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朱槿扶桑

酒楼偶遇

朱槿扶桑 莫非是我 3091 2013-07-16 10:41:47

  就在朱槿向于韶表明立场之后的次日,于韶就向朱家主朱桓及其长子修致提了亲,是的,他决定了要娶朱玉。如果不是朱槿,不娶朱玉也会是别的女人,既然结果都一样又何必要挣扎。富家子弟的婚姻从来都是以利益为重,朱家好歹也是豪门大户,当然,这是因为外人并不知道朱家的状况,远在邺城的于家人又怎么会知道。

于韶回邺城了,留下了邺城朱家商铺的那些地契,当做第一份聘礼,其余的聘礼和媒人估计过不了几天也会到达锦城朱家了。

而朱槿的母亲章蕙对这件事情虽然深感遗憾和气愤,却也无可奈何,若她知道整个事情都是朱槿设计的话,估计不晓得会气出什么毛病来。

包氏这边的喜悦自是不必说,每日里几乎要把朱玉当娘娘一样供起来,这下他们大房脸上就更有光了。随便嫁个孙女都这么称心如意,琢磨着剩下的几个小孙女过几年也可以嫁个好人家了。而其他几房更是眼红的上火,人都快病了,日日泡着清热三毒的六月雪,每天都要喝好几壶。

这厢包氏正督促着朱玉自己赶紧去锦城最有名的的锦布坊挑选几匹红布料做嫁衣之用,朱玉想起小姑的恩惠,于是就差丫鬟请了朱槿来,两人一同乘坐朱家的轿子往锦布坊去了。

朱玉原本清纯的小脸上由于待嫁的心情也显得娇媚起来。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嫁给意中人更加令人开心的了,但是朱玉却没有好好想过为什么如此青年才俊朱槿却毫不犹豫的帮自己得到了。

“小姑,朱玉可以嫁给于哥哥了,多谢小姑帮忙!一会儿去锦布坊,小姑挑几匹喜欢的布吧,就算做是玉儿的谢礼!”朱玉满脸感恩的看着朱槿诚恳的说道。

“你呀,你嫁的好,小姑自然也开心,以后不要忘了回家看小姑就好,谢礼就算啦,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哪来那么多私房钱,别硬撑了!”朱槿淡淡笑答。

“怎么会,祖母最近好高兴呢,今天都给了我百两纹银,让我自己挑喜服的红布料,玉儿有钱的,小姑就不要推辞啦!”玉儿执意要送谢礼。

“好吧,好吧,就依你,听说锦布坊的布料都是难得的佳品,侄女都出嫁了,小姑我也要打扮的花枝招展些,早点把自己嫁掉才是。”朱玉自嘲而笑。

“怎么会,小姑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子啦,而且小姑你这么漂亮,肯定能嫁的比玉儿好十倍百倍的。”朱玉天真的夸赞着朱槿。

“呵,你这小丫头一共才见过几个女人,就敢这么夸口!”朱槿笑出了声,叫着朱玉小丫头,可她忘了自己也就比朱玉长一岁而已。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年轻的朱槿如此成熟而自觉沧桑呢?

两人一路说笑着,到了锦布坊之后各自挑了几匹布,挑完布已是中午时分,便临时起意想在外面用完了午膳再回朱家。听说锦城有家新开的日月酒楼很是出名,开张没几天就赚得一城的好口碑,说是服务佳,菜色多,味道鲜美,两个小妮子禁不住诱惑便吩咐轿夫直直往那边去了,幸好本朝民风开化,没有很多类似女子不得抛头露面之类的规矩。

那跑堂的小二看见娇滴滴的两位美女,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灿烂了,一双手把肩上的白汗巾甩的啪啪作响,热情的吆喝着:“两位小姐里边请,二楼设有雅间,请问两位是大厅还是雅间?”

“雅间。”朱槿扫视了一下大厅,不由皱眉冷声道,只见大厅里各色人等大快朵颐,大声说话,跑堂的端着盘子四处穿梭,甚是嘈杂。

“好嘞,两位小姐这边请!”小二在前面积极的引路。大厅里的目光渐渐朝这边聚集过来,难得见到如此貌美的女人,一来便是两个,真是大饱眼福啊。

此时正从二楼下来的云明,显然也注意到了大家的目光,向门口这边看来,是她。

朱槿似乎感觉到有一道犀利的目光盯着自己,抬头望去,立刻峨眉紧蹙,是他。

无论如何饭总是要吃的,朱槿低头微眯双眼,携朱玉的手缓缓拾阶而上。惹不起总躲得起,不要与他说话便是了。

却不想当朱槿走到云明身边时,云明对着两位小姐抱拳笑道:“两位小姐大驾光临,本店深感荣光啊。在下乃是于韶于公子的至交好友云明,前几日曾在朱府有幸见过两位小姐。不如这顿就由在下做东吧,以尽地主之谊。”真有意思,以为低头本公子就不会找你事么,偏不如你意,你个恶毒的女人。

