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挣扎

烟消云散

挣扎 燕赵隐士 2997 2012-05-29 16:28:53

  高天在路上骑的并不是很快,他边骑边思索王浩的事,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方案,因为他不知道王浩经历了一晚上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也不知道魏局对此事会是什么态度,他知道给局里惹麻烦领导肯定不高兴是必然的。

他进到局里停好摩托车往教育局办公楼走,教育局办公楼是个三层小楼,教育局办公楼一楼是办公室和普教股,人事股,财务股和档案室什么的,二楼是各局长的办公室以及会议室,三楼是督导室、工会、以及秘书司机的办公室和寝室,他进入一楼大厅,办公室孙有礼主任正好从办公室出来,对高天说:“魏局等你呢,赶快上去看看吧!”

“孙主任,到底怎么回事啊?”高天问了声,想心里有个底。

“来了个老娘们儿,又哭又闹的,跟孩子讨说法,又是魏局曾经工作过的乡镇的村民,魏局也拉不下脸来逼她走,就叫你来,怕会批评你几句,心里有个准备啊!”孙有礼说,高天点点头上二楼。

二楼局长办公室门外楼道里,王浩妈蹲在那看见高天,本来已消停的人用手腕捂了眼又呜呜起来,魏局的秘书王培见高天上来,拿钥匙边开魏局的门说:“正好屋里没别人,魏局等你呢!”

高天屋里走,王浩妈急忙站起身也跟进来,魏东升正闭了眼睛养神,看高天进来直起身,一脸严肃。

高天就有些怯,叫了声:“魏局!”

“高天,怎么回事?老师不懂法啊?《教育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没学过啊!学生不听话多说教吗,干吗动手!你这校长怎么当的!”魏东升上来就劈头盖脸一顿训。

“他这孩子确实不听话,老师也没下多重的手打他…”高天辩解道。

“没下多重的手!下手就不对!对学生教育就不能体罚,这是法律!还辩解!你思想有问题!”魏东升又来了,高天无话可说,但头脑一转,觉得必须转移方向否则还是埃克,回头问王浩妈,王浩怎么样?你想这事怎么办?

王浩妈说:“怎么样?你们打的你们不知道啊?现在医院躺着呢!怎么处理你说吧!”

高天感觉到这女人不好斗,斟酌着说:“昨天不是全面检查了吗,也没有检查出问题,检查费我们已经出了,又观察了一晚上,一会儿我去医院看看,医生说没问题就出院吧,孩子受了委屈,家长跟着不安,我代表学校向你道歉!再说老师管孩子也是为你们好,你们孩子什么情况你也清楚,管管是有好处的。”

王浩妈妈没说话,魏局先开口了“这样的态度很好吗!”

王浩妈接口了,“魏书记,态度是一方面,但我儿子不能白挨打,必须得给个说法!”魏东升在槐树镇当过书记,王浩妈挺会来事,还称呼他魏书记。

“你想要个什么说法就说出来!”魏东升凝了眉说,表现出了不耐烦和厌恶。

“你想怎样就说吧,我们可以商量的。”高天追问了下。

“我不是要讹谁,我这儿子挨了打,又受了惊吓,回家肯定要调理一段时间的,总得花钱吧,我们不能挨了打还贴钱吧!”王浩妈一下子只奔目的地。

“那好说,高天给她个三百伍佰的给孩子买点营养品。”魏东升爽快的说。

“魏书记打发要饭吃的啊!”高天还没说话,王浩妈就开口了。

“那你打算要多少?”魏东升说,面上带着笑容。

“少了五千我不答应,你们不给我就到县委政府去告!”王浩妈斩钉截铁地说。

魏东升再也按耐不住了,激愤地说:“学校不是扶贫办,你这扰了我快一上午了,孩子又没事,你还不饶了是吧!”

“没有满意的答复,我就是不饶!”王浩妈一点不示弱,声音抬高了许多说。

高天一看觉得情形不对,不能让这女人在这撒泼,于是一拉她说:“大嫂,你别在这嚷了,钱的事我给你谈。”又转向魏东升说:“魏局这事我处理吧!”魏东升挥了下手说:“去吧!不行的话她想上哪告就上哪告去!”

