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本儒生

第38章 真的没事呀

我本儒生 五口牛之兔子 2531 2013-06-02 23:04:08

  一阵警笛声再次从远处传来,几分钟后三辆警车停在了路边,接着,从第一辆警车走下三个警察,其中一个正是公安局局长、胡芙蓉的父亲胡鹏程,他急匆匆地走在最前面,满脸焦急紧张的样子。

胡鹏程越靠近现场,心跳得越快,他看到了女儿熟悉的影子,而女儿现在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一个人,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额头直冒冷汗: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蓉蓉,你没事吧?”胡鹏程看到女儿呆滞地抱着一个男人,关切地问,心里却猜想:“这个男人是谁呀?蓉蓉为什么会抱着他呢?难道是她的……”胡鹏程不敢往下想,因为他看到男人背脊已经被触目惊心的,鲜血染红了,想必已经死了,如果是女儿的男朋友,女儿能承受得了男朋友死在她面前他怀里的打击吗?胡鹏程心里一阵打颤,再次关切地问:“蓉蓉,你,你不要急吧?”

胡芙蓉抬头看到父亲,一时间,刚才所受的委屈,一下子碰发出来:“爸……”喊了一声之后就痛哭起来。

听到胡芙蓉喊胡鹏程叫爸,那六个警察心里一阵打冷战:

“妈呀,我刚才做了什么?我竟然拿着枪指着局长的女儿?”

“我竟然拿手铐抓局长的女儿?”

“我竟然开枪差点打死局长的女儿?好像中枪的是局长女儿认识的?天呀?我为什么那么不冷静呢?”

六个警察冷汗直冒。

“蓉蓉,别哭,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老爸,老爸为你做主。”胡鹏程见女儿哭声凄凉,心有如刀割,但毕竟是上了岁数的人有一定的生活阅历和经验及临阵不变的心态,他并没有因为女儿的痛苦而乱了阵脚,而是心平气和询问女儿。

“爸,你的手下一来到这里就不分青红皂白要抓我和我的男朋友,我男朋友为了救被歹徒挟持的女孩子,甘愿做歹徒的人质,还打死了和打伤歹徒,但是你的手下一来到这里就用枪指着我们还要拘捕我们,我一时气不过就反抗,但是,但是,我的男朋友为了救我,被他们开枪打伤了。”说着说着,胡芙蓉哽咽起来,虽然她相信卫天维没事,但是想到他为救自己,奋不顾身的扑过来为自己挡子弹,如果没有她,自己的命可能就冤死在警察的枪下了。

在胡鹏程没来之前,卫天维就低声如实对胡芙蓉说了了事情的大概经过,当然箱子他没有怎么提,只是说箱子是他的朋友留给他的遗物。卫天维还叫胡芙蓉趁人少时,带他离开这里,他说他不想去医院,他怕别人当怪物研究他。胡芙蓉知道卫天维的神奇,别说他是她第一个爱上的男人,就卫天维不顾一切救她这一份情怀,她也会按照他所说的去做,更何况她也不想自己的男朋友怪物似的被人研究。

男朋友?确定了吗?

胡鹏程认真细听着女儿的话,脸上一阵青一阵紫,眉头紧锁,看到女儿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想发作,但又强抑下去,拍拍胡芙蓉肩膀说:“蓉蓉,放心,我会调查清楚的。”然后站起,对站在旁边的几名护士指着卫天维说:“快,快送他去医院抢救!”

护士面面相觑,却不敢动,其中一个年龄较大的护士怯怯说:“领导,她,她,她不让我们抢救!”指了指胡芙蓉。

胡鹏程狐疑望了护士一眼,然后又满脸疑惑地看向女儿,却正好看到女儿向他招了招手,却令他更加怀疑:“难道女儿说这个是他的男朋友是假的?这个人挟持了蓉蓉?”想到这,心里头一惊,手急忙放到腰后,就要掏枪,却看到女儿生气的样子,就放弃了,然后他又看到女儿打着口型叫他过去,只好走到女儿身边蹲下,让她在自己耳边说话。听着女儿说的话,胡鹏程震惊不不少,满脸的惊讶、怀疑,但却又对女儿说的话不容置疑。

看着胡鹏程父女亲密地交谈,六个警察越来越心惊胆战,当胡芙蓉说他们如何如何时,都在冒着冷汗,现在已经湿透汗衫,他们想着回去之后,领导会劈头劈脑地大骂他们然后如何处置他们,弄得他们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听完女儿的话,胡鹏程不动声色,站起,对六个警察道:“你们六个,和刑警大队负责这件案子,做得好,就算戴罪立功,做不好,后果自负。”对他们说完,然后对一米之外的刑警们说:“陈队,你找几个人和他们负责这件案子,尽量把影响减到最低,还有,把两个死者的身份调查清楚,县调查不了,上报到市到省,可以请求支援。”

陈队应诺,和几个刑警及六个警察立即在现场展开调查,并询问附近店铺的店员。虽然,他们是副局长一派系,但遇到这样一件的案子,他们却不敢拖后腿。枪击案呀,白江县十年不遇的案件呀!

待手下开始工作,胡鹏程对旁边的护士说:“你们走吧,没什么事了。两个死者的尸体你们要看好,并寻找死者家属。当然我们警方也会协助你们的。”

众护士听到领导这样安排,二话不说,和救治医生在十八的尸体检查完后就抬着尸体回救护车走了。胡鹏程见各人各忙各的,对女儿打了个眼色,和一个刑警走回自己的车里,开车走了。

“喂,你趴在我身上很久了,我的腿都酸软了,你还不起来?”胡芙蓉轻声对卫天维说。

卫天维急忙站起,坐回休息长椅。

“你还休息?你想被别人发现你是怪物呀?”胡芙蓉站起,轻声对卫天维叱道,但是,下一秒,她的眼孔瞪得大大的:她看到卫天维摊在她面前的手掌心上的五颗子弹,带着血迹的子弹。

卫天维无视胡芙蓉的惊讶,看到几个警察正往这边走回来,急忙把子弹扔在地上,拉过胡芙蓉的手说了一声“走”,就向马路跑去,很快消失在警察的狐疑目光之下。

“他不是中枪了吗?怎么还跑得这么快的?”

胡鹏程所坐的警车在缓慢行驶。

车内,胡鹏程拿着电话,说:“领导呀,不好意思呀,这样的日子打电话给你。”

“有急事吗?”电话另一头说。

“是这样的……”胡鹏程把女儿对他说的话简单复述了一遍,当然,警察误伤人的事没有说出来,虽然那几个警察是有点鲁莽不够冷静,还伤了女儿的男朋友,但他可不想让自己的领导知道自己的手下有这样的缺点,毕竟女儿的男朋友也没事。

临结束通话,胡鹏程强调了一句:“领导呀,我女儿说她男朋友不想别人知道他的本事,这件案子就不要麻烦他了。”胡鹏程所说的卫天维的本事是卫天维杀死歹徒的本事,并不是他的神奇的能力。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一会儿,说:“老胡呀,这有违反程序呀。这样吧,你找几个你信得过的刑警为他录录口供,过过场子,毕竟,这是我县很久没有遇到过的枪击案,你瞒得过我这里瞒不过老陈还有市局呀。”

“好,好,我明天安排,今天就算了,毕竟他们俩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让他们歇息歇息吧。”

“好的,我希望明天下午我回来之前看到一份无任何纰漏的调查报告。”

挂了电话,胡鹏程又拨打了几个电话,说着说着,忽然看到窗外女儿正和一个男人拉着手笑着在马路上奔跑。

“真的没事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