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朱槿扶桑

险恶婚配

朱槿扶桑 莫非是我 2108 2013-07-16 10:41:47

  转眼又到每月一度家宴日,与往常不同的是今日有陪孙小姐三朝回门的新姑爷,何况这位新姑爷家世显赫,大房和三房一早就嘱咐下人们今日要分外用心。

于韶虽是小辈,但由于是贵客,到底还是安排他坐到最上桌去了,众人各怀心事,用餐完毕,照例是撤走桌椅,往后头的议事厅去了。

朱槿躲在母亲章蕙的身后,压着头,却还是比不过于韶痴热的目光。于韶只觉半月未见,如隔几度春秋。朱玉显然是看清了于韶痴痴的目光到底是投往何处,咬牙暗忍,忍到两腮青筋暴起,一张俏丽的脸蛋此时看去却略显狰狞。当下朱玉用手悄悄的碰了碰祖母,包氏会议,立刻朝对面三房那边使眼色,三房接到暗示,当下也不迟疑。

“父亲,如今玉儿嫁得如此良婿,真是皆大欢喜啊,我看老六家的槿儿也该婚配了,我们朱家也该双喜临门才是。”三房修生说道满脸慈祥的对着朱桓说道,这番话显然是与其妻包氏早已商量好的。

朱玉一听有人提起自己的名字,说起的又是自己的婚配,真是一波刚平又起一波,看来这帮人不把自己嫁掉是不会轻易罢休的,心中对朱家所谓亲人的厌恶更深了几分,不知这次又打的什么算盘。

“是啊父亲,侄女都出家了,小姑也该婚配了,说起来可字辈的就只剩槿儿一个人没出阁了!”大房修致也附和道。

“如此提议,是否你们心中早已有合适人选,不用兜圈子,直说便是!”朱桓低头喝了口茶,淡淡回道。

“父亲,我那妹子家有一独子,如今已到了婚配年纪,因我妹夫家也是大户人家,迟迟没有寻到门当户对的对象。这不上次我去看望她的时候,她说起这事,儿媳才想到咱老六家的女儿呢!我那妹夫说了,若有合意对象,聘礼什么的都好说,这不,儿媳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便替我那外甥巴巴的来求了”三房包氏似乎很高兴终于轮到自己开口了,一口气便说了许多。

“三嫂,多谢三嫂关怀,这是我家槿儿的福分,但槿儿性子倔强不知能不能合那位表少爷的心意呢。”章蕙当下急道,谁也没见过他们家的表少爷人品如何,只要不让家主立刻答应,什么事情都有回转的余地。

“嗯,若是如此,可以叫那家公子来咱家里看看的,合意的话就许了吧,年纪也不小了。”朱桓到底没有立刻应下,虽然不待见这个孙女,到底还是要顾一下自己儿子的颜面,再说这个孙女性子极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还是稳妥点好。

于韶在旁亲耳听闻此事,直觉脑中嗡嗡作响,这么快,这么快……

“这是自然,明日我那外甥便会登门拜访。”三房包氏笑的更加开心了,只要老爷子松口了,就不怕鸭子飞掉。

于韶一夜未眠,原本憔悴的脸庞眼窝深陷愈发不能看,一大早便出现在日月楼,云明被于韶的样子吓了一大跳。

“一大早的,你这是昨夜在朱家见鬼了!”云明没好气的抱怨。

“我倒宁愿见鬼,朱家要将朱槿许配给别人了!我不想看她被人摆布,我知道她不想嫁别人安排的对象,她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即使她不愿意嫁给我,我也不想看到她过的不好!云兄你有没有办法,我忽然觉得自己除了吟诗作画什么都不会,我是不是很没用?”于韶一见到好友就噼里啪啦好一顿倾诉,直弄得云明云里雾里,过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事。

天下居然还有这样的女人,不要别人安排的对象,要自己挑,要知道这一点可是连大启最尊贵的公主殿下都做不到,不用说只是商贾人家不受宠的孙女了。到底该说她的志愿宏伟好呢,还是渺小好,云明在心中暗自腹诽。当下云明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只得陪自己的兄弟一杯杯的喝茶,感觉于韶喝茶喝的都要醉了。

这厢,三房包氏的外甥段仁鹏却早早的来到了锦城,到底是离锦城不远,才半日功夫便到了。段仁鹏见锦城繁华热闹,便想在城内多逛逛,又听说大启最大的日月楼都在锦城开了分店,不由心猿意马,二话不说带着跟班就往日月楼去了。

“掌柜的,我要你们的天字号包间!”段仁鹏财大气粗的就朝着掌柜大声说道。

“这位客官,实在不好意思,天字号包间已经有人定了。本楼还有地字号房间,也是优雅宁静,不知客官是否……”掌柜的预感这回准没好事,这不,话还没讲完就被打断了。

“不行,我一定要天字号包间,价钱好说,我出双倍,好不容易看到这里也有日月楼分店!”段仁鹏说着还不顾掌柜的阻拦,自顾自的上了楼。

那段仁鹏实在是脑满肠肥,掌柜的一把年纪又哪里拦得住他。这不云明跟于韶正喝着闷茶,包间就被大力推开了。云明的眼神瞬间冷了,喝问掌柜怎么回事。掌柜就将事情原委简单说了一遍。

“两倍价钱也不行,这位公子您自便!”云明看着身材肥硕的段仁鹏,冷冷回绝。

“识相的还是赶紧让给本公子,知道本公子是谁么,锦城最富有的大户目前是我大姨夫在管家,而本公子即将成为朱家的孙姑爷!”段仁鹏见云明不买账,气得连满脸的油都似乎要滴下来一般。段家跟朱家比,自然是朱家势力更大,因此原本在老家成天打着自家名号,做尽伤天害理之事的段仁鹏到了锦城就很自然的换了个名号。

云明跟于韶相视一眼,心中想着,正说起,人就送上门了!不过相较于韶的心急,云明倒显得有些幸灾乐祸,真不知道那个女人看见这样的男人说要娶她是什么反应。

此时六房的偏厅里,朱槿正和章蕙商量如何对付这突如其来的荒唐婚配,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大房和三房的两个包姓女人从来都是巴不得六房多宅多难,哪里会想起给六房什么好处来。估计那个什么包氏的外甥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两人想来想去却依然想不出什么好的对策,为今之计,也只得走一步算一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