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挣扎

家宴

挣扎 燕赵隐士 2651 2012-05-29 16:28:53

  高天醒来时,一看手机已经下午六点多了,他胡乱的洗了把脸,凉水一激才想起红云,他里外的跑了下,除了红云留下的淡淡的体香哪里还有人影,他找电话准备打给红云,一眼看到里间小桌上自己的水杯下压了张纸,他马上拿起来,红云清秀的字迹跃然纸上:天,你大展抱负的机会来了,好好努力,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当遇到困难的时候想想我!我走了。

看完留言,红云美丽俏皮的笑脸就在眼前晃,高天幸福的微笑了下,打开抽屉把那张纸锁进去。

他锁好了门去是龙那,月萍正放低了声音看电视,是龙还在床上呼呼的睡,他向月萍摇了下手就退出来,月萍跟出来轻关了门说:“云五点多点走了,也没惊动你。”高天脸一红笑了说:“看这酒闹的,也没送送她,我也回家了。”月萍嗯了一声,高天就去推摩托车。

他把他的野狼125打着火一跨腿就骑了上去,看到月萍已回了宿舍心里无比感动,人生遇到这样几个知己再艰难的路走起来心理也会舒坦。他踩下了档位,摩托车噌的蹿了出去,吓他一大跳,酒劲马上全醒了,赶紧地减小了油门,车刚出校大门口,门卫六子穿了双拖鞋赤塔赤塔的刚好要进来,高天捏了离合还没说话六子就开口了,“你这高升了也不说让喝点,明天找你家去啊!”平时高天没事时和六子处的多开玩笑惯了,所以六子在他面前很随便。

高天一笑:“去吧!不过你可把大门看好了,大假期的丢了东西你就别干了!”

“这个你放心,这断不了人的。”六子拍了胸脯说。

“那也要惊些心,晚上在校园内转转啊,我走了。”高天说完也没听六子的更多的豪言松了离合加速变档向东一拐向槐南村里驰去。

高天满心的幸福和自豪,当年来槐南做教导主任时仅二十三周岁,是全县最年轻的教导主任,名噪一时,如今二十七岁就当了校长,给山阳县教育系统同行肯定又是不小的震动,当然给槐南村的父老乡亲来说震动更大,槐南村尽管是个四千八百多人口的大村,由于过去教育的落后和村民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不够,村里很少出大学生,就最近几年高天在槐南中学想方设法的照顾本村的孩子,才送走了六七个中师中专生,而大多也是高天家族的人,村里人都说高家祖坟冒青烟了。

进村后高天速度放慢了许多,偶尔村里的叔伯大爷的给他打招呼,他都摆手问候,怕失去了礼数,生活在农村,他知道礼数很重要,注意不到会让父老乡亲背后骂的。

高天进入自己家的大门,摩托车直接骑到了屋檐台阶下,老婆关丽端了两盘热腾腾的菜从厨房出来,头发湿漉漉的,穿了那件红艳艳的连衣裙,脸笑成了一朵花,“呵,大校长回来了,真是好命,这菜刚上桌你这人就到了。”

高天毕竟也开心,笑了笑没说什么,直接进了爸妈的卧室。

屋里空地上已摆了圆桌,两冷两热的菜已摆在上面,爸坐在靠北墙的沙发上吸烟,眉眼间带着笑,看到高天进屋欠了下身子指了那大搪瓷缸子说:“喝杯茶吧,泡的龙井,解暑!”

看到爸为自己的升迁高兴,高天心里也就有些骄傲和得意,兴奋的说:“怎么也是弄上菜了,我给英才打个电话,今晚好好喝点。!”甄英才是高天的姐夫,比高天大三岁,常年在北京搞工程,是十里八乡闻名的包工头,这段时间正好在家,昨天下午就给高天打电话嚷着让高天请客。

“别打了,你姐夫刚回去拿酒去了。看你那脸色中午肯定喝了不少,晚上少喝点!”父亲一脸严肃但话里充满了疼爱。

其实高天也是鼓了劲说的,中午的酒劲还没完全退呢,这马上又要喝还是有些怵的,加上英才又是个酒大壶,他认真的说:“一定少喝!”

