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朱槿扶桑

落水之计

朱槿扶桑 莫非是我 3106 2013-07-16 10:41:47

  是夜,月色低迷,落在朱槿的闺房窗前,苍白静谧。朱槿自打回房后就一直静静的望着窗格发呆,连蜡烛都忘记点,甚至连母亲的敲门声也恍若未闻。章蕙还以为女儿整日游玩身体疲乏,见屋内烛火未燃,猜测朱槿是就寝了,因此也没有再来打扰。浓重的夜色里,朱槿黑色的眼睛就着月光看去益发的光亮,她要把这个计划快点实现,顾不得完美不完美了,只要能实现,赶在于韶禀报老爷子之前。

如果老爷子知道于韶钟情自己,说什么也会把自己嫁去于家的,五花大绑塞到轿子里都有可能,孙子孙女他多的是,从小也不管不顾,根本没有孺慕之情。如果卖掉一个自己一向不喜欢的孙女,就能换来邺城店铺的地契,只怕会高兴的跳脚。

抛开老爷子不说,母亲这边也不好交代,于韶要是不喜欢自己也就罢了,如果他有意娶,我还推开他,母亲肯定会对我失望的。振兴六房固然重要,但也绝对不是用这种办法,不甘心那!莫非我朱槿就这么福薄,不值得拥有爱情?为何我喜欢的那人却偏偏不肯跟我在一起!朱槿的心里偏执的呐喊。

朱槿几乎一夜未睡,只在凌晨时分抵不过困意眯了一个时辰。一大早朱槿便洗漱完毕,用珍珠粉掩饰了深深的眼下,用胭脂遮挡了憔悴的肤色,待到大部分人都已起身,带了随身侍女宣宣,便急冲冲地往朱玉的住处走去。

这一边,公子云明听闻好友正在锦城朱家,便前来拜访。锦城另一大户张家便是云明的外祖父家。

当云明身着黑色金丝蝠纹锦袍,腰系暗金螭纹腰带,头戴镶金牙冠,站在朱家门前时,看门的家丁被那冷冽的目光一扫,几欲流下冷汗。再看云明身后的护卫,身材精壮,目不斜视,更是连问话的声音都颤了:“不知这位公子,不知您要找哪位?小的马上进去通传!”

“于韶!”云明惜字如金,冷冷回答。

那家丁眼睛转了几轱辘,才想起近日府中来了贵客,好像就是什么于公子,想必就是这位了。

“公子请随我到偏厅稍后,小的这就去禀报于公子。”那家丁连忙堆起满脸的笑意做了个引路的姿势,要知道,贵客的朋友肯定也是贵客,况且这位公子虽然巨人千里之外,但却贵气逼人,肯定不是一般人,不敢有丝毫怠慢,否则丢了饭碗可就冤枉了。

于韶正愁恼是否要尽快向朱家家主禀明自己心意,却听有家丁前来通报说是外边有人找,正在偏厅等候。

“可知找我的是何人?”于韶跟着那家丁走向偏厅的同时,疑惑的询问。

“这个……小的不知,那位公子一身黑袍,神情冷漠,小的哪里敢多问。”家丁想起那煞神一般的男子,后背都冒起鸡皮疙瘩来。

于韶闻言,顿时大喜,一定是云明来了,前段时间还听他提起要来锦城外祖父家,想不到这么快就来了。想到这里,加快脚步,向偏厅走去。

“云明,云明,你来啦!”于韶远远看见偏厅里那抹黑色的身影,便高声喊道,神情兴奋,刚才的烦恼的事情在见到好兄弟的霎那间全都烟消云散了一般。

“嗯,听说你在这里,我来看看。”云明简要的答道,其实两人有一段时间没见了,由于两家一直保持着通信,所以两人都知道对方的行踪。

“走,好久没见,我们出去喝两杯!”于韶上前重重拍在云明的肩上。

“好。”云明点头答道。

“你这惜字如金的性格还是没变,真不知道以后什么样的女孩子才会喜欢你。”于韶见云明表情淡漠不禁取笑道。

“你应该担心我会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见兄弟取笑,云明淡定的反驳。

两人说笑着迈出偏厅,往大门方向走了没几步,却看到一旁小道上急冲冲跑过来一位侍女,这侍女正是朱槿的贴身丫鬟宣宣。

于韶见宣宣如此紧张,忙问道:“宣宣,你怎么了,是不是你家小姐出事了。”

宣宣大口的喘着气答道:“于公子,不好,不好了,我家小姐,她,她落水了。”心中却想着,朱玉也是我家小姐,我没说错,你理解错就怪不了宣宣啦,何况小姐对宣宣恩重如山,她叫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的。

