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挣扎

节外生枝

挣扎 燕赵隐士 2692 2012-05-29 16:28:53

  大家发表了许多议论,但都明白说什么也只不过痛快痛快嘴得了,没有实际意义的,最终话题还是落在了王浩这事上,都担心王浩家长会讹诈学校。

电话铃响起,高天拿起电话,万海的声音传过来,高校长,王浩所有的检查都做完了,检查结果都正常,王浩也清醒了,跟正常的人差不多了。医生什么意见?高天问万海,医生说让观察一晚,明天看情况再说。高天指示到,那你和王浩家长沟通一下,让他们留个人,你可以搭个车回来。万海说好的,我和王浩家长交待下。高天又对万海说在学校等他。

大家看高天接完电话眉头舒展许多,都知道事情不严重了,高天把情况简单说了下,大家纷纷起身说,那太好了,应该没问题了,高天说,也不早了,都回家吧,我等等万海。人们说着宽心的话,并都诚恳的说着有事打电话,会随叫随到的,然后先后离去。

是龙住校,没有离开,高天继续和他聊着学校的事,一会儿月萍过来,满面春风地说,红云买了点菜过来了,高天就别走了,我们做饭去,晚上一起吃。

没一点准备,猛然听到红云过来,高天心突突跳起来,有阵子没见到红云了,他不知怎么回答月萍就含糊着嗯嗯了两声,月萍扭了屁股离开。

高天刚平静下来的心又变的不安起来,他现在急切地是盼着万海赶快的回来,等了解完详细情况后,可以去看看久违的红云。

他不停地看墙上的电子钟,感觉到钟表的秒针跳的十分慢,心越是急躁,它就越慢。是龙看出高天的心情,说去大门口看看万海回来没有。高天挥了下手说去吧,我打个电话。

是龙出去后,高天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电话是关丽接的,高天是个比较诚实的人,一撒谎说话就有些磕巴,一听是关丽,他就把话说的简单了,怕露出破绽。

今晚有事不回去了。

又有什么事了?

张彪打了一个学生,万海跟着医院检查去了,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我在等。

那你不是回来等他电话啊?还值得不回家!

电,电话里说不清!

高天不能再恋战赶快挂了电话。

屋里没了人,高天就站起身在办公室转起来,墙壁上电子钟的秒针嗒,嗒,嗒走得让他烦。他转了会儿,又无可奈何地坐到椅子上眯起了眼。

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了是龙和万海的说话声,他立马精神起来,直了直身子,是龙和万海就进屋了,高天没说话,万海就说了,真奇怪了,王浩没打针没吃药,照相啊CT啊做下来人就精神了,一点病症也没有,医生说从检查上看一点问题也没有,我提出了回来的意见,王浩和他父亲都有意回来,可他妈看起来不好斗,坚持要住下来,医生也只好安排住下观察一晚上,我就给他们说了声就回来了,如果没什么变化的情况下明天上午他们就该回来了。

高天说,那好,你辛苦了,我们一起去吃点饭,你再回家。

万海急忙摆手说,我家里还有事,一个妹子要结婚今晚说事呢。

高天只好说那该天吧,跑了一下午了。万海忙说,应该的。说着我回家了就向外走,是龙说了句慢一点,万海就骑他摩托车去了。

万海长出一口气,只要王浩没事事情就该好解决的。是龙说话了,走吧,她俩还等着呢。二人走向是龙的宿舍。

高天一进屋,眼睛就上上下下的扫红云,看她穿了身休闲装,干净利索,头发是新做的整齐有型,心就一动,最后眼睛落在红云笑眯眯的脸上,并且定了格,思念和冲动占据了整个的身心,就有些呆,红云马上感觉出什么,怕出现尴尬局面,立马说道:“这当了校长就看不上我们做的菜了是吧,还是看着我们做的好吃?眼都馋了!”

