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本儒生

第三十一章 帮我照顾一个人

我本儒生 五口牛之兔子 2692 2013-06-02 23:04:08

  卫天维的父母与二叔、三叔叫了两辆三轮摩托车,而他则载儿子卫梓轩。刚上车,儿子就笑着说:“爹哋,十几日不见,你好像又年轻?”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的?”卫天维开着车,轻笑着说,对于儿子的赞美,他很享受。

“是呀,以前,同学来家里玩,看到你以为你是我哥哥呢,现在呀,更像了。”儿子有点自豪。

“傻瓜,人家是看到你老爸我矮,而你差不多有我这么高,人家产生错觉而已。”卫天维一米七不够,而儿子十六岁多就已有一米六多了,而且两人都偏瘦,样子也有些相似,让人产生错觉也正常。

“不是这样的,我的同学真的这样认为!”卫梓轩强调说。

“呵呵呵……”

真的是这样吗?卫天维心里很甜。

当卫天维一家(除了他老婆)和他二叔、三叔两家出发到县城西南面的牛岭拜祭祖宗时,苏志成两兄弟一家人也开着车驶向仙灵山公园,很快就到达仙灵山公园门口,放好车,一家六口人提着拜祭祖宗的所需品就开始上山,很奇怪的是他们在革命烈士纪念碑前停下了脚步,并且拿出了所需品摆放在碑前。

“爷爷(太爷爷),各位长辈,我们来了!”

众人站在纪念碑前,轻声说,低着头默哀。在纪念碑前,已摆放着一个个花圈,这些花圈是白江县县城一些单位在昨天组织单位人员来纪念碑扫墓时摆放在这里的。

原来苏志成、苏志功的爷爷也参加了解放白江县战争,并壮烈牺牲了,他的遗骨和众多烈士的遗骨一起安放在烈士之墓。

苏志成一家人并没有像拜祭祖宗一样拜祭自己的亲人和先烈,只是默哀倒酒,其余的所需品则收了起来。

默哀完毕后,一家人提着所需品绕着纪念碑和烈士之墓走了一圈,也在烈士之墓前默哀倒酒。在将要走完一圈时,苏志成看到在不远的亭子一个人站在柱子后向他招了招手,于是他对行走的弟弟说:“志功,你和他们在门口等我,我去去那儿就回来,待会再和你们去拜祭奶奶和爸妈、你大嫂。”苏志功应诺,和其余四人先走了。

亭子内,苏志成站在一个带着黑色太阳镜身穿黑色衣服看上去和苏志成的年龄相差不大的中年人面前鞠躬行礼,并一脸惶恐地说道:“封爷爷,您好!”满脸的敬畏。

封爷爷?这个中年人比苏志成的年纪还大?像吗?

中年人封爷爷点点头,充满爱意地说:“志成,我们有见面了。这一年工作还顺利吧?”

“托封爷爷的福,工作挺顺利的。”苏志成回答。

“顺利就好,顺利就好,你还想进一步吗?”封爷爷微笑望着苏志成问道。

苏志成脸上一喜,刚想说“想”,但又迟疑了一下,反而说:“多谢封爷爷的厚爱,我不想再进一步了,志成能力有限,管理一个小地方勉强还可以,但是如果再进一步,恐怕有失封爷爷的厚爱,而且对百姓也不利。”苏志成拒绝了封爷爷的的好意,并解释了原因。

“好,好,志成,爷爷我没有看错你。如果我们国家每个当官的都像你一样为老百姓着想并有自知之明,那我们国家想不国富民强都难呀!”封爷爷笑着说。苏志成并不回话,像个小孩子似的憨笑。

封爷爷见苏志成不说话也不指责,而是静立不语,沉思,过了一会儿,像是经过深思熟虑似的,开口说:“志成,爷爷要走了,走之前有一事相求于你,不知你能否做到?”

苏志成一愣,迷惑地望着封爷爷,他认为按照封爷爷自身的能力竟然会有事相求于他,这,怎么可能呢?虽有疑惑,但他没有推辞,立刻正色道:“封爷爷,请说,只要我能办得到,一定照办。”

“帮我照顾一个人!”

