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本儒生

第二十七章 文峰托孤

我本儒生 五口牛之兔子 2604 2013-06-02 23:04:08

  “文孜莹,你找我什么事?”待郑三炮走远,卫天维呡了一口茶,问文孜莹。

文孜莹望了旁边的人一眼,不语。

卫天维见状,知道文孜莹有重要的事找他不想别人知道,于是站起来对郑三炮喊道:“三老板,我学生有事找我,我先走了。”

“哦,兄弟,你有事就先走吧。车在屋子旁边。”三老板应诺。

在接了文孜莹电话后,卫天维就已经把车钥匙放进裤袋,而郑三炮也没有提出要钱赎车,这也是卫天维在文孜莹主动帮助郑三炮招呼客人的原因。

上了车,卫天维问文孜莹去哪里,文孜莹只是提出找个幽静的地方就可以了。卫天维没有细想,决定到县政府门口公园。

十分钟后,卫天维两人来到县政府门口公园,两人找了块偏僻的草坪,在草坪上的休息椅坐下。

“文孜莹,说吧,找我有什么事?”两人刚坐下,卫天维就发现文孜莹两眼红红的,像是刚才坐车的时候哭过似的,就轻声问文孜莹,然而文孜莹听后却扑到卫天维身上,两手箍住卫天维颈部头趴在他的肩上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卫天维两手不知所措,他料想不到文孜莹会做出如此令他难堪的事,连忙要挣脱文孜莹,但又怕太用力伤到文孜莹,轻轻挣扎几次后就放弃了,双手垂下,任由文孜莹就这样哭泣,心里却想着:小姑娘不是也爱上我忘不了我挂念我久未见面一见我就哭吧?

文孜莹的哭泣声引起了几对经过这里少男少女对他们俩的观望甚至对他们俩指指点点,好像在责骂卫天维,当然,他们并没有逗留,他们有自己的节目,可不想花时间做这些无聊的事情。

卫天维苦笑,被一个哭泣的女孩子这样箍住,谁见到都会有想法,是什么想法,不用说就是卫天维始乱终弃伤了女孩子心啦。

几分钟过去了,待文孜莹哭声渐弱,卫天维柔声问:“孜莹,发生了什么事?”双手依然垂直而放,不敢碰到文孜莹柔软的身躯。

“卫老师,我爸去世了!”文孜莹回答,但说完,哭声更加悲切凄凉了。

“什么?峰哥去世了?”卫天维满脸惊讶,微微用力挣脱文孜莹的双手,双手微微抓住文孜莹双肩,盯着满脸泪痕的俏脸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卫老师,我爸两天前去世的,他去世前叫我在他去世后来找你,叫你养育我。”文孜莹坐直身子,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望着眼前这个相识不到半年父亲就如此信任的男人,当父亲临终前把自己托付给他,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一定要自己去找眼前的男人,虽然自己对他有好感,喜欢和他来往。不过,除了眼前的这个男人,父亲好像也不认识什么人,也没有亲朋戚友可以托付的。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去年见峰哥的时候身体还好好地,怎么会这么快就没了呢?”卫天维回忆着去年去文峰家作客的情景,文峰健朗的身躯、热情豪气的笑声在他脑海闪烁,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说没了就没了呢?

“孜莹,你爸爸得什么病去世的?”卫天维疑惑的问。

“我也不知道,我爸去世前几天忽然咳嗽得很厉害,还吐血了,我叫他去医院看病他又不去,没几天,没几天,他,他就去世了……”说着说着,文孜莹竟然再次箍住卫天维趴在他肩膀上又开始哭泣,只是这一次声音没有那么响亮。

唉,一个女孩子,母亲早逝,没有叔伯兄弟姐妹,本来与父亲两人生活已经很凄凉的了,现在竟然连父亲也走了,叫她如何不伤心难过?卫天维想到文孜莹的悲惨遭遇,没有挣扎,任由她哭泣。

父亲去世了,孤独一人,确实需要找个坚实可靠的肩膀靠一靠发泄一下的。不过,好像卫天维的肩膀没有那么坚实可靠哟!

