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朱槿扶桑

三房龃龉

朱槿扶桑 莫非是我 2137 2013-07-16 10:41:47

  朱玉一出嫁,朱家又回归了之前的外表风平浪静实则暗涛汹涌局面。

六月的尾巴天气愈发炎热,一大早便可听见树梢上吱吱作响的知了声,透过窗格跑进来几缕金黄色的晨曦,落在地上形成了一幅光影斑驳的趣画。

带着热气的微风吹得浅黛色的纱帘簌簌作响,朱槿正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发呆。朱槿琢磨着接下去自己再呆在朱家似乎要十分难熬。

宣宣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着朱槿的头发,看着发呆的朱槿,几次欲言又止,终于在纠结心情的影响下扯到了朱槿的头皮。宣宣连忙放下梳子,惴惴的站到一旁,口中直歉疚的说着:“小姐,对不起,对不起,宣宣不是故意的!”

“宣宣,你今天是怎么了,往日里你可不是这样的,有什么心事还是跟我说吧。”朱槿的头发被宣宣这么一扯,头皮一痛,人也从游历的思绪中清醒过来,朱槿看着慌乱的宣宣两眼闪烁,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便循循善诱道。

“小姐,奴婢不敢说。”宣宣看了朱槿一眼,便迅速的低下头去,怕朱槿看见自己眼中的泪花。小姐真是可怜,看着朱槿年轻的面庞宣宣不由这样想。

“你我主仆多年,还有什么不敢说的,快说吧。”朱槿依旧温和的问道,对自己好的人无论是身份低贱还是身份高贵,朱槿都一视同仁。

“今天早上,奴婢路过花园,听见其他几房的下人们都在说小姐坏话,她们,她们竟然说小姐再也嫁不出去,只能成为老姑娘了。”宣宣思索着小姐总归是要知道的,不如就告诉她吧。

“她们这么说也正常啊,你家小姐我已经十六啦,寻常人家的女儿十四岁家里说亲的人就踏破门槛啦!”朱槿见宣宣如此伤心,似乎是她自己嫁不出去一般,心情反而奇异的开心起来。

“还不止呢,她们还说小姐你是伤风败俗的狐狸精,朱玉小姐嫁给于公子之前,下人们碰见过几次你和于公子的约会,她们说你明知道于公子喜欢的是玉小姐,你还不死心的勾搭于公子,说于公子不顾一切跳下池塘救玉小姐就能说明一切了。”宣宣脸上满是不平,一张小脸气的圆鼓鼓的,眼睛瞪的老圆,煞是可爱:“小姐啊,那个于公子喜欢的明明是你,而且人也温柔俊俏,小姐你为什么……”宣宣到底是朱槿的贴身侍婢,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宣宣,苹果和梨,你更喜欢哪一个?”朱槿突然打断了宣宣的话,并且提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小姐问这个做什么,宣宣喜欢的是苹果。”宣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愣愣的看着朱槿。

“你喜欢的是苹果,是不是说明梨就不好呢?于公子就像那个梨,虽然很好,但不是我喜欢的。”朱槿淡淡道。

“噢,宣宣好像有点懂了。”宣宣呢喃着走到朱槿的身后,继续给朱槿梳起头来。

朱槿正闭目享受着木篦一下下划过头皮的舒适感,忽然院外传来尖厉的叫骂声。

“章蕙你个贱货,还不把私吞了我家的钱吐出来,别以为躲着就没事!活该你生了个小贱货,养到十六都嫁不出去,被全城耻笑!”来人正是三房修生的妻子包氏,三房的包氏与大房的包氏乃是同宗表姐妹,两人经常沆瀣一气,打压家中不得势的其他几房。大房包氏只是愚钝蛮横,而三房包氏却更难缠,精于算计且刁钻妄为。

“要不是以前我家老爷罩着,凭你们也有今天,还不出来还钱!”三房包氏不停的咒骂着,但是章蕙始终对其不理不睬。

终于,包氏可能体力不支,自行离去了,毕竟日头是一个时辰毒过一个时辰。

朱槿小心翼翼的来到母亲门前,推开虚掩着的门。此刻一向强势的章蕙,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紧抿双唇不知思考着什么。

“母亲,那包氏还是隔三岔五的便来闹么?父亲也不管管么?”朱槿关切中略带厌恶的问道,也不叫包氏三伯母,只是一口一个包氏的叫着。

“你父亲你还不知道么,自小被他那几个嫂子耍的团团转,偏偏还以为她们对他很好,她们哪里是要对他好,无非是看他老实听话,能做很多事而已,连工钱都不用给。从我嫁过来到现在,那包氏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便要来叫骂,硬说我们拿了他家的钱,无非就是你父亲曾经替他们家看过一年时间的铺子,那铺子那年还是亏损的,自己垫了来回路费,只混了口饭吃不说,还要被冤枉拿了他们家的钱,真是令人作呕!”章蕙一提起三房的事来,一口气就涌上心头,满肚子的话再也藏不住,到底只有女儿贴心,儿子还小,丈夫又窝囊,前几年朱槿还小的时候章蕙连个倾诉心事的人都没有。

“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日子总要过的,三天两头过来叫骂,也难为母亲你忍得住不出去跟她吵了。”朱槿无奈道。

“那还能有什么办法,如今朱家都是修生管着,他的妻子包氏自然横冲直撞,出去同她对嘴除了降低自己的身价,其他好处一点也无,只能忍着。”章蕙恨恨道,两个子女都还年幼,丈夫也靠不住,靠自己一人只能操持六房生意,赚钱营生而已,哪里还有多余的时间再去对付家族明争暗斗。章蕙心想,总有一日等到儿女都大了,出息了,自己也能出口气。偏偏朱槿还出了那档子事,更加抬不起头来,想到这个就火冒三丈。

“我好不容易想办法把你接回来,你却这样报答我,每日里不是种花就是发呆,外人都说你嫁不出去,莫非你要为娘养你一辈子,你个没出息的贱蹄子!”章蕙望女成凤,却不料屡遭打击,心中不由气急,口不择言起来。

万箭穿心便是朱槿此刻的心情,别人怎么说她都可以,她都不会生气,更不会伤心,但是今日说这话的是自己一向最敬重心爱的生母。她知道母亲拉扯大两个孩子不容易,她知道母亲对自己期望甚高,但她不知道……罢了,她也是一时气急,想用激将法刺激自己而已,天下无不是之父母。

朱槿心中暗暗发誓,要帮助母亲摆脱内外交困的现状,要让六房扬眉吐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