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挣扎

走访老民办

挣扎 燕赵隐士 3060 2012-05-29 16:28:53

  这场酒一直喝到晚上十点多,个个都喝的有点高,豪言壮语,真情表白听的让人都有些肉麻了,高天感觉到目的达到了,站起来说:“结束!回学校,假期呢,想打牌的打牌,想玩扑克的玩扑克。”“好的!走玩个通宵!”大家兴致马上转移,一齐端起杯干了个句号酒,歪歪咧咧的往外走,高天吧台结了帐。

回到学校,大家分了两拨儿,四个人打麻将,其余的扎金花,吆五喝六的,很是热闹。高天见气氛出来了,陪他们玩了几把扎金花输了二十多块钱找了个喝多了头痛的借口就回宿舍了。

高天把门上了锁洗了把脸,脱得光光的开了电风扇就躺在了床上,尽管夜已很深了,但高天已然很兴奋,因为他又嗅到了红云的味道,那味道诱惑着他,刺激的他开始冲动,他拿出手机,打上:“睡了吗?在想你!”发过去,他没指望红云会回复,但手机嘀嘀两声就有了回音,“骗人!你才不知道想我,又喝多了吧!”红云仿佛站在了高天面前说话。

“没有骗你,真的在想你!你怎么知道我喝酒了!”高天一喜回复了。

“我就站在你头上看着你呢!”

“那你可真的就是天使了!”

“不是吗?”

“是啊!早就是我的天使了!”

“所以,以后不要背着我做坏事,我时刻在监督你!”

“有你的监督,我肯定不敢!”

“呵!不敢!说明你心里想做坏事!”

“那我想也不敢想了,就一心向你这尊‘佛’了!”

“这还差不多!你的制度弄的怎么样了?”

“弄了几项,先运行起来,正常了再弄其他的!今天把那帮小兄弟请了一顿。”

“我从月萍那早知道了,你在招兵买马!明天还准备去走访一些人,你这样做事非常明智的。”

“我不明智,糊涂着呢,背后不是有你这智多星老婆吗!”

“去你的!谁是你老婆!!!”

二人就这样你一条我一条的短信聊了很久,聊工作、聊情感、聊思念,直到再也困的坚持不住了,才昏昏沉沉睡去。

第二天,高天九点多才起床,洗涑完毕,月萍过来叫他吃早饭,他感觉到也不饿,就干脆骑了摩托车去安平村,走访老民办教师马爱民,马爱民今年都五十二岁了,是个多才多艺的老民办,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在学校他教三个年级的音乐课,每周六节课,工作比较轻松,他吹的一手好唢呐,村里婚丧嫁娶他都抽了空给人家搭班子伴奏,挣点零花钱补贴家用,另外家里有四亩承包田,平时他也和老伴经营着,大女儿已经出嫁,剩下的孩子都还在读书,尽管他老俩不闲着,由于工资低,生活过的还是紧紧巴巴,可老马为人热心肠,人缘好,在老师们当中威信很高,所以高天把他做为走访的第一人。

高天骑车进入马爱民家的院子时,看到葡萄架下马爱民、于拥军、高文会三个人在下棋,心里一喜,尽管面对三个人做工作也许会困难些,但省得一家家跑了。

三个人听到摩托响一起抬头,看到是高天就放下手中的棋站了起来。

“高主任,不应该称高校长了,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老马文邹邹的说。

“什么大驾!过来和大家玩会,于老师、高老师也在啊!大家坐,接着杀,我也喜欢杀棋呢,正好向你们学习学习!”高天示意大家坐下,也坐在了老马递过来的一个马扎上,老马和老于只好接着下。

高文会是个开朗多嘴的人,喜欢说话,一边看他们下棋,一边指手画脚的,老马城府深些,老高说的对了思路就照他的办,不对路了就按自己的思路走,老于则不是,是一个非常倔强的人,出了名的棒槌,轮到他走时,老高让他跳马,他就非要出兵,你动这个棋,我就阻拦去走另一个棋,嘴里还不停叫着:臭,臭棋!

