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朱槿扶桑

设局引诱

朱槿扶桑 莫非是我 2368 2013-07-16 10:41:47

  如今,三房仗着老爷子的疼爱是愈发猖獗了,以后老爷子过气了,朱家其他几房的日子估计要更加难过了。

朱槿这几日都在关注三房的动向,想找到三房的什么弱点,趁机下手。可惜三房实在狡诈又谨慎,唯一让朱槿觉得可疑的是,三房的小儿子朱可杰原本是负责府中日常物件采买的,但是最近几日却一直在自己的院子里呆着,这根本不符合常理。负责买办的人自然每天都要出去,而且从观察来看似乎有人一直盯着朱可杰,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一早,朱槿白嫩细长的手指便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桌子,若有所思,终于她叫了宣宣进门。

“宣宣,我有事问你,你最近在府中走动有没有听说什么关于三房的小儿子可杰的消息,谣言也可。”朱槿严肃的问着宣宣。

“唔,好像是说什么最近可杰孙少爷一直被关在家里呢,他爹不许他出门,要闭门思过什么的。”宣宣回想了近日所闻,终于回想起一星半点。

“你可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再具体一点。”朱槿急切追问道。

“具体奴婢也不知道,只是隐约听到几个词,说是什么好赌,输钱之类的。”宣宣犹豫的回答,毕竟听的不真切。

“这就够了!”朱槿闻言狂喜,眼中散发出的炙热光芒仿佛可以燃烧前路阻挡的一切障碍。

一个负责采办的人,手里其实还是有很大的权利的,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有很多油水可以捞的职位。如果只是输一点钱,根本没必要这么严厉的处罚他,一定是出了大事,说不准还是挪用了家族公款。哼,想把这么大的事情瞒下来,偏不如你们的意!

用过午膳,趁着大家都在午休,院子里的人稀稀拉拉,朱槿带着宣宣从侧门偷偷溜出了家门。

主仆二人顶着烈日撑着阳伞在锦城最繁华的地段四处走动,一圈下来,终于找到了锦城最大赌馆,馆内人声鼎沸,站在很远的地方也能听见里面买大买小的叫喊声和摇骰子的声音,一刻钟内便有十几二十个人进进出出。朱槿凑在宣宣耳边说了几句话,宣宣立刻会意走上前去。

“这位大哥,我家夫人派我来寻我家少爷,不知能否进去一看?”宣宣故作焦急又胆怯的问道。

“走开走开,这里没有你要找的少爷,赌馆一律不准女眷入内,快走!”那守门的彪型大汉不耐的挥手驱赶着宣宣。

“真的没有么,我家少爷是朱家三房的可杰少爷啊,这位大哥您再想想?”宣宣一边和颜悦色的问道,一边还塞了一锭银子到大汉手中。

那大汉拿到银子,掂量了下,心想透露顾客的信息赌馆的声誉受不受影响跟老子无关,但这锭银子现在是属于老子的。于是略微收起脸上的不耐,回答道:“那朱家少爷确实不在,前一段时间倒是老来,还输了一千两银子,正琢磨着这几日出了新玩法怎么都不见人呢,姑娘你还是去别处找找吧!”

朱槿得到宣宣的回答,心想,果然如猜测一般,这下就好办了。当下主仆二人回到朱府,立即展开了行动,朱槿让宣宣买通了伺候在可杰院外的两名看守侍卫,如果计划实施成功,估计很快就可以使三房安静好一段时间了。

那两名侍卫故意在可杰在院内走动的时候,用细小但是又能使其听见的声音说起事先安排的话语。

守卫甲说道:“诶,你听说没,城里最大的赌坊又出了种新玩法呢,听说很是新奇啊!”

守卫乙回答:“可不是么,昨天我还从六房那边的侧门偷偷溜出去凑热闹了呢,那新玩法,赌的可大,要是赢了,能几辈子都不愁吃穿啦,有个人昨天赢了万两白银呢,羡慕啊!”

朱可杰被关禁闭好几天,早已毒瘾难耐,如今听说居然可以赢万两白银,想着自己要是赢了,之前的一千两也可以填补了,父亲也不会责怪自己了,大不了赢了这票以后再也不去了。每个赌徒都是这种心理,就是迫切的想赢一票,而且朱可杰一直觉得自己赌技很好,输的那一千两只是运气不佳而已。他哪里知道赌坊为了吸引赌客前期都是故意让赌客赢,这样赌客们就更加自满,想要沉迷其中也就是几日的事情。

朱可杰听说侧门可以溜出去,更是心痒,趁着两名守卫不注意,搬来凳子翻了围墙出去,直往侧门而去。

朱槿整个下午都透过院墙上的雕花石窗远远的看着侧门,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朱可杰果然偷偷的从侧门溜出去了,这下有好戏看!

朱槿不知白日里她在街上四处走动,最终在赌坊门前停留的一幕被酒楼上的云明正好看见。云明心想,炽热午后,名门千金为何要来到赌坊这样肮脏的地方,这女人又要害谁!

云明正想着此事,远远的传来打骂的嘈杂声,起身往窗外看去却见斜对街的赌坊里扔出一个人来,那人蜷缩在地上动也不动,伤的似乎很是严重。此时身旁的掌柜也看见了这幕,不禁摇头叹息起来。

“怎么,你认识此人?”云明问道。

“此人是锦城大户朱家的孙少爷啊,三房的小儿子,以前负责买办的,因此小人认识,前段时间还经常来这赌坊呢,已经有好几天没来了,怎么今天又来了,估计输的够呛,不过大户人家这点钱还是有的,唉,要是子孙后代都这样,再大的家产迟早也要败光啊……”掌柜的似乎是年纪大了,一提起子孙后代的德行问题就滔滔不绝起来。

一旁的云明却早已陷入沉思,不会这么巧合,一定与那女人有关,没想到她居然一点亲情不顾,出手快且狠,到底什么环境养出此等女儿来!

朱可杰是被人抬回来的,这件事情再也瞒不住,惊动了朱家家主朱桓。要知道朱桓平生最看重的就是钱财,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就是败坏家产。得知此事后朱桓震怒,下令彻查朱可杰买办期间所有账务,发现有不少大笔亏空,更是怒不可遏,几乎要用那龙头拐杖敲碎了这忤逆孙子的头才解气。

朱桓的火气到底还是被人劝了下来,修生管着朱家这许多年也一直没犯过错,只是这次买办的事情必须要其他几房也分一杯羹了,互相监督才不会隐私舞弊。二房夫妻具是懦弱无能之辈,五房夫妻双亡,只留下一对未成家的儿子,买办的事情自然是要三房和四房共同承担了。三房包氏和四房刘氏向来水火不容,自此三房和四房互掐起来,两房主母忙的不可开交,根本无暇顾及六房的动向。至于二房和五房,在朱槿看来根本不值一提。

似乎一直不眷顾朱槿的老天也开始偏向朱槿这边,事情发展的出乎意料的顺利。

暂时解决了内忧,也要帮助母亲分点生意上的担子了,谁让弟弟还年幼呢,反正自己也无心婚嫁了,朱槿如是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