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本儒生

第三十章 他心已死

我本儒生 五口牛之兔子 2293 2013-06-02 23:04:08

  “卫老师,你爱你老婆吗?你老婆爱你吗?”文孜莹换了另一个问题。

“哼,你让我不问那个问题,那我就这样问你!”文孜莹暗暗发笑。

卫天维有点头疼,对于他和他老婆之间的关系、问题,他是不想再和任何人说起的,要说的在几年前他已经像个祥林嫂似的在同学同事朋友面前说了不少于几时次了,他厌倦了,所以在两年前当同学同事朋友再问起他们夫妇俩的关系变得怎么样时,他就对他们说,以后不要在他面前问、议论他老婆的事情,刚才文孜莹问起,他也不想回答,所以他刚才叫文孜莹不要问老婆孩子为什么不和他一起住,他为什么要一个人搬出来住,但是却想不到文孜莹问的问题竟然与他的老婆还是有关系。于是……

“孜莹,如果你以后还想我照顾你,你就不要问与我老婆相关的问题!”卫天维转过头对文孜莹正色说,刚说完就立刻把目光转向屏幕:睡美人呀,真的是睡美人呀!他可不敢在目视。

“哦!”文孜莹应诺,心里却却坚定了自己的一个想法:卫老师一定和他老婆产生了矛盾!

“睡吧!”

相同的时间,白江县县城某大排档,大排档坐满了人,熙熙攘攘的,就像赶集似的。

在一张铺满食物的大圆桌旁,围坐着七八个男男女女,在这些男男女女的脚下摆放着十几个空酒瓶,甚至还有白兰地酒瓶。

“菁姐,你老公搬出去住,你放心他吗?不怕他泡妞***养小三吗?”一个男人问一个有点肥胖的女人菁姐。

“哼,他有本事吗?要钱没钱,要什么没什么,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我打一两晚麻将请你们吃几次饭。”菁姐讥笑道,心里暗想:我巴不得他泡妞***养小三呢,被我捉住,这样他再向法院申请离婚时我就可以要他补偿几十万,到时候他没钱付给我,他老爸的楼房就要给我一套了。可惜,他没本事!不过……好像他没钱也可以泡妞哟,就像今天碰见的那样。

对于菁姐这样在众人面前嘲笑她老公,有几个女人从心底里鄙夷她:如果没有你老公,你会有这样的好日子过?但是他们心是这样想,口里却没有说出来,因为这就是她们想看到的结果,毕竟菁姐和他老公在六年前太恩爱了,经常一家人手拉手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让她们妒忌,而她们的老公一年都没有多少次和她们在一起逛街游玩。

于是,这几个女人马上附和道:“是呀,是呀!”

凌晨两点多,卫天维终于把几个QQ的欢乐豆输完,眼神也已疲倦,他再次打量了躺在床上熟睡的文孜莹,然后背对着文孜莹坐在电脑椅上仰头闭上双眼。对于眼前的这个睡美人,在他没有听到文孜莹的话语声之后的十几分钟后,他不止偷看十几来次,但每一次都是不到三秒就把目光转回屏幕,刚才那一次是时间最长的一次——有十几秒。在文孜莹睡着之后,卫天维曾偷偷地为她盖上被子,但也是瞬间就坐回电脑椅继续斗地主。

卫天维就这样仰着头背对着文孜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得很辛苦,至少有十几次在迷糊中感觉到后颈的酸软,但他依然闭眼继续昏睡。

早上九点多,卫天维醒了,醒了之后他发觉自己身上多了一样东西——文孜莹的外衣。他站起,看了文孜莹一眼,摇摇头,低声说了一句“傻丫头”就去洗手间刷洗。当他转身走向洗手间时,文孜莹睁开了美眸,也低声说了一句“我才不傻呢”就闭上双眼继续装睡。

刷洗完毕,卫天维留下一条钥匙就出门了,他要回家和老爸老妈、儿子拜祭祖宗,当然,如果老婆也去,他也不会排斥,毕竟,他们还没离婚,即使有矛盾,更何况还有“最民?主”的老爸老妈呢在一旁看着呢。

对于中国的传统节日,卫天维一向都是认真对待,无论什么节日,只要他在家乡他都会和家人一起过节在家吃饭,不会参与如何聚餐活动,他有个兄弟端午节生日,曾有一次请他晚上吃饭,他拒绝了,他说要陪家人吃饭,即使要为兄弟庆祝生日,他说吃宵夜再庆祝吧,在过节这一天,他也不会请任何人来家吃饭。在他和老婆恩爱的那一段时间,她老婆曾想请一个朋友回家吃饭,他骂了他老婆,说人家也有家人,你请她来吃饭,是不是要想人家家人不和。卫天维就是这样一个传统的人。

将近十点,卫天维回到了家,见到了父母,他向父母打了个招呼。

对于父母,他觉得他父母是世界上“最民?主”“最好”的家公家婆,他们从不指责批评儿媳妇,即使儿媳妇有错,也从来不在外面说儿媳妇的不是,即使儿媳妇有什么不对。他们说,儿媳妇是人家的女儿,嫁到自己家,不是让自己骂的,骂儿媳妇只有她丈夫他们的儿子有资格。卫天维记得有一次,母亲在中午发现卫天维房间的灯没有关掉,刚好卫天维下班回来,就骂卫天维,当卫天维说他早上都没有开灯,应该是他老婆早上起床开了灯出门忘记关了,母亲就不语了。灯,确实是卫天维的老婆忘记关了。而在卫天维和她老婆产生矛盾这五年,卫天维在晚上批评老婆时,一时声音过于响亮,他父母就会敲开他的房门指着卫天维说有什么不可以白天说,晚上三更半夜吵什么。听到这样的指着,卫天维很无语,他上班的地方距离家比较远,中午如果没有特殊事情很少回家,可以说是早出晚归,而晚归回来吃晚饭,老婆经常不在家,叫他找什么时间批评教育老婆?周末?呵呵呵……!

对于儿子的回来,卫天维的父亲没有表现出什么热情,只是淡淡地说:“回来了,等你二叔、三叔准备好就出发了。”

对于父亲的冷淡,卫天维早已习惯,特别是这五年来因为与老婆产生矛盾争吵他变得烂赌酗酒没钱回家之后更加如此。

“哦。”

“对于你们夫妻俩的事情,我依然那句话,我不赞成不反对。”卫天维的父亲淡淡地对转身要进孙子房间的卫天维说。

卫天维一点感觉也没有,应了一声“哦”就打开儿子的房门进房,儿子房里有电脑,他无聊想上Q,至于拜祭祖宗要准备的东西,父母已经准备好,他刚才走进大厅就已经看到了。

十点半,出发了,卫天维没有见到他老婆,虽然他老婆的房间就在儿子房间的对面,但他回来之后就没有走进去,直到出发了他也没有问儿子父母一句,也没有去催她。他心已死!在今年年初五时死得很彻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