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朱槿扶桑

几家欢乐

朱槿扶桑 莫非是我 1698 2013-07-16 10:41:47

  这一日,触目的满眼都是红,红的地毯,红的灯笼,红的喜字窗花,就连院子里的树上都挂上了红丝带。

红的像绝美的扶桑花,是的,扶桑花。朱槿想,自己是有多久没有想起扶桑花,身边的人都以为自己喜欢的是粉色的木槿花,温婉随和,但没人知道其实自己喜欢的是赤红的扶桑花,热烈奔放。甚至连自己的贴身婢女都不知道,隐藏的太好,没人交心,注定更寂寞。

扶桑花是木槿的一种,它的另一个名字叫做朱槿。曾经有人夸自己像一朵盛放的扶桑,花瓣翻飞,花蕊诱人。果然,如同扶桑的盛放只能维持一天一样,自己热烈的情爱也只持续了那么一年,而已。如今,连比自己小一岁的玉儿都出嫁了,自己却又能否再次对某一个人敞开心扉。

这一日,整个朱家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人声鼎沸,奴仆成群,个个喜笑颜开。

旁人越是热闹,朱槿的内心越是落寞,踏着花园里的石板,一片又一片,来到朱玉的院子门前,强扯起一抹微笑走向院内。

锦城有一个习俗,姑娘出嫁时,可以邀请自己的未出嫁的闺中密友给自己钗一支发簪,朱槿正是为此而来,朱玉邀请了她。

“想不到我们的玉儿化了新娘妆是这么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就不信那于公子不会迷恋我家玉儿,看这眉眼,啧啧……”包氏在一旁不停的夸赞着自己的孙女,想着孙女要是嫁过去以后生个男胎,说不准就能继承于家偌大的家业来,听说那于韶可是于家的长子呢。

包氏越想越美,咧开的嘴巴几乎笑的都要抽了筋去,正得意间,一个转头却见院门处进来的朱槿,就要拉下脸,但由于之前太过忘形,表情一个没收住,使得一张老脸扭曲起来,要说多丑有多丑。因此,包氏更加愤怒了。

“你来干嘛!”包氏如今得意了,说起话来越发不管不顾,语气里的厌恶和不屑都没有心思再去掩饰了。

“奶奶,是我请小姑来为我添发饰的!”朱玉满脸红妆,欢快的说道。

“不行不行,怎么可以请她来添发饰,添发饰的人一定要福贵吉利的才是,怎么能请个伤风败俗的,这样会影响喜气的!”包氏由于自己的孙女成功的嫁入了于家,愈发鄙夷起朱槿来。想前一段时间,老爷为了这事还特意派人把她接回家,就这种货色,还想跟自己家玉儿争夫婿,越想越气,几乎就要使人将朱槿赶出院子去。

“大伯母,槿儿此来只是为了看看玉儿而已,槿儿自知福薄不能为玉儿添发饰,如今已见到玉儿了,槿儿这就告退。”朱槿脸上笑的愈发温婉,一双手却握紧了藏在袖子里,指甲几乎要嵌入掌心,只有这样刻骨的痛,才能让自己记得一次又一次的羞辱。

“小……”朱玉开口挽留,小姑二字尚未出口,已被包氏眼神制止,到底也没再强求。

“还算她识相!”包氏悻悻道。

这点小插曲并不能影响朱玉待嫁的喜悦心情,吉时一到,朱玉便随着接亲的队伍往码头去了。锦城到邺城最快最方便的就是水路,所以只能走码头。

朱家豪门大喜,整个锦城都跟着喜气起来,街头小巷议论纷纷。云明的日月酒楼里更是讨论的热火朝天。

“诶,你听说了没,朱家这次是赚大了,听说大房的孙女嫁了个很有钱的金龟婿呢!”坐在大厅圆桌上的某位中年男子长相猥琐,率先起了话头。

“是呢,是呢,听说那男的家里可有钱了,拥有邺城超过大半的旺铺啊!”另一男子一听这事,顿时也开了话匣。

“我还听说啊,朱家原本想嫁的是六房的那个女儿呢!”又有一人加入讨论,这等机密若不是朱家仆人,外人哪有这么容易晓得,保不准此人就有亲戚在朱家当值。

“六房的女儿是不是就是两年前被赶出去的那个啊?”说起六房的女儿,八卦谣言更是接踵而至。

“可不是么,一个姑娘家的居然做出这种事情,实在败坏家声,难怪人家看不上她。”有人落井下石。

“这下可惨咯,好不容易翻身的机会又溜走了,保不准要成老姑娘咯。”有人居然还幸灾乐祸起来。

若朱槿听到如此不堪入耳的市井流言不知要作何感想。朱槿做何反应是无法得知的了,但是碰巧云明听见了,云明不免好奇推理起来。

假若朱槿正如这群人所言,处境不堪,应该好好抓住机会把自己嫁出去才是,为何又要将于韶推给朱玉。于韶风度翩翩,照理没有女的会不喜欢这样的才子啊,何况才子还多金。莫非是因为她与那个朱玉很是要好,所以要帮助她?不会,不会,这女子阴险狡诈,绝对不会这么好心,而且看上去她跟朱玉也没有要好到那种地步。那她究竟是为了什么,人们口中的败坏家声的事到底又是什么?

这个女子,似乎有很多秘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