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挣扎

暴雪迎春

挣扎 燕赵隐士 2195 2012-05-29 16:28:53

  天麻麻亮,红云就起床了,高天哪里舍得,从背后拥了她,红云也有点不舍,但意志力还是坚强的,说今天元旦,你也得回家不是,我也要回家给家人一起包饺子吃,说完深深一吻,下地,穿鞋,然后羽绒服裹了个严严实实看着高天,高天只好也起来胡乱的穿了衣服送红云出来,甬路上路灯还闪烁着点亮光,高天送红云到大门口,开了大铁栅栏,红云上了自行车飘然而去,六子的咳声从警卫室传出,随后听到谁啊的问声,高天应了声,就踢里趿拉地跑回宿舍,带进屋里一股寒气,想着红云就冻着离去,心里一丝歉意。

高天被子蒙了个结实,暖暖和和得睡着了,他还做了个梦,梦到一条白白的大蛇在一条山沟里拼命追他,他跌倒一次爬起一次没命地跑,直到那大蛇追到他大口张开要吸食他时,他猛的醒来,掀开被子,一头蒸汽在冒。

高天看了下表已十点多,一探腰要起身,腰隐隐的发酸,知道昨晚有些过度了,整理了下房间,洗了把脸,锁好门去推摩托车,正好月萍出来笑着对他说吃了饺子再走吧,高天说:我也得割点肉回去,家里等着呢。说着话后边教师宿舍王淑惠散了头发穿了大红的棉袄大红的棉拖鞋走过来,显得很妖艳,高天未免多看两眼,她婆家是高天村里的,按辈分高天叫她婶子,平时偶尔得还逗上一两句,看到高天看她,一口整齐雪白的牙就露出来说:看什么,没见过啊?

见过啊!可没见过这样穿着的小婶子!高天回着。

一旁月萍也说话了,淑惠这打扮真好看,只是可惜了你那口子长年不在家看不到!

他看不到,我饱眼福了!高天说。

去你的吧,你这就饱眼福了啊!赶紧滚你的吧!淑惠逗骂着不再看高远转头和月萍聊开了,高天踹开摩托车一溜烟儿的奔王家肉铺而去。

到家时妈妈和关丽正忙乎着拾掇菜,高天赶紧的把生肉和一兜猪杂拌提进屋,小高远追过来,叫着要吃肉,高天给他切点猪肝,高远拿着里屋去了。

高远心里有点欠了家人点什么似的,洗了把手,要切肉剁肉,老婆关丽说:你歇歇吧,一会包饺子就行了。高天嘿嘿一笑说:还是干点吧!关丽没再说什么,妈说话了:也不是急着吃,屋里和孩子玩去吧。高天也就不坚持了,进到里屋逗高远玩。

几盘小菜,热腾腾的饺子,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着聊着,高天陪着父亲喝了二两,身上暖暖的。吃过饭高远说:闲着也没事,我找狗蚤搓麻将去,关丽白了一眼说:你就闲不住!高天没理她那一套,旁边妈帮腔了说又没什么事干,玩去吧!

高天出的屋来,正当午,阳光还不错,也许是喝了酒,没感觉到冷,他西天看了一眼,有阴云在生成的迹象,也许快变天了,二零零零年的第一场雪夜也许要下了。

高天来到常在一起玩的绰号“狗蚤”的杨水刚家,里面已噼里啪啦着搓着呢,他掀了他家门脸帘,马上被香烟、旱烟混合着的烟熏得他喘不上气来,四个人在打,六个人在看,每人手里或嘴里夹着或叼着烟,水刚更是眯了眼叼了烟在那摸着牌骂着牌,他名字听起来挺大,其实人个子不高,黑黑的很结实,因为行动灵活,喜欢打架,村里人都叫他“狗蚤”,意思是狗身上的跳蚤,更善于跳,善于咬。

大家一看高天进来,因为他的身份、为人村里人都很敬他,递烟的递烟,让座的让座,狗蚤说:外甥子来啦!我打下这圈来你打,这牌打的忒背了,输一百多了。高天的母亲和水刚母亲娘家一个村,水刚母亲爱芬大高天母亲香芹一辈,香芹给爱芬叫姑,这样呢水刚就攀亲,给香芹叫姐,推起来高天就成了水刚的外甥,而乡亲辈水刚给高天叫叔,所以二人见面就是胡乱的逗一气骂一气。高天说:背死你,省得你跳来跳去到处咬人。众人大笑。

水刚打了一圈又输了五十多块,真有点服气了,起身离座让高天打,高天也不客气,坐上去就开始洗牌,狗蚤说:你们仨好好打,多赢外甥子点!高天扭捏了下身子说:好痒!狗蚤咬人了。说说笑笑中一饼九条的打开了。说来也怪,挺背的风头高天却打的有声有色,一圈下来就八十多元进账,狗蚤就有点眼红说:真是见鬼了,我怎么玩不转。高天说:怨你老吸人血,口臭!众人笑。

一直玩到深夜两点多,才在几声哎叹声中散场,外面已是阴风阵阵,有雪花开始飘落。

高天回到家,拴上大门,先进厨房从采暖炉里放了盆热水舒舒服服的泡上了脚,边泡边哼哼着小曲,这大半天竟然赢了三百多元,很是开心。

洗完后草草收拾了下就进了卧室,高远轻微的鼾声响着,关丽气息悄然,高天知道她醒着,迅速的脱掉衣服,就剩了短裤钻进了关丽热呼呼的被窝,关丽嘟哝着:凉死了!但还是把热热的身子靠上来。

第二天在高远的抓挠中醒来,高远脱的光光的钻到了高天被窝里,小手摸来摸去,高天不情愿的醒来,看是高远就和他逗起来,关丽早起了床,高天想她肯定去做饭了,就懒得动,和高远讲故事。

好一会儿,外面传来跺脚声,关丽一身寒气进来,嘘着手,叫着好大的雪,高远一听好大的雪就躺不住了钻出被窝一蹦起来嚷着:妈妈穿衣服,我要去玩雪。关丽又把他按进被窝说:小心冻着,让爸爸给你穿。把双手塞进了褥子底下暖手。高远觉得妈妈手冰凉,没坚持让妈妈穿,就推搡着高天让他给穿,高天也就躺不下去了,再者也想看看雪,他穿好衣服,然后给高远穿。

推开门,房子、院子、树木白花花一片,下的有半尺厚,几年不见这样大雪了。高远嗷嗷大叫起来,高天也来了精神,拿了铁锨铲雪,小高远拿了把笤帚跟在后面扫。父子俩铲了条路到父母的门前,老爷子也推门出来,高兴的说到:好小子,会扫雪了啊!快屋里去,小心冻着了。双手一提把高远提起放到屋里去,高远也有点冷了,就随了奶奶去玩,高天和父亲上了房,把房顶连推带扫打扫干净,然后又把去大门的路、厕所的路打扫出来,关丽就嚷着开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