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我本儒生

第48章 无名武学书

我本儒生 五口牛之兔子 3025 2013-06-02 23:04:08

  就这样,周艺航决定和卫天维、文孜莹一起住,而且立刻搬过来,他打了电话给他的班主任说自己要搬出去并解释清楚原因,而他的班主任挺了解周艺航,知道他在外面住不会乱来出事,就答应了。周艺航向卫天维要了车钥匙就回学校宿舍搬行李。他的行李不多,就是些少衣服、棉被、水桶等一些杂物,走了两趟就把全部东西搬过来了。卫天维没有跟着去帮忙,他不放心文孜莹一个人在家,三个人过去的话,助力车根本不能又载人又载物。

卫天维之所以叫周艺航搬进来一起住,除了满足周艺航的意愿之外,还有就是房子里仅有他和文孜莹两个人住的话,他怕文孜莹像昨晚那样大胆地穿着稀少的衣服在大厅晃来晃去,虽然卫天维已经敬告过她了,但是多了一个人她就完全不会了。而且如果他和文孜莹住在一起的消息传出去,他怕别人带有色眼镜看待他,毕竟一位男老师和女学生住在一起影响并不是很好,但是多了一个学生应该不会吧,如果这样别人还对他说三道四,那卫天维就完全漠视一切了。相对于卫天维来说,文孜莹的安全比他的名声更重要。

傍晚,卫天维一人到市场买菜回家做饭,叫文孜莹和周艺航不要乱开门。文孜莹在肯德基带回来的食物在撞车之后被她扔了。

饭是卫天维做的,虽然做的一般般,但文孜莹和周艺航吃得津津有味。

吃饱饭,周艺航休息一会儿就回校晚自修了,屋里只剩下卫天维和文孜莹。

“干爹,我们去逛街吧?”文孜莹抱着hellokitty卡通抱枕问。这个hellokitty卡通抱枕是主人家留下的,现在成了文孜莹的玩物。

卫天维手指夹着烟儿,不语,只是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文孜莹一愣,随即恍然大悟:额头还包着纱布呢!开车时别人看不到你的额头上的纱布,如果去逛街,人家肯定会注意到她额头上的纱布,那可难看死呢!

文孜莹吐了吐舌头,嘻嘻一笑,眼珠子转来转去,说:“干爹,我们做游戏吧。”

“不了,我很累,我回房休息。孜莹,你把那个小箱子给我。”卫天维对文孜莹说,他想反正没事,就看看那两本书,看看自己能否学学书上的武功。

“哦。”文孜莹极不愿意的走回房间,过了几分钟把小箱子递给卫天维。

卫天维接过小箱子柔声对文孜莹说:“孜莹,你自己看电视,如果有人敲门一定要看清楚是谁。”说完走回房间。

文孜莹有气无力地应诺,心里暗暗责骂卫天维:“这个干爹,一点情趣都没有,两人在家做做游戏说说笑话聊聊天,多好呀!干嘛要回房休息呢?哼!……回房休息?我进他房间和他一起休息应该没问题吧。”文孜莹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立刻站起走向卫天维的房间,发现房门已关,就轻轻敲门,却听到卫天维的声音在说:“孜莹,不要打扰干爹,你自己看电视吧。”

文孜莹翻翻白眼,心里狠狠地暗骂:没有情趣的男人!转身回大厅看电视。

房里,卫天维坐在书桌前打开了小箱子,把信和《杀手培训》放在一边,拿出无名武学书。这本无名武学书比小学《品德与社会》一样大,但很薄,可能只有二十来页纸张,纸张枯黄,但保存的很好,没有皱褶和破碎。

卫天维小心翼翼地翻看第一页,令卫天维感到惊讶的是第一页写着的竟是人称诗仙李白的《侠客行》,而且是简体版。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閤下,白首太玄经。

