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朱槿扶桑

月湖赏荷

朱槿扶桑 莫非是我 3365 2013-07-16 10:41:47

  锦城的上空漂浮着许多棉白的云朵,抬眼望去,那一片片一朵朵,似白马似兔子又似月湖的白莲一直开到了天上。仲夏的日头也因着层层白云的阻隔变得温和,微风携带月湖的荷香扑面而来。

于韶闭眼深吸着带荷香的空气,心中不由得催促着马儿快点驮车到达月湖,时间在等待和焦急中被无限拉长。

而后面的这辆马车中,朱槿与朱玉正有说有笑。朱玉毫不掩饰自己对于韶刚萌生的爱慕之意,对着朱槿侃侃而谈:“小姑,那于公子长的真好看,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男人都要好看,我本来以为哥哥们已经算是世上顶好看的男人了呢,怎么还有更好看的!”

朱槿看着朱玉眼中尽是迷恋之色,不由笑道:“怎么,咱们家朱玉谁都看不上,却对这于公子动心了么?”

“才不是……”说完,天边的红霞似乎都跑到了朱玉的脸颊上。艳若桃李的脸上小嘴嘟起,头也偏向另一边,跟朱槿赌起气来,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被戳中了心事,亦或是两者都有。

“于公子少年有才,俊秀无双,也难怪你会喜欢呢,好玉儿,莫生气。”朱槿见朱玉真的赌起起来,不由出声安慰。

“小姑,你把于公子说的这么好,莫非你也喜欢于公子么?”朱玉惴惴不安的试探道,少女的心事总是这般令人难以捉摸。一方面她自小跟朱槿要好,希望朱槿嫁个好人家,一方面又觉得如果朱槿真的嫁给于公子,那么自己是肯定要伤心的了。朱玉再纯真,在包氏每日的念叨下,也知道这于公子必定是要从她们两人中选一个娶回家的。

“怎会,于公子虽然好,但是不是小姑喜欢的类型呢,你若真的喜欢他,小姑帮你嫁给他好不好?”朱槿本来就对于韶无感,如今见自己的姐妹真心喜欢他,便心生一计,循循善诱道。

“真的么,那太好了,小姑你一向比我聪明,既然小姑你都说帮了,肯定有办法。”朱玉一听这话连忙拉着朱槿的手臂撒起娇来。

“好,好,肯定帮你,不过要委屈下你牺牲点名节,你可愿意?”朱槿温柔的抚摸着朱玉的手背,而更加温柔的是她的语气。如果有人能看到朱槿的微眯的眼睛,若有所思的神色,一定能猜到这是在酝酿一场阴谋,可惜低头沉醉快乐中的朱玉并未有丝毫察觉。

“那小姑,你要如何帮我呢,是什么办法,你快点说啊!”朱玉抬头祈盼的看着朱槿,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仿佛朱槿的眼睛里就有答案。

“别急,等我觉得可以行动的时候,会叫你的,你只要遵照我的嘱咐就行,难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小姑嫁到邺城去么,小姑可是只有你这么一个玩伴了呢,你走了我会十分想念的。”朱槿淡然的安抚着朱玉。

朱玉连忙点头:“好的,玉儿一定听小姑的,以后玉儿嫁给于哥哥也会常常回家看望小姑的。”

听听,还没嫁呢,就一口一个于哥哥,一口一个回来看望呢,仿佛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一般,小孩子就是好哄,朱槿如是想。

正思索间,马车停了下来,车夫向内喊道:“小姐,月湖到了。”

朱槿和朱玉相携而下,此时,于韶也下了车,往这边走来。

“两位小姐,这厢有礼了,小生早闻月湖美名,却不知这月湖是怎么个玩法?”于韶询问道。

“这月湖中间宽阔,两头狭窄,整体弯成一弧,正如天上初月,湖州荷花盛开,不如我们就去赏荷,公子意下如何?”朱槿首先出了出主意。

“那就听小姑的,去赏荷吧。”还未等于韶回答朱玉抢先答道,不过没人会因为美丽可爱女子的抢答而感到不快的,于韶亦如此。

“好,那我们就去赏荷!”于韶见朱玉天真烂漫如同自己家中那个无法无天的小妹,莞尔一笑。

一行人谈笑间来到了月湖游船码头,码头上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岸边停靠各色游船,有人工手摇小木船,有带舱的中等船只,还有富丽堂皇的画舫。

“于公子!公子留步,若公子不嫌弃,我们乘坐手摇小船如何,近距离观赏荷花的同时,也可让船夫多挣点小钱以添家用。”朱槿看到岸边停靠的各色小船,又看着正向画舫走去的于韶,不由开头叫道。

于韶闻言,在心中感叹起朱槿的善良,多少富家小姐只知挥霍却不知民生疾苦,难得她一片赤诚,便答应她又何妨。

“槿小姐不仅美貌,且心地善良,如此,便依小姐之言。”于韶诚恳夸赞。

一行人分两批上了小船,一艘上坐的是朱槿、朱玉和于韶,另一艘则是三人的奴仆。两辆小船在船工的滑动下,慢悠悠的驶入了月湖的荷花深处。

唉乃的船橹声合着哗啦哗啦的水声,似一首静谧的摇篮曲,直摇的整个人都进入了空濛。两旁荷叶随风摆动似少女绿色的裙裾飞舞,白色的荷花盈盈而立宛若美人娇羞的柔荑邀约,花瓣尖头那一抹灼灼的桃红直烧到了心底里,暧昧丛生,

