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朱槿扶桑

谋求新路

朱槿扶桑 莫非是我 2633 2013-07-16 10:41:47

  七月的日头越发毒辣了,往日清冷的店铺如今更是门可罗雀,朱槿这几日心头憋闷的很,这样的生意,又有什么帐好查的呢。辰弟八岁了,原先的只教启蒙书文的先生也该换个新的了,如今这个到底是便宜,教课的水平估计都比不上自己。朱家虽然都住在一起,实际上却早就分了家的,各家都顾自己的日子。谁先成家谁就从家族中拿出自己的那份子单独经营了,轮到自己的父亲的时候,好的住处和店铺早就被那群蛮横的嫂子们挑光了。

说自己是朱家子孙,倒真是个笑话,锦城人估计打死都不相信朱家六房可能比锦城大部分人家都要穷苦,唯一的区别只是朱家六房住在大房子里而已。分给自家的店铺,几乎都是亏损的,好不容易掰直了盈亏,开始有点起色,却又要有人眼红了。四房原本以为留给六房的都是些顶差铺子了,断不会再有什么生意,即便想发迹,也是咸鱼翻身,不可能!俗话说贫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人寻,便是这个理,朱家人从来不把穷亲戚当亲戚,亲兄弟也不可以。偏偏修顺还非常尊重他那一帮兄嫂,也不知道是太老实,还是从小受惯了他们的使唤,从心底畏惧他们。

眼看店里的绸缎存货在梅雨期过后几乎堆积的就要发霉了,却不知如何是好。朱槿正踌躇着望着街边,天气实在太热了,路过的少女们都手拿丝帕搽拭额头的汗水。丝帕?忽然朱槿灵机一动,原本低沉的双眸也发出亮彩来,对啊,怎么没想到,丝绸卖不出去可以做成成品啊。不仅仅是丝帕,还有衣服、鞋子似乎都可以。

说干就干,当下朱槿就让店里的伙计整理出了那些不走俏的库存,跟宣宣两个人绣起丝帕来,寻了时下最热门的花小样对着绣,一天下来两人也能绣个三四块丝帕。就这样过了三四天凑够了十几块漂亮的丝帕之后,就在店铺门口挂了个小架子叫卖起来,不成想只一日功夫便全卖光了,所得银两是单卖绸缎的三倍。大抵是因为启朝风调雨顺,国富民强,大家都十分富足,这种小东西已经懒得自己绣了。

朱槿立刻觉得这事,有利可图,甚至发动了店里伙计们的女眷以及府中的丫鬟老妈子们也一起绣,答应每绣一块丝帕便给十文钱。伙计们一听哪有不应的道理,家里的女眷们平日里也就洗衣做饭罢了,闲着也是闲着,赶紧动员自己家里人领了铺子里裁好的绸布回家绣花。至于府上的丫鬟老妈子有些工作清闲的也忍不住心动想赚点小钱。就这样几日功夫靠着第一批绣帕便赚了好些银两。

小试牛刀就能轻松盈利,尝到了甜头的朱槿不由心更大了。如今只是小规模而已,而且仅限丝帕,还有成衣没有涉足呢。丝帕到底是小物件,再怎么样也挣不了大钱。不如就做衣服试试看,反正库存的绸布不用也是发霉了,可是一时间该如何启动呢,不如先去锦城其他成衣店逛逛吧。

当下朱槿便带着宣宣又在城中四处逛起街来,发现城中还是绸布庄居多,即使是成衣店也只是一些常用的老土的款式,大概富贵人家还是要讲究定制!那么我就要做富贵人家小姐看得上的衣裙,怎么做呢?