字是用毛笔写的,很小,诗是按照古人的书写顺序,从右到左竖写,共有八竖,诗题和作者占一竖,剩下的则四句诗占一竖。

卫天维轻声读了一遍《侠客行》。对于李白的《侠客行》,卫天维是非常赏析的,不是说诗写得好,而是他一直尊崇的武侠小说泰山北斗金庸先生的十四部小说里就有一部名《侠客行》,而且也是李白的《侠客行》为开篇,甚至连小说的主角石破天能练就一身登峰造极的内功也是从《侠客行》这一首诗感悟而来的。不,应该是侠客岛石壁上的蝌蚪文字。

不会吧?这本武学书也是从联系古诗与写成古诗的蝌蚪文字感悟武学真谛?卫天维想到金庸先生的《侠客行》,不禁质疑起来,他连忙翻开第二页,一看,顿时惊诧不已,因为第二页上写的不是字,而是画着一副图,一副人体穴位图,这副人体穴位图只标记了二十四个穴位,有、玉枕穴、天柱穴、风门穴、膻中穴等等。

对于穴位,卫天维并不懂,但他记得金庸先生的《侠客行》主角石破天就是从侠客岛壁上的蝌蚪文字误打误撞顿悟蝌蚪文字与内息相关是一些经脉穴道的线路方位,从而练就绝世武功的。

难道这标记好的二十四个穴位就是经脉穴道的线路方位?但是这首古诗都是正楷,不是用蝌蚪文写的呀?

卫天维怀着狐疑,翻看第三页,第三页也是一首古诗,是唐代诗人王维的《少年行》: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

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一身能擘两雕弧,虏骑千重只似无。

偏坐金鞍调白羽,纷纷射杀五单于。

汉家君臣欢宴终,高议云台论战功。

天子临轩赐侯印,将军佩出明光宫。

卫天维看了一下没有再读,而是翻看第四页,他猜想第四页也是一副人体穴位图。果然,第四页真的是一幅图,但奇怪的是这幅图只标记十六个穴位。

卫天维没有细看,继续翻页。

第五页是古代诗人令狐楚的《少年行》,第六页则是只标记了四个穴位的人体穴位图;第七页却又是《少年行》,只不过作者是李白,第八页也是人体穴位图,只标记了八个穴位……

卫天维一页一页翻看浏览,他发现这本无名武学书,共有十九八页,有十页是古诗有九页是人体穴位图。有八首古诗描写的都是古代游侠的诗句,最后一首则是李白的描写爱情的《长干行》: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十六君远行,瞿塘滟预堆。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

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忆妾深闺里,烟尘不曾识。嫁与长干人,沙头候风色。五月南风兴,思君下巴陵。八月西风起,想君发扬子。去来悲如何,见少离别多。湘潭几日到,妾梦越风波。昨夜狂风度,吹折江头树。淼淼暗无边,行人在何处。好乘浮云骢,佳期兰渚东。鸳鸯绿蒲上,翡翠锦屏中。自怜十五馀,颜色桃花红。那作商人妇,愁水复愁风。

这首《长干行》用了两页纸张,诗后的那一页人体穴位图标记了五十四个穴位,是九页人体穴位图标记穴位最多的一页,其余的八页人体穴位图有的标记二十四个、有的标记四个、有的标记八个……总而言之,卫天维发现人体穴位图是根据每一首古诗的诗句数来标记多少个穴位的。

浏览完无名武学书,现在,卫天维已经肯定这些标记的人体穴位图就是内息经过经脉的穴道,而无名武学书应该是属于内功心法,但是,因为人体穴位图只标出穴道而没有连线,也就是说,内息从哪里起,经过哪里,到哪里为终点,无法可知,如果乱来,岂不是有可能走火入魔?

卫天维沉思片刻,还是决定先不学无名武学书上的内功心法,一是他不懂穴位,身体有哪些穴位,穴位在哪里他都不知道,虽然书上已表明了位置,但是要清晰地记住位置还是有困难的,他要完全掌握人体穴位才学。二是他认为自己有神力,内功心法学不学无所谓。自己轻轻一脚能踢飞一个人的气力,有多少人能抵挡的住?除非那些练了内功的武林高手!

卫天维把无名武学书放回小箱子,拿过《杀手培训》,开始翻看。

借用金庸先生的点子,觉得很不好意思,不知道会不会侵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