微热的空气熏得朱槿的脸有些发烫,红艳艳,宛如荷花苞尖上的那抹桃红,朱槿侧身双目痴迷的看着千姿百态的荷花。落在于韶眼中的便是这样一幅绝美的画卷,如果有纸笔,他一定会细细的描下作为永恒的眷赏。

“水中仙子并红腮,一点芳心两处开。想是鸳鸯头白死,双魂化作好花来。”没有纸墨作画,却有双唇吟诗,于韶不愧是出名的少年才子,绝妙小诗,信手拈来,却不知这水中仙子夸的是花还是人。

“于哥哥果然好文采,一听就是首好诗呢,我喜欢仙子,也喜欢鸳鸯。”朱玉更加迷恋的看着于韶,要知道女子无才便是德,大房从来教得女眷都是妇容妇德,又认识几个字罢了,哪里会请先生教他们诗词歌赋呢。

“傻玉儿,你于哥哥说的是并蒂莲呢,你看那里,是不是就有一朵!”朱槿听了朱玉的仙子鸳鸯论指着不远处的一朵并蒂莲笑道。要知道,朱槿的外祖父章衍是地方上小有名气的学者和教书先生,而朱槿的母亲章蕙也是读过一些书的。朱槿呢,从小耳濡目染,加上自己好学,存得满腹诗书,只是不轻易显露而已。

于韶见朱槿一语道破,心中更添爱慕,如今看来这位朱槿小姐可是貌美良善还富有智慧。

那摇橹的船夫看着这一船年轻的公子小姐,一个赏着荷花还算正常,一个看着美人,美人却不看他,还有一个,她看着他却未发现他看着另外一个她。如今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奔放了,船夫想到这里不由得露出一个无奈又理解的笑容。

突然,小船似乎撞到什么,摇晃了一下,晃的幅度有点大,导致赏荷入迷的朱槿身子一个不稳几乎要跌下船去。于韶见此顾不得自己也在船上,身子前倾一手牢牢抓住了对面的朱槿,好在两人都没有落水。于韶迟迟不放开朱槿的手臂,迟到朱槿娇嗔的看了他一眼,这才慌乱的收回身子,手中还残留着心上人的余温,似有一股蜜意甜到心里。

而适才朱玉的一声惊叫于韶根本没有听见,满眼满心都是朱槿,幸会朱玉自己牢牢的抓住了船沿才稳定下来。而朱玉此时也察觉到空气中的不对劲,为什么于哥哥都不拉坐在他身边的我,反而去拉离他更远的朱槿小姑呢。也许是小姑的处境比我危险吧,朱玉自我安慰道。不过看着于韶俊逸的脸庞,朱玉心里的疑惑和不快立马消失殆尽了。

那一瞬间于韶的眼中的关心、着急、爱慕,朱槿尽收眼底,很久以前朱槿便喜欢过一个人,当然知道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怎样的炽热。朱槿心中暗叫不好,看来计划要早点实施了,朱玉这样的性格嫁到于家公婆也会喜欢的。时间长了于韶自然也能淡忘自己,喜欢上朱玉,毕竟现在只是见过几面,感情不会太深。

这边于韶却想着,母亲叮嘱只可在朱家驻留四、五日,既然自己已经人定朱槿为妻,便要早早表明心迹,回家准备聘礼才是。

天色将晚,一行人乘坐马车回到了朱家,朱玉困乏先行离去。客房与六房有一段同路,因此于韶与朱槿并肩而行。

“槿小姐,于韶有几句话想让小姐知道。”于韶做出了决定,鼓足勇气说道。

“于公子但说无妨。”朱槿还是那么心无波澜。

“想必槿小姐也知道,小生此次前来是为了寻觅良配,如今,如今小生觉得槿小姐你美丽聪慧,正是我于韶心目中的好妻子。”于韶咽了下口水,继续说道:“如果槿小姐也是一样的心意,韶明日便禀明朱家祖,以邺城朱家所租的商铺地契为娉,八抬大轿娶你过门。”说完,重重吁了口气,宛若放下千金重担。

“怎么,公子觉得见过三次面,便可以认定是你的良配么?美丽聪慧的人或许有不堪的过去,又或许有丑陋的内心。你真的确定自己能够接受么?”朱槿最是讨厌以貌取人,这世上怎会有一见钟情,三件定终身这样的蠢事,不过是被我的外表迷惑罢了。

于韶定定的站在那里,直到朱槿消失在石板路的尽头,依然毫无反应。他想过很多种结果,怎么都不会想到朱槿会是这样的反应,难道喜欢一个人的美丽聪慧有错么?难道她不是美丽聪慧的么?不堪的过去,丑陋的内心又是什么?她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她似乎不喜欢我,又是为什么?无数个为什么在于韶的心中呼啸着来来去去。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于韶终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不管她是不是喜欢我,只要我喜欢她就够了,只要我一直对她好,她也会钟情于我的。

为了她,我愿意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