看魏局的态度王浩妈有些软了,但还是坚持了下不外走,高天稍一用力,连拉带拽带说着:“钱咱俩谈,先去看看王浩。”拉了王浩妈出了局长办公室。

下得楼来,又劝了几句,骑了摩托车托了她去县医院。

到了医院,刚要去病房,高天手机响了,他一看是红云的,正为王浩的是犯愁心情不好,怕传递给红云就按了拒绝键,可红云马上又打过来,他感觉会有什么事,只好接了电话。

“呵!电话也不接啊!”红云责怪说。

“不是正忙着呢吗!人家要赔偿呢,刚从教育局来医院。”高天说。

“告诉你个信息,也许会对你有帮助…”下面的话红云压低了声音。

听完后高天马上眼睛里放出了光彩,“太谢谢你了宝贝!”挂了电话然后扭身去旁边水果店买了个果篮去病房。

王浩躺在病床上,眯了眼睛,他的爸妈守在一边,高天一看就知道做样子,放下果篮叫了声:“王浩,怎么样了?你受委屈了!”

毕竟是孩子,毕竟是学生,毕竟是面对自己的校长,王浩买了东西亲自来看自己,王浩呼的一声就坐起来了,“校长,没什么事,就是感觉肩膀有点疼!”

王浩妈又恼又气,“疼!疼你还坐起来,不好好躺着!”王浩低了头,脸通红,高天意识到王浩在良心上的不安。

“王浩你好好躺着,我给你爸妈商量一下你的事!”然后示意他俩出来。

在走廊里的座椅上三人坐下来,高天首先开口了,“大哥,大嫂,允许我这样称呼你们,你们孩子情况你们清楚,很调皮,在家里你们也肯定感觉的到管理的难度,到学校呢学生调皮老师也不会动手就打,肯定是在屡教不改的情况下动动手吓唬一下,出发点都是好的,你们也看到孩子并没有大问题,并且压力很大,尤其是你们提出要求的时候。回去了,你孩子需要调养,可以,但是如果没什么痛痛快快去上学不更好吗,这事对孩子和学校来说都是教训,孩子以后会遵守纪律,学校老师们呢也会吸取教训不再动手,这样的结果多好。你们说呢?”

王浩妈长着脸说:“说的好听,打的我儿子吐了沫,五千块钱不给就想让回家,办不到!”高天看了眼王浩爸,想让他说话,毕竟男人看事宽,但他脸红着低下头不说话,高天明白他是个“气管炎”,高天感觉到这事不出杀手锏不行了,趁机说到。

“你说王浩被打的口吐白沫是打的吗?”他盯了王浩妈说,王浩妈脸一红,“我可听说王浩有癫痫病,一冲动就抽搐,吐白沫!”

“谁说的?”王浩妈急了,“我儿子可没那病!”赶紧洗白说,因为儿子越来越大,在农村男孩子有癫痫病肯定订媳妇都会很困难的,谁家的有病谁家都会隐瞒的结结实实的,高天一下子触到了王浩妈的痛处。

“有没有你们心里清楚,你们村也肯定有个别人见到过,真没有可以在医院检测下,现在科学这样发达,肯定检测的到,检测费我给你出。”尽管高天并不确定能否检测出,他明白他们夫妻也不会知道,但他还是放了一炮给他们施下压力。

王浩妈有点傻,王浩爸随懦弱但头脑转得还快,开口说“老娘们儿闹什么闹,高校长,别跟她一般见识,她也不嫌丢人,也不怕村里人笑话,马上出院。”说着就去拉王浩妈,王浩妈还想坚持什么,王浩爸就急了,“儿子想打光棍了是吧!”王浩妈才跟着起来。

高天一看马上说:“我去结账,你们去收拾,我给你们找个出租车。”

结完账出了医院的急诊楼,他娘仨已等在外面,高天一招手,一面包司机就过来了,高天给他五十块钱,告诉了他地址,然后对他们说:“你们先回去,让王浩休息下,我明天安排老师去看他。”

“看什么看,让别人以为多大事似的,星期一让他上学去就是了。”王浩妈长着脸说,高天一笑说,让班主任去看下也是应该的,他们没再说话上了车。

高天一下子感觉到烟消云散,头脑马上一清,掏出手机给魏东升做了这个戏剧性的结局的汇报,魏东升骂了句:“你小子!以后把老师教育好了!”挂了电话。他马上有拨通红云的电话。

“怎么谢你?你给的信息太重要了!”接通后高天说。

“你真该谢我,我姑是那村的,本来是想通过她帮你处理下这事,姑告诉了我他有癫痫的病,我觉得有助你处理就第一时间告诉你,你说怎么谢吧?”

“怎么谢呢?等我!回去吃了你!”高天挂掉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