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一念之差,我动情一场

我们来打个赌,怎样?

你一念之差,我动情一场 夏言落 1374 2011-10-25 15:14:03

  就在我们等菜上来的空隙。

聂倾远的车子已经开到了他的公寓门口。

他摇下车窗,仿佛很疲惫地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

余夜久看着旁边这个最爱的男人。

一种悲壮的感情升起。

从一开始,他就是没有心的人。

他纵横各种感情游戏之间,所向披糜。

这些,她是知道的。

至少,他不属于任何一个人。

可是,那天,她忽然看见,那个叫林莫颜的和他现在夜幕中接吻。

那是,她最好的朋友,他们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

她跟踪他们去了宾馆,她也开了房间,在他们的旁边。

她整夜睡不着。

宾馆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她甚至可以听见令人尴尬的声音。

她仿佛看见了他们在雪白的床上纠缠。

可是,她不知道,那边的房间里,那个叫林莫颜的女人和聂倾远的男人,早已经换成了别人。

她甚至是低声下气地去求着林莫颜离开的。

可是,就在林莫颜走的那个晚上,他来找她。

他喝的伶仃大醉。

她手忙脚乱地照顾他睡觉,忽然,他抱住她。

他的话响在耳际,她的心一阵纠痛。

他说:“莫颜·····”

她忽然明白了一切。

许久。

她忽然开口:“她,回来了。”

聂倾远仿佛没有听到一样,依旧闭着眼睛。

“她是回来结婚的。”

聂倾远的手指僵住。

她就知道,这件事肯定能让他有反应。

她已经不记得,他到底有多久就是这样一幅淡漠的样子了。

好像自她又找他的那个晚上吧?

他坐在地上,冷的沙发,冷的面条,啤酒倒了一地。

那天,好像是林莫颜离开的时候吧?

余夜久露出讽刺的笑容:“我们来打个堵,怎样?”

她看着聂倾远闭着的眼睛,睫毛微微颤抖着。

这个男人真是好看,即使疲惫、失望的样子,也依旧如此迷人。

失望?他也有失望的时候?

只是因为林莫颜要结婚了吗?

她自嘲地笑笑:“她不会和你走的。”

香烟不知什么时候触到他的衣袖,一下子便烧出一个洞来,可,他并没有发现。

她死死地盯着他烧破的衣袖:“如果,你没做到,我们就在他们之前结婚,这个堵,你敢不敢打?”

他闭着眼睛,还是沉默。

余夜久笑的放肆,可是,却带着些许的落寞。

许久,就在夜久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忽然睁开眼睛,熄灭烟蒂。

“好。”他忽然开口。

他要给自己一个交代了,不管这个结果是不是他所要的那个样子。

有钱人就是好。

在餐厅上菜也是最快的那个。

很快,我们的菜上齐。

灯光被熄灭,只有无数根的蜡烛闪着暧昧的光。

我忽然讨厌这种煽情的场面。

“我觉得还是开灯比较好。”说着,我就要喊服务员进来开灯。

“莫颜。”他忽然止住我,“这次听我的好吗?只一次。”

我忽然就沉默了下来。

然后,他拿出一个红丝绒的盒子。打开。

一道光亮。

“莫颜,嫁给我吧。”

钻戒上的钻石忽然刺痛了我的眼睛。

电闪雷鸣,风驰电掣间。

我的眼睛忽然闭上!

······

他伸出食指抬气我的下巴:“你…刚刚是在关心我吗?”

我屏息,手指开始颤抖。

“是吗?”他又问了一遍。

“恩。”我如实回答。

“那么…”他凝视我,眼神变得深邃,又忽然迷离,仿佛在挣扎一般,好像在思考一件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问题一样,“这就可以说明你爱我,对吗?”

他,竟然问这样的问题!

我点点头,随后又摇头。

“我只看到了点头,那就是‘是’,林莫颜,不管以后怎样,今天,你是爱我的。”

······

我拉住他的衣袖:“你刚刚叫我什么?再重复一遍好吗?”我几乎是恳求他。

“看在你辛苦为我煮粥的份上,我还是告诉你吧,我刚刚叫你…”他忽然凑到我面前,嘴唇触到我的嘴唇,慢慢一字一句,清晰无比:“老、婆。”

他的声音温润如玉,像是一缕清风划过我的心,重重烙在我的心上。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