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朱槿扶桑

峰回路转

朱槿扶桑 莫非是我 2060 2013-07-16 10:41:47

  朱槿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晌午,发胀的脑子想不起任何事情,直到宣宣端了解酒茶过来,告诉她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朱槿才记起来自己从日月楼跑出去之后,就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最后在一家酒摊上喝得烂醉。

再后来的事情她也记不起来了,而宣宣由于云明的吩咐并没有向朱槿透露是谁送的她回家,只说是她自己一路跌撞着找回家的。

朱槿想起昨日王子君对她的侮辱,就想作呕,想逼自己以身抵债,他简直痴人说梦!但是这衣服又该如何呢,眼下离合约里说定的交货日期已只剩下十三天了。

那些衣服可是都染上了黄色的水渍和黑色的炭灰,想洗得同原来的浅驼色色一模一样似乎不大可能,余下的三十件衣服也要三、四天才能完成,违约可是要赔偿。

朱槿拿着合约一遍遍的看着,试图找出合约里的某些漏洞,有了,把所有的衣服染成更深的颜色,这样就看不出脏渍了,那么染成什么颜色好呢?

朱槿似乎看到事情有所转机,人也清醒起来,她忽然想起自己曾经种植的紫草,有一次自己不小心把那草的汁液弄到衣裙上,结果自己的衣裙上便多了一块紫色的污点,怎么洗都洗不掉,能不能用紫草染色呢?搭配蓼蓝的话,是不是能染出绛紫色?

朱槿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都把自己关在自家小院子里,拿了几件火灾中染上污渍的衣服,反复染色,终于染出了较深的绛紫色,衣服上的污渍再也看不出来。疲惫的身体在成功的这一刻仿佛充满了力量,倦怠的感觉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狂喜。

就这样在离交付还剩下1天的时候,朱槿完成了一百一十件衣服的染色,夏季的温度使得染色的衣服在最短的时间内晾干了,这下那人渣王子君便不能要挟自己了,毕竟合约里根本没有说明衣服必须要什么颜色。

正当朱槿高兴着明日便可以顺利交付的时候,锦城的衙门里却突然传来了文书,大意是王子君的诉状已投递至衙门,告朱槿过期不履行契约,衙门里要求朱槿明日便去衙门应诉。朱槿平静的接下了文书,并转告来传信的衙役,说自己明日会准时去公堂。

第二日,锦城的百姓们,似乎一夜之间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全都一窝蜂的跑到了衙门前看好戏来了。这朱家六房的小姐伤风败俗也就罢了,还学男人抛头露面要经商,这下终于出事情了,赶紧去看看热闹,以后茶余饭后也有聊资。

朱槿带着宣宣挤进了被人群重重包围的衙门,发现堂上王子君早已坐在一旁喝茶,而那主事的官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置喙王子君。不知情的还以为这两人有勾结。

“民女,朱槿,锦布坊现任管事,叩见大人!”朱槿不慌不忙,施施然拜倒在堂上。

“你可知你所犯何罪?”那堂上大人见朱槿毫无惧意,不由想出言来个下马威,拿起案板就重重的拍在桌上。

“民女不知所犯何罪,还望大人告知。”依旧是平淡沉静的语气。

“这位王姓公子告你不按时履行契约,你还欠他一百一十件衣服没交付,可有此事?”堂上声音甚是威严,也不知这威严是真是假。

“回禀大人,民女与这位王公子约定交付的日子正是今日,并无过期啊!”朱槿很平常的答道。

“哼,本公子听说你家仓库被火烧了,直到现在你也没将货交出来,定是无法交付,还要狡辩!没有货交不了也没关系,本公子可是付了定金的,按照约定将定金退还与我,并赔付五百两纹银即可!朱小姐,你还是乖乖赔付吧!”王子君勾唇一笑,一双桃花眼此刻正微眯着打量朱槿,仿佛在看一只跑不出自己掌心的小蚂蚁。

“王公子此言差矣,小女子本欲在今日就将衣服送至王府,怎料你如此着急,那不如就在这公堂上交付吧,也好让大人和在座的父老乡亲们给小女子做个见证!”朱槿自信满满的语气,不禁让王子君心虚起来,怎么可能,不是都弄脏了洗不干净了么?难道之前的消息不准确?

说话间,锦布坊的伙计们,扛着两个大箱子进到堂内,两大箱绛紫色的新衣,明明白白出现在围观百姓的视野中,那绛紫鲜亮的如同刚成熟的西域葡萄,令人垂涎。

“诶,这个颜色怎么以前似乎没有见过,好像还挺好看的!”围观一名年轻男子不由心中疑惑。

“是啊,是啊,染到纱衣上,做成衣裙肯定十分漂亮!”另一名女子也脱口而出。

七嘴八舌的,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对衣服的颜色议论纷纷,甚至有人说要去锦布坊买这个颜色的衣服。

“王公子,这是您要的五十件丫鬟和六十件家丁的服饰,你是否要查验一下!”朱槿看向王子君,铿锵有力的说道。

王子君脸色一变,但似乎还是不信煮熟的鸭子会这样飞走,便给身旁的伙计使了个脸色,那伙计过去查看了一番,又回到原位对着王子君一阵耳语,王子君的脸色终于完全变了,但他依然不甘心。

“如果我没记错,原先给我家下人做的衣服是浅驼色的,怎么如今是这个颜色,你莫不是诓我?”王子君狠狠的质问。

“合约里可没有说衣服必须要什么颜色,这件事情大人自有公论!”说完,朱槿便望着堂上的官员。

那官员见事情峰回路转,原先收受了王子君的银两恐怕也只能原封不动的退回了,唉,谁让庭外那么多百姓都在看,偏帮也不好在众目睽睽之下。只好愧疚的看了一眼王子君,当庭宣判朱槿无罪。

朱槿这次躲过一场灾难,不由长呼一口气,带着自己的伙计们去酒楼好好的打了次牙祭,慰劳了这段时间辛苦的伙计们。

而锦城的百姓却知道了锦布坊有漂亮颜色的衣服,纷纷前来求购,锦布坊因祸得福,不仅躲过了债务还赢得了名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