“孜莹,你刚才说你爸爸把你托付给我?”卫天维轻声在文孜莹耳边问道。

文孜莹点点头,并再次坐直面对卫天维,坚定地说:“是的,他说,你一定会答应的。”

“峰哥,你以为古时候临终托孤呀,把女儿托付给我?而且,你太看得起我了,竟然把你女儿托付给我这个穷鬼叫我养育她,我要钱没钱,要什么没什么,你叫我该如何是好呀?而且,你应该知道我好色呀,你怎么放心把你女儿教给我呢?”卫天维想到了自己的处境,想到自己的好色,想到要照顾文孜莹读书生活,头,大了!想推脱,但想到文孜莹的悲惨遭遇,却又下不了这样的狠心,而且他又不习惯拂他人之意。

卫天维之所以认为文峰知道他好色就是因为那一次在文峰家喝酒,两人还时不时说几句黄色段子。

“唉,算了,过了今晚再说吧,反正明天拿工资了。”卫天维暗想,转而对文孜莹说:“孜莹,不要哭了,跟我回家吧。”他伸手擦拭文孜莹脸上的泪痕,他本来想安排文孜莹住宾馆的,但想到自己口袋没钱就作罢,而且反正以后就住在一次,何必要浪费钱呢?

当卫天维的手柔和地碰到文孜莹的脸庞时,她觉得脸庞像火烧似的,刚想躲开,但看到卫天维真诚认真地为她擦拭泪水就放弃,静静地享受着男人犹如女人手似的小手的轻抚。

“孜莹,你今晚吃饭了吗?”帮文孜莹擦干泪水,想到文孜莹可能傍晚才坐车从大洋镇出来找他,不然如果早到白江县县城,怎么会在晚上才找他呢?但是,问了这一句话,卫天维就后悔了,因为他没有钱,如果文孜莹说还没吃饭,他该怎么办呢?

“还没,我刚到县城就打电话给你了。”

唉,真的还没吃饭,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卫天维想到一个朋友开的大排档赊数,但却很快赶走了这个想法,去年在那里赊数的钱还没给人家呢?没办法了,只好这样了。于是卫天维厚着脸皮说:“孜莹,老师我,我没有钱请你吃饭。”说着,他摸摸后脑勺尴尬一笑。今晚的晚餐还是别人请的呢,而且吃得不够饱,只吃了牛扒和喝了红酒,扬州炒饭才吃了一半多。

“卫老师,我有钱,我爸在临终前留给我一笔钱。”文孜莹反手拿下一直背着的背包,往背包里掏,忽然想起什么:“哦,我爸还要我交这个东西给你。”

听到文孜莹说她父亲留了一笔钱给他,卫天维眼睛发亮:她有钱,她有钱呀!几乎把文孜莹后面说的话漠视掉,当文孜莹把一个高约八厘米长宽约十几厘米黑色小箱子递到他面前时,他才察觉文峰有东西留给他。

“峰哥,你不会留下几十万给我作为你女儿吧?”卫天维暗想,虽然不相信文峰会留下钱给他,但心中却沾沾自喜。

卫天维接过小箱子想打开,却发现小箱子上锁了,而且是一把密码锁。

卫天维狐疑地看了小箱子一眼,问:“孜莹,这锁怎么开呀?你有钥匙吗?”

“我没有钥匙,我爸说你会开,而且他说,这锁不能撬开,一定要用密码开,否则里面的东西就会自动毁灭,而且,密码只能错误三次,第四次就开不了了,里面的东西也会自动毁灭。”文孜莹不慌不忙地说,她不清楚她父亲为什么留东西给卫天维却没有钥匙,而且还有这么多要求。

“哇,靠,峰哥,你当我是你的大脑呀?竟然这样考验我?就像电影里的特工间谍似的。”卫天维看了看箱子,很无奈,只好把小箱子递还给文孜莹说:“孜莹,你先放着吧,等我想开的时候再给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