“真的么,是你于哥哥的朋友啊,那也就是我的朋友啦!小姑,我们就听从这位云公子吧,我还想知道更多于哥哥的事情呢,正好可以问他。”不等朱槿回复,朱玉就兴高采烈的答应了。

朱槿不由暗自翻了个白眼,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一行人在酒楼的最豪华的包厢落座,香案上飘荡着袅袅白烟,散发出阵阵木香,沁人心脾。一桌一椅具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的好物件,单看那精美的雕花和冷腻光滑的手感就可得知。尤其是那华丽的帐幔用流苏绳结绑成几束,更是让人眼前一亮。最难得的是,关上厢门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将楼下的嘈杂隔绝在外,安静淡雅。

不多时,就有小厮端来上好的茶水,朱槿不动声色的饮着手中的茶,不发一语。只有朱玉不停的问着云明,于韶喜欢什么颜色,不喜欢吃什么菜等等幼稚的问题。

云明看着这一幕,不由冷冷的笑了,心想于韶要娶的这个小女人倒是很正常,只是略显稚嫩而已,可是于韶喜欢的这个女人又是怎么回事,年纪轻轻便如此沉得住气,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莫名的怒意。也许云明自己都不知道,这种怒气源于自己如此关注朱槿,而朱槿对他却如此漠视。并不是他自己所想的那样,是为了好友的婚事抱不平。

“怎么,朱玉小姐不知道么,你的于哥哥原先喜欢的是像你小姑这样聪慧的女人呢!”云明伤人的话语脱口而出。

“喜欢又能代表什么,有缘分在一起才最重要呢!”朱槿见朱玉怔愣着,不由出言回击。

“缘分可以创造,喜欢才是天然”云明盯着朱槿毫不退让。

“你们在说什么呀,玉儿好像听不懂诶。”朱玉察觉气氛不对,再笨也感觉到这个云公子特别针对朱槿了。

朱槿忽然笑了,这一笑很是妩媚,连一向冷酷的云明都下意识的看呆了那么一瞬。

朱槿凑到朱玉的耳边,掩手悄悄的说了几句话,朱玉咯咯娇笑起来。

“那小姑你们先聊哈,玉儿先行回去了。”朱玉连饭也顾不得吃,带着丫鬟离去了。

包厢里的气氛更冷了,那送菜的小厮推门进来的时候,身体都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怪了,这年头还有女子敢跟咱们冰块老板对视,了不得,了不得。

朱槿同云明冷冷的对视,空中仿佛几万条闪电劈过,又仿佛千万次冷风刮过,连空气都要撕裂了。

“你对她说了什么!”云明正要闹出一场好戏,让她们“姐妹”自残,不料那朱玉听了朱槿的悄悄话却是立刻离去了。

朱槿端起茶杯,手捏茶盏缓慢的推了几下茶叶,轻抿一口,漠然笑道:“没说什么,不过就是告诉她,你曾经追求过我,只是我没答应你,于是你恼羞成怒了而已。”

“竟敢!我怎么可能看上你!少给自己贴金!”云明恨的几乎要捏碎了桌角。

“噢?莫非你以为我稀罕你会看上我?我只是希望你不要破坏了一场好姻缘,既成事实,何必非要破坏,如果你的确为于公子抱不平,大可冲着我来,玉儿是真心喜欢于公子的。”朱槿定定的看着云明说道。

“于韶什么都告诉我了,你明明知道于韶喜欢的是你,还设计朱玉嫁给他,现在还假惺惺的说什么为了朱玉好!你这个是自私恶毒的女人。”云明似乎从来没有一口气说过这么多字的话语,说完只觉舌头发干。

“这点不用你担心,我跟于公子也是这么说的,我告诉他我恶毒自私,他应当娶纯真善良的朱玉为妻,他不是也答应了么,怎么云公子你还有其他想法么?或者你有更好的建议?”

互掐的两人自然无暇顾及小女子、本公子、在下之类的客套自称,只是你啊我啊的叫着,却让人感觉两人早已熟识,并且似乎经常上演这样的闹剧一般。

“云公子你的心意,我领了,这顿饭我会好好享用的,云公子是否留下来,一同用膳?”上菜的小厮鱼贯而入,又鱼贯而出,空空的大桌子上瞬间摆满了各色菜肴,朱槿确实已经饿了,当下厚着脸皮道。

“你!无耻之极!”云明甩袖而去,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情绪还没修炼到家,经商这么多年,却在一个女人这里破了功。

这下,上菜的小厮又惊了,冰块老板以前只是冷而已,很少看见情绪,如今这是什么?愤怒!满脸的愤怒!乱了,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