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挣扎

建章立制

挣扎 燕赵隐士 3156 2012-05-29 16:28:53

  接下来几天,村里的那几个儿时伙伴过来热闹了一天,村干部们也以贺喜的名义过来大餐一顿,姐夫英才又买了菜张罗着把二妹、三妹两家人叫了来,热热闹闹的团聚了一天,连续的应酬搞的高天很头疼,他也着急他的规章制度的起草,他干脆借值班的机会躲进了学校,思索和整理他的管理方案、措施。

学校里很安静,就月萍两口子在,看他写东西,是龙在屋子里看电视,月萍在院子里水龙头那洗衣服,偶尔的是门卫六子溜达溜达,让高天看到他在,且很敬业。

高天首先起草了《槐南中学考勤制度》,制度中明确了每天四次签到,对迟到、早退、请假、病假、事假、旷工等都做了具体要求,并且把考勤同评优评模挂了钩。边起草他就想到考勤上的严格好处是管理会规范,但隐患会冲击那几个老民办教师和其他家里有地的职工的利益,平时他们习惯了工作农活两不误,上完课就走,没课就不来,要规范管理首先约束的是这些人的不规范的到岗行为,要让他们接受肯定困难不少,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非常重要,高天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走访民办教师代表,取得他们的理解,拜访老教师,获得他们的支持。

接着又起草了《会议制度》,制度对校务会议、班主任会议、职工会议、教代会、团委会、各类座谈会都做了规定和要求,其中对校务会的成员明确规定是副主任以上的学校干部,这就打破了以往会计参与校务会的惯例,这一决定他也感觉到了肯定冲击铁程的利益,但他狠了心一定解决会计参与学校校务管理的不合理惯例,因为山阳县普及乡镇中学过程中,没有规范的管理文件,各学校会计又操纵了学校经济大权,各乡中几乎所有会计都参与了学校校务的管理,会计被教师戏称“二校长”,而这些会计大都素质不高,喜欢吃吃喝喝,高天狠透了这点,决定消弭“二校长”的影响。

然后起草《槐南中学教学常规》,他找出了《中国教育》、《中小学管理》等期刊做参考,翻阅了一些名校的教学常规规定,然后结合槐南中学的具体情况加以修改。他边看那些学校的常规,边与槐南中学以前的管理做对照,更进一步认识到以前学校工作的随意性之大,也更懂得了管理学校光有热情是不行的,还得有科学规范的管理手段。

高天情绪很高涨,精神也很集中,除了中间去了趟厕所,烧了一壶水,他基本没动身子,那台落地扇吹的几乎都是热风了他都没感觉到,他看一会儿,写一会儿,一会儿又拄了腮思考,满脑子都是槐南中学的未来。

是龙过来喊他时,他一看表都十二点多了,而那个常规只弄了两个部分,他感觉到要做一整套的管理制度只能文字就是一件大工程,如果执行起来,更需要坚强的意志。是龙来叫他,他也就不客气了,正好把起草好的制度给他两口子交流一下。

三个小菜,两素一荤,一瓶黑土地,三个人边喝边聊。高天把考勤和会议制度念给了他两口子听,在措辞和用句上二人给了意见后,在条文和个别制度会引发的问题上又给提出了不少的合理化建议。

三人最后讨论的结果,一是考勤不但要和评优评模挂钩也要同利益挂钩,签一次到五角钱,一天全勤每人奖励两元钱,这有利于刺激大家的积极性,对民办老师来说也好做通工作。二是高天一定要走访民办老师的代表和老教师代表,争取他们的支持,并且定出了要走访的人,民办教师代表有马爱民、于拥军、高文会,老教师代表有杨献国、彭峥嵘。三是安排一桌,把刚毕业的一帮年轻男教师叫到一起,拉近一下感情,把劲头鼓一鼓,紧紧凝聚住他们。四是拒会计于校务会外是必须的,这尽管会引起铁程的不满,甚至对立也要在所不惜,因为他们几个人考虑的是一己之利,而根本不会考虑学校发展,把会计排除到校务会外在山阳教育系统会成为先例,会引发不小的震动,但更有利于管理,也有利于抵制腐败。五是教学常规要做细,规范性强,便于操作,例如为了让师生更好的按点到教室上课,可在每个课间上课前二分钟设置个小预备铃,小预备铃一响,学生进教室,教师在教室门口候课,这样一是提高了时间效率;二是便于师生尽快进入角色。六是制度暂不要制定太多太细,少制定几个,制度能够得到落实后再考虑其他方面的。

