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朱槿扶桑

初识情爱

朱槿扶桑 莫非是我 2224 2013-07-16 10:41:47

  清晨的日月楼还没有前来用膳的客人,显得十分静谧,只有伙计擦桌子搬凳子的声音,云明照例在二楼的天字号房安排事项。

不过这一次略有不同,一向面无表情的云明脸上居然有些落寞,要知道这种情绪在云明脸上可是从来都没有过。云明负手站在窗前,远远的望着朱槿的布坊,似乎那样就有可能见到她的身影,事实上,他在锦城的这短短的一个多月,还是在这个窗前望见过朱槿许多次的。

天边瑰红的云霞还未曾完全褪去,锦布坊的大门早已敞开,却并不曾见到朱槿,往日这个时间,总会看见朱槿带着宣宣精神奕奕的到来。

一旁站着的老掌柜见自家小主人今日有点怪异,忍不住想要开口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公子,是否在担心你走后,酒楼不能正常运营?”

云明依旧出神的望着锦布坊的大门,似是根本没有听到老掌柜的说话声。老掌柜见状也不再出声,只是陪着云明静静的站着,心中暗自嘀咕,这公子是怎么了,以往在做事的时候可是从不曾出神过啊,自家公子可是出了名的雷厉风行啊。

半晌,云明忽然反应过来,刚才老掌柜似乎跟自己说了什么,这才收回心神转过头来:“恭叔,你刚刚说什么?”

“噢,我是问公子是不是不放心日月楼,公子你放心,老头子我虽然年纪大了,照顾这里还是绰绰有余的。”老掌柜正猜测云明的心思,却被云明冷不丁的声音,吓的突然一个哆嗦。

“怎么会,恭叔你的能力,我还是知道的,我要是得空会来看望你的,每个季度结一下账务让暗夜里的人呈给我便是。”云明安慰着老掌柜。

“是!”老掌柜虽然心中有疑惑,但却不出言相问,因为他相信自家的公子是不会给自己留下疑问的,至于暗夜是什么,公子不说,肯定是因为自己还不便知道。

锦城的日月楼进入了正轨,暗夜也已经渗透了这座繁华的城市,无需自己再呆在这里了,可是这莫名的不舍是什么?罢了,不琢磨这个了,还是去跟小舅告个别吧,虽然自己并不喜欢自家这个小舅,总是拿着宰相府的名义行些贪赃枉法之事。但到底他是母亲疼爱的弟弟,礼不可废。

云明来到锦城府衙,不多时便有小厮前来迎接,府衙内陈设繁多且价值不菲,可见其主人喜好奢华的程度。

“云明,你来啦,快快,这里正有上好的碧螺春,咱舅甥一起品个茶!”还没到内堂,却只见一中年男子红光满面迎了出来,这人正是云明的小舅舅,也是昨日刚给朱槿审案的知府张廷。

云明进到堂内,只见堂上茶具齐全,想是自己这舅舅又在附庸风雅,当下也不多话,只是坐下端起一杯正沏好的碧螺春,只闻茶香,便知确是好茶。

“唉,这几天真是倒霉,一点收益都没有,昨天更是倒霉!”不等云明说话,张廷便自顾自的抱怨起来,似乎满肚子的怨气终于找到了亲人可以宣泄。

“哦?不知舅舅为何事烦心?”云明随口附和。

“还不是朱家的那个臭名远扬的孙女,害我到手的五百两都送还回去了!”张廷一想起这是就气得吹胡子瞪眼。

“什么人如此厉害,居然让舅舅你气成这幅样子”云明直觉这件事情似乎和朱槿有关,当下好奇的问道。

“朱家的那个孙女,开了布坊的那个,与本城的王公子定了合约,说是要在一个月之内完成王家的一百多件下人的统一衣裳,那王公子估计一开始就看上这个女人了,也难怪,长得那个水灵,于是他故意放火烧了人家的库房,想逼人家毁约,以身抵债,结果没想到功亏一篑,唉……”张廷说到这里口中似乎有些干渴,端起桌上的碧螺春就牛饮了几口,好好的茶就这么被糟蹋了。

“居然有这样的事,然后呢?”张廷没有发现云明的眼神已经布满乌云,雷电交加,哪个王家,居然如此大胆,竟敢伤害她!

润润嗓子,张廷继续说道:“结果那朱家小姐,硬是把都是污渍的衣服染成了一种从未见过的紫色,还带到了公堂上,连围观的群众都说那颜色漂亮,合约里没没有约定衣服必须是什么颜色,因此她并未违约,于是我只得把原先收了王公子的钱给还了,唉,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说完端起桌上的茶水一口给闷了。

“舅舅,这次来是来跟你告别的,明日我就要回京了,是否有话要我给母亲带么?”云明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胀裂了,只想快速道明来意,然后立刻离开这里,召集暗夜,灭了那个什么劳什子王家。

他终于明白,自己这段时间多出来的那些莫名情绪也许都是因为喜欢,是的,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倔强狠心的女人。一听到有人要伤害她,就恨不得把伤害她的人都挫骨扬灰。

“这么快就要走,不多留几日,代我向你母亲问候就是了,也没什么话要带的。”张廷客套的说,跟这个外甥倒是真没什么话好说的,小小年纪,就整天跟个冷面阎罗一样。

两人客套了几句之后,云明就迫不及待的离开了府衙。

黑暗的房间内,隐隐透进几丝光线,虽是中午,却要燃着烛火才能照明。明灭的烛光中,一男子背影冷峻颀长,负手而立。

“主人!”忽然,有一黑衣男子,矫健的身姿利落的跪倒在地上。

“嗯,来的很快,我只吩咐你一件事,你去调查城南大户王家,不管背景多大,限你一月之内给我弄垮!”一瞬间阴冷杀气弥漫。

“是!”黑衣男子毫不迟疑的应声,随即就消失在原地。

如果王家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因为一个不争气的儿子,失去全部家业,沦落到回老家住瓦房,一定不会对他如此宠溺。

那背影男子正是云明,虽然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居然就喜欢上了一个女子,但事实就是事实。既然已经发生,男子汉大丈夫,如果连为自己喜欢的女人报仇的能力都没有,也枉谈气概了。

这女子,前几日还那般无助伤心,如今却又狠狠反击试图伤害自己的富家公子。终于明白于韶当初说的那句话了,想保护她,却似乎根本不需要你的保护,因为她自己就足够强了。虽然经常用自残的方式自保,但总比逆来顺受好的多!我云明喜欢的女子,理应是这样的!

云明心中暗自打算,也该在离开锦城之前见她一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