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本儒生

第42章 案子归入秘密档案

我本儒生 五口牛之兔子 2415 2013-06-02 23:04:08

  “小封,说到重点了,名为推荐,实为帮他,是吧?你呀你呀,那么多年了还是如此。说吧,他有什么事要我出手解决的?”老人爽快地说,两目露着精光。

“今天中午,他为了救他的学生,甘愿成为两名杀手的人质,并且利用他所拥有的能力杀死了两名杀手。他不想别人知道他的能力。”小封说到这,不再说话,盯着老人。

“杀人呀?这可比较难了。”老人看到小封盯着他,低着头,故作沉思状。小封不语,就这样盯着老人。

“算了算了,小封,我答应你,我一年内不打扰他的生活,这件事他平安无事,也不让其他人知道他的能力,行了吧。看到我都老脸发红了。”老人说话像个小孩子似的。

听到卫天维杀了人,老人本想趁这事要挟卫天维加入第九组的,但是刚才已经答应小封尽量不打扰卫天维,故只能推迟时间了。

小封与老人相识多年,老人的心思怎能不明白?他不说话就是要老人退让一步,给时间卫天维慢慢适应身上的能力,一年之后再说他的将来。拥有强大的力量和子弹打不死的身躯,想平凡地生活,能吗?

小封听老人说完,哈哈直笑,老人也笑了。

笑罢,老人指着小封说:“你呀,你呀,比我还老狐狸!”说完再次笑了起来,小封反而不好意思了。

“老团长,您知道苏志成有个女儿叫苏雨霏吧?”小封问。

“知道,你小子托我照顾的人怎么不知道呢?”

“苏志成对我说了,他不想再前进一步了,不过他的女儿苏雨霏还不错,她现在在南江市人民法院做得挺不错的。我希望老团长,能照顾她。当然,如果她能力有限,那就不必了。”

“嗯,你小子看上的人肯定错不了,就像当年你推荐苏志成一样。苏志成做到这一地步,有这样的想法,很好。”老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老团长,我要说的,都已经说完了,我就走了,如果还有机会,我们明年再见。”小封说完,轻呡一口茶,走出门口,随即身形几下闪烁,消失了。

在小封说完话就走出门口,老人并没有责怪,当小封消失时,他只是叹气道:“唉,又要等一年,小封呀,我们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所剩无几了。”

凌晨一点,网络暗藏的杀手联盟贴吧出现这样的字:

警告阎罗手:不要派人再寻找干扰我女儿的生活,你要的东西我会给你,否则,后果自负。

鬼见愁

当晚,杀手界一片震动:十七年前隐身匿迹的杀手界排名第三的鬼见愁重现!

清明节第二天早上,胡鹏程刚起床准备到公安局巡视,就接到了岳北省省公安厅厅长打来的电话,叫他不要再调查昨天在城市广场所发生的枪击案,把昨天所调查到的资料立即归入秘密档案,永远不要提起,并且命令他立刻把两名黑衣人的尸体就地火化,还告诉胡鹏程他已经知会南江市公安局和市政府,让他不用再与任何人联系通告。

听到岳北省省公安厅厅长的吩咐,胡鹏程立即照办,但是心里却很狐疑:为什么不调查呢?而且省公安厅也没有打算接受调查的意思。

上午九点多,睡梦中的卫天维忽然被一阵手机铃声惊醒,急忙坐起找手机,接通电话。昨晚,文孜莹已把手机还给卫天维,她打算今天和卫天维去买一台新手机。

“喂,找谁?”卫天维揉着双眼问道,并没有看来电显示。

“维(喂?),是我,晨晨。”

“晨晨?糟了,忘记关机了!”卫天维心里叫苦不已,他不想和程晨晨再见面,即使见面也不要那么频繁。

“晨晨,有事吗?”卫天维心里虽然后悔,但还是礼貌性地问道。

“维,你那天答应今天陪我的,你忘了吗?”

“哦,没忘,没忘,只是现在也太早了吧,你也知道我习惯了放假睡懒觉的。”卫天维把目光投向文孜莹的床上,发现文孜莹正笑着望着他不由得尴尬一笑。

“等会我出县城,到了县城我打电话给你,我有些作业不会做。”

“哦,好的。”

双方挂机,卫天维对文孜莹笑了笑说:“孜莹,起床去吃早餐吧,待会出去逛逛,顺便去找房子。”

卫天维虽然怕还有人来杀他们,但是想到整天在旅馆呆着也不是办法,不如出去走走,如果有人对他们下手,趁机把对方全部干掉就是了,免绝后患,何况明天要上班,文孜莹要去二中读书呢(昨晚聊天时,卫天维已经知道文孜莹要转到白江二中)。当然,他并不知道文峰已经在杀手界引起了一番轰动,而阎罗手也已经停止了对他们俩的追杀。

“刚才那个是谁?我听到好像是女孩子的声音。”文孜莹坐在床沿,笑着望着卫天维。

“呵呵呵,那个是我的干女儿。我待会介绍给你们认识。”卫天维尴尬一笑。

“哼!”文孜莹用力地哼了一声下床走向洗手间,边走边说:“干女儿?干(gàn)女儿吧!”

卫天维闻言,汗颜,下一秒他立刻打开电视,把声音放到最大,他怕听到令人遐想的声音。

心中有鬼呀!

两人洗刷完毕,卫天维走到前台,退了房。钱,当然是文孜莹出了,卫天维口袋剩下的钱怎么够给房钱呢?

背着行李包,在前台小姐的鄙夷甚至想拨打110报警的冲动之下,两人离开了旅馆。之所以要退房,他们已决定利用一天的时间一定要找到出租房。

随便找个早餐店吃了早餐,卫天维就去埋单,当然,这次是他出钱,不过这钱也是别人的——胡芙蓉给他的坐车钱。

刚给了钱收费员,卫天维的手机就响了,一看来电,卫天维苦笑一下就接了。

“维,你现在在哪?我过来找你。”手机传来程晨晨的声音。

卫天维想了想说:“我待会去城南信用社,你到那里找我吧。”

卫天维忽然觉得文孜莹整天背着十万钱太扎眼了,必须放到银行里,办一张卡,他怕万一一不小心让小偷看到,那就惹上了不必要的麻烦了,虽然他现在有能力解决这样的小麻烦。

挂了电话,卫天维就和文孜莹去了信用社存钱。存钱的时候,文孜莹只存了八万块,她想到要租房就租大的房子,最好是三房一厅,这样她就可以穿自己喜欢的睡衣在房间里逛了,租房肯定要交一年的租金,而且还要买家私电器等等东西呢,更何况她还想买一辆女装摩托车去上学?

存钱时,按照文孜莹坚决的要求下,钱分开两个户口存,各存四万,办了两张银行卡,和卫天维一人一张。卫天维怕自己把钱拿去赌了,不想要但是文孜莹态度坚决,没办法,勉为其难的放进钱包,并暗暗警告自己:千万不要拿这些钱去赌,这是孜莹读书的钱!

办理好之后,文孜莹死死拽着卫天维的胳膊走出信用社。

“维,她是……”一个比文孜莹矮了七八厘米的挺清纯挺漂亮的女孩子映入文孜莹的眼帘,指着文孜莹诧异地问卫天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