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一念之差,我动情一场

我对他的,是爱

你一念之差,我动情一场 夏言落 1779 2011-10-25 15:14:03

  他皱眉看着我的手腕。

我不解的地头,才发现,刚才竟然撞破了皮,血开始向外渗。

我缩回手,向他笑笑。

他奇怪地问我:“你一直都这样吗?”

“哪样?”

“这么不矜持自己。”

我惊额。

他伸手摸我的脸:“你都不懂得疼吗?”

我惊得傻了。他…他的语气与动作,太过暧昧。竟还带着一丝…宠溺!

我不安地转头看向林纱,她冷哼一声,将头转向一边。

我的脑袋,“轰”的一声,全炸开了。

怎么可以?我真有这么不矜持吗?不矜持到,任何男人,都想和我玩玩感情游戏。

我咬紧下唇。本来我是想抬头,狠狠瞪他一眼,然后,让他放尊重些。可是,我忽然失去任何力气,所以,我只能低头,做鸵鸟。

我是在下班后,和苏辰走的。

我一下楼就看见他在楼下的车里。我想也没想,就直接朝他的车走去,拉开门,坐进去。一气呵成,没有半丝犹豫。

既然,已经这样了,我应该好好陪他好好玩一场,也可以利用他,放纵自己,身体和心一起,这样,也许这样,我就可以忘却聂倾远。

我平静了心情之后,朝他笑笑:“开车吧。”

他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笑着。然后倾身过来,用手指轻佻地抬起我的下巴,就在他的吻落下的瞬间,我轻轻别过头,躲过他的吻。

我的手指紧紧地抓住背包的带,微微颤抖。

原来。我还是无法接受。

他也没有强迫我,只是愣了一下,然后,起身发动引擎,开车。

我为了平静刚才那一幕后的心神不宁。掏出烟,却怎么也摸索不着打火机。就在我准备把烟塞回包里时,他忽然,伸手把打火机递到了我面前。我接过,抽出一支烟,点燃。

他看着前方的路况,许久和我说:“喜欢他的女人,我见过不少,我也为他掩护过,最后,我为他掩护过的那些女人,大部分都会移情到我这里,只有一个,至今,我都没有搞定。”他半开玩笑地说

。我问他:“是尹小姐吗?”

他笑笑没有说话。转弯,停车。

他将身体靠在椅背上,对我说:“他可以给你的,我都可以给你。”

我的身子一震,我甚至感觉到一种罪恶感。

真是可笑,我竟然会觉得对不起聂倾远,我怔了怔,开口:“苏大总裁,我想你搞错了,我对你也许可以用这种关系定义,但是,对他,那是爱。”

我忽然觉得不可思议,这段我始终都不知怎么面对的感情,竟然就在这个只见过几面的男人面前,全盘托出。

是的,我对聂倾远的,是爱。

一想到这里,我忽然就意识到自己现在坐在他的车里,是多么的荒唐。

于是,我推开车门,下车。

苏辰猛的拉住我。

我转头:“对不起,苏总,我不能这样,这样,我会对不起他,对不起你,对不起我自己。”

一口气说完这些,我就抽身下车。

一下车,我就忽然跑了起来,七厘米的高跟鞋,在马路上,发出“哒哒”的倔强的声音。

我知道,我已经在爱,我已经不能回头了。

当我气喘吁吁地站在聂倾远公寓的门口时,我已经是一副誓死如归的样子了,所以在聂倾远打开门,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踮起脚尖吻上了他。

我不要脸了,我不要名声,不要地位,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在这个男人身边,哪怕是背着全世界,与全世界为敌,我也不怕。

他终于回过神来,便推开我,我睁大眼睛看他,为什么?

忽然,我的眼神飘向门里面。

顿时,我明白了。我一下觉得,我他妈太二了!

我看他,带着绝望的眼光:“她在?”

是啊,否则的话,他怎么会如此谎张地推开我。

我还没等他开口,便转身往回走,我怕,尹萱琪穿着性感的睡衣从卧室走了出来,喊他老公,问他谁来了。更怕他掩饰着谎张地说修马桶的。

我怕…

他忽然从后面拉住我,他唤我“莫颜”,我的眼泪倾刻间倾斜。

我的理智瞬间崩溃,我转身,用拳头狠狠地砸向他的胸膛,“你混蛋,你混蛋!”

是的,聂倾远,你混蛋。你总是轻易地掌握着我的情绪,你让我哭,我便哭,你让我笑,我便笑。你看,你多厉害。

他抓住我不安的手,他的语气温柔,他唤我“莫颜”。

然后,吻就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最后,我是被他横抱进家的。

不是我所想象中的样子,没有穿着性感睡衣,喊他老公的尹萱琪。当然,他也不用掩饰着谎张地说我是修马桶的。

所以,我也不用很悲伤。

我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他用一只手抱着我,誊开另一只手关门,我手中的包包顺势掉在了地板上。然后,他把我放在沙发上。

我的手依旧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他温柔地看着我,眼中满满的都是宠溺,他问我:“你为什么会来?怎么…”

没等他说完,我急忙接话:“我想你了。”

他先是一怔,然后,便轻轻笑了起来。

他不笑,我还可以,他一笑,我便乱了心志。盯着他薄薄的嘴唇,扯出优雅,完美的弧度。我竟然看的呆了。真是好看啊…

真想咬一口的感觉。

于是,我拉下他,凑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