在叫嚷推搡中,老于败下阵来,然后拉了高天说:“来来你和老马杀一盘,旁边有个臭棋篓子指画我,头绪乱斗不过他。”高天知道,下棋也是对他们的尊重,就欣然答应,和老于换了下座位,对老马说:“马老师要手下留情啊!”老马客气地道:“你下棋是有功夫的,考虑深,招数新,又不是没领教过,就别谦虚了。”

谦让中高天出了当头炮,他知道马爱民不会先走棋的,他干脆爽快先出手。

高天下棋虽然说不上是高手,但他也对照着棋谱玩过两年,尽管不经常玩了,但一些招数还是在心中的,所以他下起棋来,也是步步为营,滴水不漏,棋逢对手,二人下着下着就成了僵局,高天奇招频出,让老谋深算的老马几次都举棋不定,让看棋的老于和老高也叹服不已。杀到残局,高天剩一车一卒,老马剩一马两卒,且一卒已沉底没有多少进攻的能力,老马脑门上有汗珠了,高天看时候也差不多了,他完全可以取胜老马,但是他明白,他要是杀败老马接下来的工作会很被动,因为他们这几个老人也许钱看的会淡,但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所以三步两步棋下来,高天就给了老马破绽,老马抓住时机,卒占中心马卧槽锁定胜局,高天装着惭愧的样子说:“佩服!佩服!姜还是老的辣!老马下棋真是走一步看十步,稳步中杀气重重,领教了!”

“哪里哪里!你才是少年才俊啊!年纪轻轻棋能下到你这种火候的不多啊!”马爱民也是发自内心的夸赞,并且脸上笑意融融,喊了老伴儿倒茶来,老于和老高看的过瘾,鼓动着说再杀一局,老马还是聪慧的多,笑着说:“高大校长肯定不是为下棋而来的,一定有什么事要说,就放开的说,我们会洗耳恭听!”

高天在教导处工作过程中,一马当先,即上课,又管理,与教师们走的很近,尤其对这些老教师平常甚是尊重,处的很好,他也博得了大家的好评,所以他看时机一来,也就不客气了。

“大家是槐南的老人了,也是槐南的功臣,可槐南中学这几年很不景气,教育局的年度督导评估我们名次总是在后三名,我全面接手学校就倍感压力很大,我和大家心愿一样希望办好我们这所学校,希望为家乡培养更多的人才,希望每年的年终督导评估有个好名次,也让槐南的教师抬起头来,光荣光荣!”高天先从愿景说起,从心理上取得三个老教师的认同,为争取制度的通过打个基础。

“你的想法是正确的,我们干一辈子老师了,学校做不出什么成绩,社会声誉不好,脸上也不光彩,学校要想出成绩也不是一个人有了想法就能实现的,必须是大家心往一处想,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大家听听。”老马一出口,口气上就站在了高天这边,高天心里一喜。

“想法是有了,我的目标是通过三年努力,把槐南中学带进全县前十名。我今天就是来争取大家的意见的,学校要想出成绩,管理上必须要规范起来,这就得建章立制,使我们的学校师生工作、生活、学习,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可是一立规矩,就怕是要大家牺牲自家的利益。”高天看了一下三人,他三人也互相瞅了瞅,还是老马发言。

“只要是对工作有利,我们做出点牺牲也值,你说吧!”

“就是在考勤上,实行四签到,签到和评优评模挂钩,而你们这批民办教师,家里有承包田,又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我想一定会带给你们不小的影响。”

三个人一听脸色就有点沉了,老马没吭声,这应该对他来说影响最大,因为他接婚丧嫁娶的活多,也是一项对于他来说不算小的收入,而对于老于和老高只是地里活儿和养的猪啊羊的受影响,老于先开口了:“肯定要影响的,我们每天都耗在学校里哪耗的起!”其他两人也哼哼着附和,但没有绝对反对的意思,高天顺势说。

“每签一次到,学校给五毛钱的补助,也算对大家的牺牲给点补偿。”

一听到每天要有两块钱,三个人的神情有了些高兴的表现,老马说:“既然把大家约束在学校了,那就要大家别在那耗,要踏踏实实干点事。”老于和老高也说着是啊是啊,否则圈在那没意义。

高天看到他们已经默许,就非常言简意赅的把教学常规管理规定口头上念叨了下,尤其是对备课、上课、辅导环节的要求说的细一点,三人边听边点头。

高天说完,老马就率先发言,“规定做的挺细,如果每个人都认真做,一天也就有的忙乎了,我同意你的管理思路。”他看了那两人一眼,“你们觉得怎么样?”那二人马上附和着说:“支持高天!看来高天真是动了心思的!槐南这下真的要改变了。”

高天心里痛快,又和他们聊了一会儿就告辞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