“小姐,明日便是七夕呢,你是不是忘记了,咱们也去月老祠参加庙会吧,听说晚上还猜灯谜,可热闹呢!”朱槿正冥思苦想间,宣宣却突然开小差说起七夕来,到底是年轻女孩,没有一个不想去求月老牵红线的。

“你啊,尽知道玩,你家小姐我去庙会就能遇见好姻缘么,若是你少女情动有意去求红线我倒可以陪你一去!”朱槿不由取笑道。

七夕,少女,对啊,七夕庙会那天女眷最多,去看看如今大家穿的都是些什么款式的衣裳,临摹下来,再改善下款式做出来,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朱槿如今是一门心思赚钱,根本想不到其他的事情,这世上的良缘又怎能求月老就可以得到,手上的红线系的多牢,线断的时候腹内便有多断肠。

“宣宣,明日我们去庙会吧,带上纸笔,我要去临摹小姐们的衣裳款式。”朱槿木光游离却还不忘吩咐宣宣。

“哪有这样的,不想嫁人也就算了还要去庙会做这种差事,小心真的嫁不出去!”宣宣小声嘟囔着,活像闹别扭的小孩,朱槿看着她那可爱的模样却是笑出了声。

要说锦城一年中最热闹的日子,除了春节和元宵就属七夕和中秋了,此刻锦城的月老祠正沐浴在全城少男少女酝酿的爱河中。月老祠边的爱河中飘荡着各色莲花灯,灯上都贴着一张纸签,那是少女们最纯洁美好的愿望!

月老祠的前院有一颗巨大的樟树,树围足足要三人张开手才能圈住。樟树上窸窸窣窣的响着情侣们挂的名牌,相传只要相爱的两个人在两块竹板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用月老祠的红线两头分别系住竹板上的圆孔,高高的抛上树顶,两个人就会一辈子在一起,不离不弃。

说起月老祠的红线,让多少锦城女子趋之若鹜,除了可以系名牌之外,经常有人来悄悄求了去编织成扇穗或者绳结,或者直接缝到荷包里送给自己的心上人,以求月老显灵牵住两人的姻缘。

朱槿跟宣宣沿着最热闹的花灯街来回走了两遍,终于找到一处比较好的位置可以临摹少女们的衣裳,难得的是这里灯光明亮便于观察。主仆两人躲在一个猜灯谜的摊位后面,给了老板一两银子,那老板便再也不管她们,随她们去了。

朱槿入迷的看着各色装扮,连忙摊开画纸快速的描绘起来,原来现在流行腰带上缀琉璃或珍珠,袖口也不再是单一的广袖了,有蝴蝶袖、荷叶袖、花瓣袖,衣襟上的纽扣也有很多花样,衣服的绣花和颜色都十分华丽……要知道七夕是少女们幽会情郎、求姻缘的日子,穿着打扮自然比平日里用心很多,朱槿觉得自己今日这趟月老祠总算是没白来。

云明像往常一样又到日月楼查账了,顺便交代掌柜一些管理技巧。那掌柜人到中年,自家儿子也跟云明一般大,看云明的时候不由多了份慈爱,虽然云明总是一脸冷酷,又能力超群,终究是个年轻娃子。

“少爷,今儿可是锦城一年中最热闹的几天之一呢,难得你凑上了,不如去月老祠的七夕庙会瞧瞧吧,咱锦城地灵人美,说不得就有哪家的好女子能瞧上眼呢!”议事完毕掌柜的满脸都是意味深长的笑,唆使着这位冷酷少爷去一去暧昧温柔乡。

“不必了,这就回去了,如今住在外祖父家,不宜晚归。”云明心中一暖,说出的却依然是拒绝的话。要知道家中长辈只会跟自己说,要时刻记得自己的身份,玩玩可以,但是娶妻一定要门当户对,从来也不会说什么两情相悦,掌柜的这句话倒是颇有平常人家温馨的父子情谊,而这种温馨恰巧是很多大户人家最为缺少的。

云明踏出酒楼时,天色已晚,月色凄迷,似乎还漂浮着朦胧的白雾,不知为何,他无意识的朝着月老祠的方向走去。也许他只是想去感受一下平头百姓的男欢女爱,他从不知爱情为何物,自己的父母,自己的祖父母都是家族联姻,有的只有相敬如宾举案齐眉,根本没有什么鹣鲽情深相濡以沫,自已作为右相府的长子难免也要走上这条早已铺好的路。

爱情,真的那么美好么?美好到可以让一无所有的人觉得幸福?云明的脚步跟着他的思绪,离月老祠越来越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