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本儒生

第40章 相当矛盾

我本儒生 五口牛之兔子 2325 2013-06-02 23:04:08

  看完文峰(文山)留给他的信,卫天维不由得感慨万千,想不到电视、电影小说才有的故事情节,竟然现在发生在他身上。对于文峰的死,卫天维确实怀疑过,毕竟半年前见文峰时,文峰生龙活虎,满脸红润,高度酒可以和卫天维喝一两斤,怎么会像文孜莹所说的咳嗽几天就吐血去世呢?

杀手?卫天维苦笑,暗自喃语:“峰哥,你真是好照顾呀!你不知道,今天就已经有杀手来光顾我和你女儿了,如果不是我有特殊的能力,你女儿和我早就死了,照这样下去,可能还有更多的杀手来找我们麻烦,你教我怎么办?难道让我每天都不上班照顾、保护你女儿呀?即使我可以,你女儿也要上学读书呀,难道让我每天陪伴你女儿读书,做你女儿的贴身保镖?”对于在文孜莹身边能否保护她,卫天维现在非常自信地说“能”,毕竟他现在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子弹也打不死他。

卫天维苦笑摇摇头,假如还有杀手来找他们,叫他放弃工作日日夜夜保护文孜莹,但他舍不得他的工作,虽然文峰留了一笔不知道有多少的钱给他,让文孜莹放弃学习的机会跟着他上班,他又不想文孜莹这样做,而让他置文孜莹的安全于险境而不顾,他又做不到。矛盾,相当矛盾!

“峰哥,你的委托看似简单,实际上是你给了我一个难题呀!”卫天维再次苦笑。

如果卫天维没有神奇的能力,他能把这个任务看成简单的一件事吗?

文孜莹坐在卫天维对面,看到卫天维拿着一封信时而摇头时而苦笑,惊疑地问:“卫老师,怎么了?我爸在信里对你什么了?你怎么……”

“哦,没事,你父亲叫我一定要照顾好你,不让你有事。”卫天维不敢对文孜莹说实话,毕竟,文峰已说不要让文孜莹知道他的身份。

“哦。”文孜莹点点头,露出一丝喜悦,但又立刻狐疑地问:“卫老师,今天中午想我要东西的人是谁呀?他们现在怎么了?”

“那些人认错人了,被我打跑了。”卫天维把信放回箱子,上锁,他本来想看看那两本书的,但是文孜莹现在在旁边,他不方便拿出来看,怕文孜莹看到书有所疑问,特别是《杀手培训》,至于他以后学不学书上的武学,他暂时没有这样的打算,见步行步。银行卡的钱?文孜莹身上已经有那么多钱了,如果文峰回不来,也是用完这十万块再说吧,虽然他很穷。

“卫老师,你把他们打跑了?你,你行吗?”文孜莹看着卫天维瘦弱的身躯,刚问出口,就自己在心里回答:行!昨晚一脚把一个人踢飞呢?

“当然行啦,你看老师的肌肉!”卫天维回答,并扬起胳膊像健美男做个健美动作,引得文孜莹扑哧一笑。

卫天维看看自己的瘦小的胳膊,摸摸后脑勺,尴尬一笑。文孜莹看到这一笑,竟然有点呆了,眼光流淌着迷离之色:多迷人的俊脸呀,如果我和他真的像中午所说的那样生死相依,多好呀!

卫天维看到文孜莹发呆,一愣,不解,在她眼前扬扬手,关切地问:“孜莹,你怎么了?”

文孜莹被卫天维的问候猛然惊醒,想到自己的想法,脸上一红,随即掩饰道:“没事没事,我只是想到你刚才回来事浑身是血,担心你!”心里却给自己打气:“我们一定会生死相依的!”

“那血呀,是坏人的。”说完,卫天维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对文孜莹说:“孜莹,对不起,今晚我要回家和父母吃饭,吃饭之后再回来陪你,顺便买饭给你吃,你就别出去吃饭了。你在这里休息吧。还有,不要随便开门,房卡你留着,我回来时会敲五次房门,你才开门,如果房门不是响五次你就不要开门。知道吗?”

“嗯,卫老师,我记住了,你一定要回来!”文孜莹点点头。

“我走了,你休息吧。有事打我电话!”卫天维向门口走去。

“卫老师,我的手机还在坏人手里!”文孜莹喊着对卫天维说。

“这样呀……”卫天维转身思考了一下,掏出手机,边输入一个号码边走到文孜莹面前说:“我的手机给你。你有事就打这个电话!我走了。”

本来,卫天维是不放心文孜莹一个人在旅馆的,毕竟她是女孩子,而且又不知道还有没有杀手找来,但是他却又想着家里人,即使家人对他怎么样,他都改不了过节要在家吃饭的习惯,现在,他祈求杀手不会那么快找到文孜莹。

回到家里,父母正在做晚餐,虽然时间还早,但卫天维一家人习惯了逢过节都早吃晚饭的习惯,吃饱饭后母亲洗刷碗碟筷,父亲就看一会电视就回房休息一阵子,特别是年三十晚,更加早吃晚饭,下午四点半就吃饱饭母亲洗刷碗碟筷然后一家人轮流洗澡聊聊天看看电视,然后贴春联等。但是这几年卫天维和老婆产生矛盾后,聊天的场面少了,吃饱饭之后就各做各的。

下午五点,卫天维和家人一起吃饭,包括他老婆,饭桌上,卫天维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和儿子卫梓轩随便说了几句笑话。饭后,卫天维直接扎进儿子房间玩电脑。玩到六点多,卫天维对家人说了句我走了就出门了,他依然没有开车,他现在都不敢回出租屋,把车放旅店又怕不安全,就坐车去一间快餐店叫了一个鸡肉快餐饭然后就回旅店了。卫天维坐车、买快餐的钱还是胡芙蓉给他坐车找回的钱。其实,教师工资今天下午已习惯性地到账,但是卫天维忘了去拿钱了。

回到旅店,走到303好房,卫天维敲了五次门,文孜莹打开门,满脸笑意。

进门,把饭递给文孜莹卫天维就从行李包掏出仅剩的一套衣服进洗手间洗澡了。虽然他中午时已换了衣服,但并没有洗澡,他要洗干净身上的血迹。

“唉,又要买衣服了,浪费了苏老师的一套衣服浪费了四百多块钱。”卫天维拿着衣服进洗手间时轻声自语。昨天苏雨露为他买的衣服——上衣多了几个洞,裤子沾了血迹,即使裤子没事,他已留在出租屋,现在他可不敢回去拿。

待洗完澡出来,文孜莹也吃饱了,正在看电视。卫天维不知道和文孜莹该说什么,他习惯了别人找话题和他聊天,就叫文孜莹洗澡。文孜莹也应诺,带着笑意拿内衣、睡衣进洗手间洗澡。洗手间传来文孜莹春意盎然洗澡流水声。

刚听到流水声,卫天维就把电视声音开到可以覆盖流水声的程度,他可不想自己身体有任何感觉呀!

但是……

二十分钟后,文孜莹出来了,她直接站到卫天维面前,挡住卫天维看电视,说:“卫老师,我这套睡衣好看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