高天马上回过神来,心里道哪是馋菜,是馋人呢,但嘴里却说:“是啊,早饿坏了,这么丰盛的菜,还不把眼睛馋急了啊!”说着落座,拿了筷子夹了几根耳丝吃起来。

“你倒是不客气!”红云娇啧道,月萍说:“忙活了大半天了,夜该饿了,赶紧吃吧!”拉了红云坐过来。

是龙开口了,“得喝点!解解乏,减减压!”

月萍说:“就知道喝,不喝还死人啊!”高天接口道:“喝点吧!每人二两,缓解下压力,你看这事出的,紧张这大半天了!”红云拿眼睛翻了一下高天,高天装没看到,是龙早把酒打开了。

说是喝二两,一瓶打开,哪还有的剩,四个人边说边喝,时间就过的很快,一瓶酒和完时已十点多了。

匆匆喝了点粥,高天和是龙出来上了趟厕所就回了他的办公室,虚掩了门,洗脸刷牙,拉上了窗帘,脱了外衣,只床了吊带背心,打开床头的台灯,屋里又是一片温馨,他躺在了床上眯了眼,想着红云的美好,渴望着红云马上到来。

都十一点了,还没动静,他就觉得再也等不下去了,拿出手机打了个问号发给红云,一会儿红云回复到:不过去了!

高天一下子就急了,回到:不过来看我不从月萍床上把你抢过来!

红云没有再回话,高天只好苦等着。

十一点半,门慢慢的轻轻的一声“吱”,然后是上锁的声音,高天马上起身出来,红云已婷婷的挎了她的那个包站在外间办公室了,高天上去就抱住了她,红云也长长出了口气,软在了他的怀里。高天问:不说不过来了吗?红云说:就是馋你呢!高天亲了红云一口说:真的馋你了,恨不得吃了你!红云嘿嘿一乐。

温存好一会儿,红云站直身体说说:“我洗洗!”

高天拿了给红云准备的牙刷毛巾,并把牙缸倒满了水,牙刷挤了牙膏递给红云,红云刷着牙,高天就从背后拥了她。

当红云刷完洗完,高天早就按耐不住了,双手从衣服下伸进去揉上了红云的双乳,红云也气短起来。

一场长长的暴风雨!

风停雨歇,红云倚进了高天的臂弯,二人诉说着思念和彼此这段日子的工作,喃喃叨叨到两点多,情不自禁中高天早又进入红云的身体。

疲乏中二人昏昏睡去。

高天醒来时,天已大亮。不知什么时候红云早已把屋子收拾的没一丝异样的痕迹出去了,他匆匆起床,脚下有点发软,赶快洗了把脸,打起了精神出来。

是龙,月萍,红云三人已坐在宿舍里看新闻,红云脸上刚补了水,很湿瑞,很有精神气,高天脸一红,说:“又睡过头了!”是龙一笑,月萍说:“厨房里地桌上有粥有烙饼,你去吃吧,我们都吃过了。”高天转身出来。

吃完饭,高天进屋,月萍和红云就出去收拾碗筷。高天说:“不知王浩怎么样了?一会儿联系下,没问题的话就租个车过去接他们回来,这事就算告一段落了。”

是龙说:“检查没问题,应该不会有别的什么事的,一会联系上了我找车去接。”

高天说:“希望那样。”

正说着,高天手机响了,他拿出一看是教育局办公室的,马上接通,孙主任的话传来:“小高,怎么回事啊你那?老师打了学生你不赶紧处理,家长找局里来了。”

高天一听就知道王浩的事有了变化,他解释说:“昨天送医院了,检查也没问题啊…”他还想继续说,孙主任说:“别说了,局里来说吧,魏局找你呢,家长也在那。”说完挂了电话。

这时,月萍和红云掀帘子进来,高天说:“看来王浩的事还麻烦了,都找教育局去了,我得赶紧过去。”

月萍说:“家长也真是!学校还没说怎么着,他们就跑去教育局。”

高天向外走。红云轻扶了一下他的手臂说:“不管怎样,你路上千万别着急!”

高天感动的回望了一眼没再说什么,去骑摩托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