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一念之差,我动情一场

三万英尺的高空,泪至成伤

你一念之差,我动情一场 夏言落 1008 2011-10-25 15:14:03

  “不!”

······

我忽然睁开眼睛。

窗外是漆黑的夜空。

空无一物。

我站在窗前,平息着自己的呼吸。

我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我努力地告诉自己,那只是个梦。

可是,聂倾远的脸那么清晰,那么真切。仿佛刚刚就在眼前。

我只要闭上眼睛,他的脸就出现,他用唇语对我说:“我,爱,你。”

我打开窗户,好让冷风吹醒我混乱的思绪。

没什么呢。

他会过得很好。

他有着自己的责任,尹萱琪肚子里的宝宝。

他不能做个让人唾弃的不负责任的父亲,他是完美的优秀的。

他不能背负那样的骂名。

明天,明天。

我也要离开,和苏辰开始新的生活。

我们不属于彼此,与其互相折磨,不如趁早放手,放彼此一条生路。

有时,我们不是不爱了,而是,我们真的是走不下去了。

这些,当我坐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中,回想起,一切又是多么的平淡。

当我清晨和苏辰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走吧”的时候,一切已成定局。

我闭上眼睛,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中,泪至成伤。

维也纳的确很美。

早在很早以前,我就知道这个韩剧中屡次提到的美不胜收的国度。

苏辰在这里买下了较好的房子,他不让我出去工作,他为我买漂亮的衣服,豪华的车,房子大大的,干干净净,我买了颜料,我开始关注他的工作,服装设计。

他也不反对,任由着我,又或许,他想要我用这种方式,融入他的生活,以及生命。

他回国工作的时候,我就扔开画笔,我只是想讨得他的欢心,我已经无处可去,他仿佛就是我生命中得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愿意被他豢养。哪怕只做笼中的金丝雀。

我开始依附一个男人来生活。

这些曾经都是我不想从聂倾远那里得到的,在他的面前,我始终都是低微的,我不想连最后的一点尊严都被剥夺。

而现在,在苏辰的面前,我情愿什么都不要,什么都没有,我记得曾经醉酒的时候和他要过聂倾远,也许,这一辈子,我想要得,恐怕只有聂倾远他是给不起我的吧?可是,除了这个,剩下的对我来说,什么都是将就,什么都是勉强。

渐渐的,我好像已经习惯,他一周来一次的频率,他从不对我提起国内的新闻,我也没有太大的兴趣,我们保持着微妙的关系,相敬如宾。

只有在他不在的时候,我偶尔会想起,想起,那个让我痴迷的人。

我会用无聊的时间,泡茶,构思他的未来。他的妻子,孩子,他对妻子的温柔,对孩子的慈爱。那些像是旧胶卷一样不停地播放。

而我,就远远地站在远处,观望。

我甚至幻想着,他的孩子忽然将气球落到我的脚下,我帮他捡起的时候,他儿子一脸稚气地叫我阿姨。

他和尹萱琪微笑地向我问好,而我也满怀真诚地祝福他们,心底没有一丝波澜。

那样,多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