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挣扎

光彩初露

挣扎 燕赵隐士 3174 2012-05-29 16:28:53

  高天的积极运作使槐南中学没有受到罢课风波的较大影响,尽管有个别人在背后扇阴风点阴火,但是没有人响应,老师们积极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保持了学校教学秩序的稳定,而槐树镇的各小学和槐北中学同附近的几个乡镇一样在一些人的串联当中都处于全面的停课状态。

各乡镇的书记急了,教育局局长急了,政府主管教育的县长急了。

槐树镇书记杨文博在高天给他打电话的第二天冒着路面结冰的交通危险赶回了镇里,他迅速了解了槐树镇的中小学情况,也通过亲信了解了镇长井业成的态度,心里很气恼但他并没有挂在脸上,他迅速召开了镇里的党政联席会,在会上他强调了罢课对镇党委政府的恶劣影响,必须坚定不移地解决问题,提出两个要求,一是镇政府两天内筹措二十万元,用于发放教师工资,缓解矛盾。二是各分包村的干部做好下乡准备,工资到位后必须保证学校复课。他说完井业成开口了,“杨书记,镇财政上的困难你不是不知道,怎么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反正我没办法。”杨文博脸一红,马上转入正常,他强压了心头的火,态度坚定地说“镇财政账上没有,可别的账上应该还有吧,比如计生,先挪用一下救急。”

各乡镇计划生育罚款是一项较大的收入,也是各乡镇最大的小金库,除部分上交外,大部分留下来,但不会进乡镇财政所的账,那部分钱是用来书记乡长额外消费用的,像招待啊送礼啊甚至洗澡按摩啊什么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乡镇里什么款都可以挪用,就是这笔私房钱不能挪用,杨文博提出了用这笔款看来是真的把学校停课的事看成当前最重要的事,可井业成不那么想,那是吃饭娱乐的钱怎么能说挪用就挪用呢,脸就耷拉的很长,说了句“那不合适!”眯了眼再不发言,场面非常的尴尬,杨文博就说起了学校停课的后果和严重性,可井业成就不吐口答应挪用,正僵持间,外面车喇叭响起,秘书和三林起身开门瞅了下回头说:“于县长来了!”杨文博和井业成赶紧的先后起身出会议室迎接。

主管教育的副县长于振民的十八号现代稳稳地停下,杨文博上去开车门,于振民和教育局局长魏东升先后下车,二人一脸的严肃,杨文博赶紧的搭话,:“于县长,这样大的雪,路又这样滑,多不安全啊,有什么事你打个电话就是了!”

“打电话能解决就用不着我跑了!你们整天忙什么?”

“正开会,研究学校停课的事。”杨文博接话,他知道于县长是为什么来的。

“研究!研究!拿钱开工资不就是了吗!总研究有什么用。”于振民严厉的说,“非等到你们研究的把我这个副县长拿了后你们才不研究了啊,告诉你们,拿我之前我得把你们先给撸了。”一边说一边往会议室里走,会议室里众人站起。

于振民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杨文博的位子上,井业成把自己的位子让给了魏东升,两个副书记赶紧地给杨井让了坐,和三林去别的屋搬了两把椅子进来。

“说说看,你们是怎么研究学校停课的事,出台了什么方案?”于振民问。

杨文博把安排汇报了下,强调了自己在外边学习刚赶回来,否则事态不会弄到这地步,只是镇里财政困难啊。

“困难,困难,县财政不困难吗,可学校更困难,井镇长你辖区有多少所学校,有多少个班级,到现在学生都取上暖没有?你去过哪几个学校查看过?”于振民把目标对准井业成。

井业成一下子就给问住了,“每个村都有一所小学吧,有两所中学,幼儿园还真说不清,各学校应该都生火了吧!”井业成有些支吾,说实话他一所学校没去过,就回避了这个问题,他把目光移向管教育的副镇长康玉祥,康玉祥头一低装没看到,因为他也是除了日常敲诈着校长们喝酒,对学校情况一无所知。

于县长就更有气,“说不清!应该!根本就没有调查过!官僚作风!”井业成也有他机灵的一方面,怕于县长说出更难听的话,让他更没面子,信誓旦旦的表开了态,“于县长,杨书记已做出了安排,二十万明天肯定凑齐,明天下午一定发放到教师手里,我马上安排财政所的人通知各学校会计做工资单。”然后瞪了一眼康玉祥说,你还不快去通知财政所老焦,康玉祥灰溜溜地出去。