三人边吃边讨论了教学常规的其他细节,这对高天制定教学常规起了莫大的作用,吃完饭,是龙两口子午休了,可高天脑海里满是教学常规,他没有一丝午休的意思,干脆脱了光膀子接着干,明确了思路和想法,高天的常规条例弄起来顺手的多,到六点钟,他的常规弄了十二章一百四十六条,他反复看了两遍,觉得没什么问题了,也就感觉到腰酸腿麻了,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拿了常规让是龙去看。

是龙认真看着稿件的空,高天来后边的厕所,边走边看着熟悉的校园,这时他越来越觉得校园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脚印、车辙,没树荫、无花香,荒草处处,象一个满是鼻涕的小姑娘,他就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路铺起来,把树栽起来,把花种起来,让丑小鸭变成白天鹅。

厕所里出来,是龙拿着他的手稿已站在甬路上,“怎么样?”高天问,“没发现什么问题,很完备了,可以出稿了。”是龙钦佩的口气说,“你的文字很严谨,做出来的规定也切实可行,真的很不错。”“哪里啊!你夸奖了!”内心里高兴的高天还是谦虚的说,“择日不如撞日,怎么我也是在学校,干脆把那帮小弟兄叫过来热闹一下?”“好的!我去叫月萍,让她通知。”是龙吧稿件递给高天回宿舍,高天也回到办公室。

不一会月萍穿了件家居裙过来,平时很少露的肉也白花花的露出来,她人未到先是一股驱蚊的花露水味先到了,高天扫了她一眼马上低了眉抹了把鼻子,月萍开口了,“都通知谁?”“文浩、程勋、光亮、建功…”高天点算着说了十一二个人的名字,月萍了了记下就拿起电话通知去了,那会儿手机不普遍,但固定电话和传呼机已基本普及了。

七点不到,步行的,骑自行车的,骑摩托车的,这帮槐南中学的新秀就到齐了,大家嘻嘻哈哈站在甬路上聊天,高天也很亲切的和大家开着玩笑,然后率领了这帮弟兄前呼后拥的去王家肉脯,王家肉脯在槐南中学和南营村中间的马路边,距槐南中学不到一里路,是南营村一家祖传的肉脯,熏猪肉和淹马肉很是出名,十里八乡的村民都很喜欢,尤其是九十年代后生意更是兴隆,有了资本后,就从村里搬到村北的自家承包田里,前后盖了两排房,后排八间是杀房和灶房,前排八间做了雅间开饭馆,吃客每天都很多。

高天他们十四个人到时,正好还有一个雅间,他们把两张桌子拼到一起,团坐了,高天说:“今天每人一个菜,每人一瓶酒,谁喝不了,自己想办法处理!”大家齐声说“好!”没一个人说草鸡话。服务员一听是单大生意,微笑更甜了。

杂拌、猪蹄、马肉、马肠四个熟食很快就上来了,每个人面前一瓶黑土地,“今天不分官兵,一律平等,自己完自己的任务,不用互相倒酒。”高天说完拧开瓶盖倒满自己面前的小碗,其他人也迅速的倒满了,“入席三杯酒,老规矩啊,三气喝了这碗怎么样校长哥?”文浩率先发言,“好的!”高天愉快的表示支持,大家也纷纷表示通过。

第一口喝下去,高天说:“吃肉,吃肉!”说完觉得这场面气氛很火爆,接着说:“今天有点水泊梁山的味道,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是吧?”“我们就是梁山好汉聚会呢!”光亮说,“这次高哥由主任升了校长,我们可要大干一场了!”“那是!”大家齐声说。“感谢弟兄们的支持,我们兄弟连心,一定会创造槐南的辉煌!来喝第二口!”高天端起酒碗向大家示意了一下深深喝了一口。大家都端起碗下去一大口,“加点劲啊,下一口要干的。”建功边喝边说。

都是二十多岁的棒小伙,放下的酒碗大部分就剩个底了。

是龙尽管没和大家一起上班,但因为住在了学校,节假日没事也经常和这帮人一起喝酒打牌什么的,都自家人一样,再加上在坐的他岁数最大,在这帮人中也有影响力,他看到气氛如此热烈,就端起酒碗把气氛再推高一下:“来!大家敬高天一杯,祝贺他荣升校长!”一帮人呼啦站起,高天也站起,一起碰了下杯,大家一饮而尽。

接下来推杯换盏的好不热闹,高天喝酒今天更是格外爽快,来者不拒,他知道自己的轿子要想坐的稳,那抬轿的不但人要多,而且人心更要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