的气息时,发现伤者还有呼吸,展开紧锁的双眉,并把对方放下,走到卫天维面前,拍拍卫天维肩膀说:“兄弟,放心,他还没死。”转而对另外还在吼叫“杀人了”“报警呀”两个青年吼道:“还叫什么叫,还不赶快把他送到医院!想他死呀!”

其实倒地的青年被卫天维踢到在地之后,腹部只是一下子受到重创适应不了昏迷过去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毕竟,卫天维用力很轻,否则,岂是倒飞两米远这么简单?

郑三炮一看到这两个青年,就知道他们和伤者是一伙,而且不是好人,而对于卫天维伤人一事,他不用细想就知道这几个青年调戏卫天维身后的少女,被卫天维阻止然后就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两个青年闻言也不说话,急忙拦了一辆的士,把伤者抬上车,疾驰而去。

郑三炮对围观者喊了几声“散了”,围观者依言而散,改干啥的就干啥。

卫天维带着边安慰文孜莹跟着郑三炮走回屋里,找张空桌坐下。郑三炮给两人冲了杯茶也坐下,不问事情的缘由,直接说:“兄弟,我佩服你,竟然一脚就把那个小混混踢到两米之外。”刚才回屋时,郑三炮侧耳倾听客人的议论,了解事情的大概。

卫天维憨憨一笑,不知道说啥好,心里却担心着会有警察来找他,自己不知如何应对,想离开又怕连累郑三炮。

郑三炮见卫天维不语,以为卫天维不想说什么,就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说了一句“你们慢慢聊”就离开去干活了,他活到这样的岁数,知道有些事情,别人不想对你说,你在继续讨论追问也没有用,虽然自己对卫天维称兄道弟,但他们相识的时间太短了。

“文孜莹,你找我什么事?”待郑三炮走远,卫天维呡了一口茶,问文孜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