“还没喝就说少喝,那怎么行,这庆贺酒啊就得喝个够!”随着珠帘的响动,英才提了两个酒盒子进来,放在屋内的圆桌上,洪亮的声音像吼一样:“五粮液,四瓶,每人两瓶!”

“没问题!这么好的酒!”高天鼓了勇气说。

“胡闹!那怎么行,非把身体喝跨啊!”高德福急切的训斥道。

“老爸!今天高兴,你别管啊!”英才大手一挥说,:“拿杯子!倒满,开始!”

高天去外间橱柜里拿了三个小酒碗,回到里间时爸和姐夫已坐好,酒瓶已打开,满屋子的酒香,高天拿过酒瓶说:“爸今天一也来一整碗!”爸没说话,英才就开口了:“肯定的,都倒满了!”

高天倒了满满的三小碗,就感觉那个酒瓶里就没多少酒了,端起酒碗说:“姐夫,来谢谢你的五粮液!”

“这话爱听,咱村里就咱们能随便喝五粮液!”英才自豪的说。母亲额头挂了汗珠拿了筷子进来,也是满脸的春风,“娘!你坐下,让关丽和高敏弄菜。”英才总是嘴快,在槐树镇这方圆几十里,女婿给老丈母娘叫娘,母亲笑着说:“这么多年我哪上得过台面啊,你们喝吧,我去弄菜,她俩弄不好!”转身出去。

三个人也没再多说什么端着碗都深深喝了一大口,高德福也没在隐藏酒虫,一口下去了有四分之一。

“不错!不错!”英才夹了几根耳丝边嚼边说。

“是酒不错还是菜不错?”高天问。

“都不错,尤其你这次事办的更不错,喝酒喝酒,老规矩,三口干啊!”英才再次端起杯示意高德福爷俩。

两大口酒下肚,高德福脸就发红了就开始给高天上课:“高天这次校长当上了可要争口气啊,一定把学校给整理的条条顺顺的,不能像吕大谈那样就知道喝酒夸海口!”

“一定没问题!”高天应着。

“就是啊!好好干,我们这家子,我努力挣钱,你继续熬官,一定都要风风光光的。”英才接话说。

“是啊,人就要向前奔,我二十四岁就当了村书记了,我们这样大个村子,这么多年什么工作在镇上都没落后过。”爸骄傲的说。

“那是那是,老爸是谁!来清了第一碗!”英才捧了老爸说。

三人一气干了第一碗,第二碗倒时,高德福假意阻拦了下说倒半碗儿就可以了但还是没坚持住,三个人都倒的同样满,有前面一碗酒垫底,三个人就放开许多,推杯换盏的较量起来,这也是高天和英才多年喝酒的习惯,以往高天从来没软过,今天因中午喝了不少,心底里有些虚,但毕竟年轻,嘴上没一丝服软。

高德福第二碗明显地喝的慢了,高天和英才三个回合第二碗就下去了,又倒上第三碗,姐姐高月端了两个菜上来说:“你们少喝点!”英才果断的挥手说:“该干吗干吗去!这儿正喝的起兴呢!”

姐出去后英才发令了“咱哥俩今天得干一个,让老爸高兴高兴!”高德福没表态,他也在村里英雄多年,也是过来人,更懂得年轻人的心理,他不表态就是默许。高天一看这种情况,只好强了劲充英雄了,说了声:那我先干了!近二两的白酒一仰脖喝干,英才随后也干了,嘴里连说着痛快。高天给二人又倒满了,姐姐高月和老婆关丽进来,肯定是商量好了的要为这俩酒疯子分担些酒,说也要喝酒,每人也倒上了一碗,英才一看来劲了,叫嚷着五个人你陪我敬的喝起来。

酒喝的很尽兴,时间也很长,唠了很多的家常话,夜里十一点多,四瓶酒喝完后,在母亲的吆喝声中酒场才结束,英才歪歪咧咧的在高月的搀扶下离去,高天也被关丽抻到了他们的卧室按倒在床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