于县长脸子松弛下来,魏东升趁机递上颗烟,杨文博站起双手给点了。

“杨书记,你了解不,你们镇槐南中学的那个高、高什么”于振民想不起高原的名字,魏东升说“高远!”“对,对!高远,这次在这个事件中处理问题很果断,素质不错,能以大局为重,我得见见!”杨文博率先点头,打电话叫小高过来吧,于振民摆手说,这么光的路,还是我们开车过去。魏东升说:“涉及到停课的学校,就高远处理积极果断,老师们没停课,用书款暂时垫付了工资,这小伙子值得表扬和支持啊。”井业成脸有点紫,没表态。“我们去槐南中学看看!”于振民说着站起,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让你们镇的乡校长和另外一所中学的校长也赶过去。井业成赶紧打电话通知。

杨文博推开高远的门时,高远正在看书,他一看是杨文博,赶紧站起叫了声:“杨书记!”杨文博说,你快出来,于县长过来了!

高远快步出屋,迎了于县长而去,宽大额头的于振民正听着孩子们的朗朗书声,看了堆起的那些雪娃娃发自内心的笑着。看高远出来,主动伸出手,握住了高远的手说:“不错!小高,满园生气啊!”高远心跳有些快,毕竟是第一次和县长级别官员直接对话,说“还不够!请于县长多批评指导。”

一行人进了高远的办公室,是龙闻讯过来,又搬凳子又倒水的忙乎。

于振民问了高远学校的一些情况,听到老师们情绪稳定,很高兴,表扬了高远年轻有为,前途无量,魏东升和杨文博也随声附和着,高远脸通红,但心里很亢奋。说话间李和谐和牛峰进来,于振民几个领导脸马上严肃起来,弄得他俩大气都不敢出。

正好下课铃响起,于振民说:“高校长,集中老师们一下吧,我们简单开个会,给老师们道个辛苦。”高远看了一眼是龙,是龙马上去教导处广播。

五分钟后,槐南中学会议室坐的满满的,这该是建校以来规格最高的一次会。老师们很安静,这么偏远的地方,见到县长都很难,县长给开会更是破天荒的。

魏东升主持了会,“今天,于县长来看大家,给大家讲话,大家欢迎!”

稍一愣,掌声热烈响起。

于振民挥了下手,“谢谢老师们!你们辛苦啊!你们不容易啊,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还不能及时拿到工资,我们做父母官的愧对大家啊!”于振民动情地说着随后站起来深深鞠了一躬。

老师们虽然清贫,但是确实是要求不高的,更禁不住尊敬的,县长在这鞠躬了,那受得了,一时间掌声经久不息,于振民,魏东升,杨文博也很感动,多么好的老师,他们的要求真的并不高,能有饭吃,能受到尊敬就满足了。

“今天我们过来一是致个歉意,二是向大家做个保证,三天内给大家兑现全部工资!”掌声雷动,好像是人人拿到一份额外奖金似的。

于振民话锋一转,“你们有个好校长啊!”他看了看高远,高远脸一红。“对这件事处理很果断,很得体,保持住了我们学校的稳定局面,值得表扬啊!由高校长的带领,我能看到我们学校未来发展的一定会很好,大家一定要和高校长一起努力干!我就不在多说什么了,魏局你说两句。”

魏东升说:“这次我们学校老师们很理智,高校长处理问题也从大局出发,保持了学校教学秩序的正常,非常感谢大家,大家值得表扬,也值得其他学校向你们学习。同时我们也看到政府各级领导也在积极努力为大家筹措工资,我们也要多理解体谅政府的难处,所以大家要多影响其他学校的老师,利用好同学、同事等关系,做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尽快复课。”魏东升看了看杨文博和井业成,他俩都摇头表示不再说什么,就把目光转向了高远。

高远就大大方方的说了几句:“感谢各位领导在道路如此光滑的情况下来到槐南中学,感谢各位领导对老师们的关心,也感谢各位领导对槐南中学的肯定,我们也向各位领导保证,我们今后一定会更加努力的工作,做出更多的成绩,不辜负领导们的期望。”

简短的会,简短的话语,却让在场每个人的心都暖暖的,这次会虽短对于高远来说却意义重大,牢固树立了他在槐南中学的地位,为学校后来各项工作的开展奠定了基础。

会议室出来后,于振民他们又四下转了转,上课铃响后,他们上车离去,而从始致终,没人过多理睬李和谐和牛峰,弄得他二人很狼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