于韶一听大惊失色,连忙朝着朱家唯一的水池飞奔而去,半点也记不起身边还有至交好友云明了。

千万,千万不要出事,槿儿,槿儿,撑住,等我,于韶在心底疯狂的呐喊,他还没用八抬大轿娶她过门,还没有叫她夫人,没有为她画眉,还没有生一堆可爱的娃娃,还没有……这一刻,于韶觉得自己的未来似乎正在崩塌,三次而已,这感情却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很多很多,多到连自己都匪夷所思。

于韶终于奔到了池边,见池中有少女的手伸向水面,浮浮沉沉,剧烈的水泡不停的冒着宛若沸腾的开水。于韶的心也跟着沸腾了,一个纵身跳入了水中,捞起少女就往岸边奋力游动。

而此时,岸边已经聚满了人,在家中呆着的朱家人的几乎全部赶来了,甚至惊动了朱桓,朱桓拄着拐杖笃笃而来,焦急的等在岸边。

“上来了,上来了”岸边的人登时大呼起来。修致的妻房包氏更是凄厉的吼着:“玉儿,玉儿,是不是我家玉儿。”

于韶抱着朱玉上了岸,此刻他身心憔悴,大口的喘气,还未来得及查看怀中人儿的状况,他只是视若珍宝的紧紧抱着。

众人伸颈望去,却见于韶怀中抱着一名粉色衣裳的少女,发髻凌乱,衣衫尽湿,曲线毕露,白嫩如玉的胸口还轻微的起伏着。

朱玉吐出几口池水,茫然的睁开眼睛,看着抱着自己的于韶,怯生生的叫了声:“于哥哥。”

于韶如遭雷击,一把放下了手中女子,心中有浓浓的不解。朱玉在这里,那么他的槿儿呢。

朱玉刚回过神来,却突然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此时朱槿连忙几个大踏步,跨到朱玉旁边,蹲身为她披上了一件女式外衫。

“于公子这是何意,本该感谢公子救了玉儿,如何却又将她摔在地上。”朱槿抬头看向于韶,毫不掩饰的发泄怒意。

于韶看着朝他发怒的朱槿,嘴唇张了又闭,闭了又张,最终还是不发一语。他只觉的脑中黑黑的,没有丝毫光亮。

而跟着于韶前来的云明却敏锐的捕捉到了朱槿眼中一闪而逝的得意,这种表情云明见的太多太多,云家由于身处高位,时常能得知皇宫中的各种龌龊秘辛,而云家那群只知挥霍的无知妇女也整天玩这种损人利己的把戏。

周遭的人们嘈杂的说着各种话语,有些说着人没事就好,有些则说着玉小姐都被看光摸光了。有胆大的婢女甚至偷偷的私语,被这么俊朗的公子抱着,自己也甘愿落水。

朱桓重重的驻了几下拐杖,围观的人们纷纷都闭上了嘴巴,现场鸦雀无声。

“还不赶紧带玉儿和于公子下去休息,快去叫郎中!”朱桓重重道。

下人们就依着命令掺着玉小姐和于公子各自回去了,而原先聚集在一处的人们见没戏可看也做鸟兽散。唯有朱槿和云明还留在原地。

云明目睹了这一切,叫住正欲离去的朱槿,冷冷的说道:“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甚至都没有用疑问的语气,而是肯定。

朱槿回头,只见一陌生男子用他那如鹰隼般的眼睛狠狠的盯着自己,刚硬的轮廓上是与生俱来的傲气,那微扬的眉角昭示着此人极度的自信和狂妄。

朱槿笑了:“这位公子,你说笑了,你如何说这一切都是我的阴谋。”

“丫鬟完全没必要舍近求远跑到偏厅,而且偏偏只找于韶。而你居然一早就准备了遮盖落水者身体的锦袍。不管你是什么目的,但若你胆敢伤害我兄弟,定不轻饶!”云明咬着牙关,控制着自己的风度,这是他今天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

“公子放心,你的兄弟他只会娶一个美娇娘回家,并不会有任何损失。倒是公子你,似乎管不了别人的家事!”朱槿边笑着不屈不饶的反击。

“你!好!好!”云明生平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的女子气的说不出话来。握紧的拳头松了又紧。这女子居然不怕他冷酷的气压,还能反击!很好!

朱槿邪勾唇角,旋即转身离去。

她还敢笑,她那是什么笑,讽刺?鄙夷?云明被朱槿的邪笑弄的自己也笑了起来,此等狡诈女子,做了恶毒之事,竟然还理直气壮!不可理喻!

而朱槿,转身的霎那眼神瞬间变冷,这又是何处来的无礼之徒,本小姐若是怕威胁又怎敢做这等阴损之事。最好不要插手,即使插手,也挡不住我的连环计。于公子才思敏捷,能诗作画又如何,难道满腔书气就能化作力量维护自己的妻子?我朱槿虽不需要男人的维护,却也没必要嫁给他去过窝囊的日子!

两人背对背离去,距离越拉越远,但又总觉是走向另一个交集。不同的是各怀心思,相同的是两相厌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