“照顾一个人?”

“是的。当然,我并非要你提拔他,我只要你能保他工作无忧就可以。”

“哦,行!封爷爷,这个人是谁?”苏志成爽快地回答,只是保他工作无忧而已,以他现在的位置,这有什么难办?但是,如果他为非作歹,有违法行为他也要保住他无恙的话,这就与他的做人原则相悖了,毕竟他为官多年,一直以来都是清正廉明公事公办,绝无徇私行为。

“卫天维!他是一间农村小学的老师。”

“卫天维?”苏志成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却又一时想不起是谁,自己是否认识。

“嗯,卫天维,你只要保住他的饭碗,当然,如果你能解决他生活上的困难那就更加好了。”封爷爷笑着说。

“封爷爷,假如他犯了法呢?”苏志成说出了自己疑惑。

“这不是你所要思考的范围,你只要按照我刚才的要求去做就行了。”

“好的,封爷爷!”

“嗯,你走吧。”封爷爷望向远方苍翠的青松。

苏志成应诺,转身要走,却又听到封爷爷在问:

“志成,你的大女儿工作还可以吧?”

苏志成沉思一会儿,说:“还不错,能得到领导的欣赏。”说完就离开了,因为他看到封爷爷在他说完之后就向他摆了摆手。

下山时,苏志成一直在寻思“卫天维”这个熟悉的名字,寻思封爷爷怎么会认识卫天维,为什么要照顾卫天维。

在仙灵山公园门口,苏志成见到了家人,并和他们去公墓拜祭奶奶和爸妈,还有他老婆。他老婆在五年前因病去世了。

文孜莹在卫天维出门之后睡到十点多就起床了,刷洗之后看到了电脑桌上的钥匙,就把钥匙放在裤袋就出门吃早餐,吃完早餐后不想逛街就回到出租屋,但是觉得无聊就开电脑想上QQ和以前的同学聊天,但是竟然发现要进入电脑系统需要密码,生气极了,暗骂:这个臭卫老师,竟然设置了密码!

卫天维为什么要设置密码?相信每个正常的男人都可以猜得到——他电脑里保存了一些不见得光的东西,他几个要好的男学生经常来他的出租屋玩和过夜,甚至有一个还有他出租屋的钥匙,如果他们打开电脑发现他们尊敬的老师藏有那些东西,他们会怎么想?于是他设置开机密码,当然,他也可以在他保存的文件设置密码,但他觉得那样有些麻烦,不如简单点好。

不能玩电脑又不想逛街,怎么办?唉,还是用手机上Q吧。文孜莹无奈地想从背包拿出手机,却,首先碰到那个小箱子,于是就把小木箱掏出来。

文孜莹一直想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临终前要把自己托付给卫天维,还要自己在他火葬之后迅速离开大洋镇去找卫天维。于是,文孜莹在昨天上午父亲火葬之后就去大洋镇学校办理转校手续,但是因为主管的副校长到县教育局开会,下午才回来,就一直等到副校长回来才办理了转到白江二中的手续,至于为什么转到白江二中,因为文孜莹知道有这么一间学校,白江一中她则完全忽略了,至于白江二中收不收她,她相信卫天维有办法。本来,当她听到父亲已经留了十万块钱放在床底下时,她对父亲说不找卫天维,她自己可以照顾自己,毕竟十万块钱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如果省吃俭用,即使不工作,已经够她用上十年的了,她长大之后就可以找工作养活自己了,何况她还会嫁人吧?但是父亲强烈要求她一定要投靠卫天维,否则死不瞑目,她不想违背父亲的意愿,之后在办理手续之后就等车坐车来白江县找卫天维,因为她坐到的末班车,所以昨晚才到达白江县县城。

文孜莹刚掏出小箱子,就听到一阵敲门声,小女孩没有生活经验,没有提防小偷、入室抢劫犯之内的,放下小箱子就屁颠屁颠就站起跑去开门。

门开了,两个身高接近一米八五全身黑色衣裤年约三四十岁的男人站在了文孜莹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