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挣扎

首度年关

挣扎 燕赵隐士 2120 2012-05-29 16:28:53

  华蕾妈看高天很仗义,没有为难她什么,心也就放下许多,高天又趁机把金沙家的优越条件说了说,华蕾到金沙家肯定受不了委屈等等一席话让俩老人吃下定心丸。

正说着华蕾和金沙进来,高天看了金沙说,这不二老找过来了,同意了你们俩的婚事,你可要好好谢谢二老,给二老表表态。

平时不善言辞的金沙,听说如花似玉的华蕾真的要成了自己的妻子了,激动万分,一下子表现出了从没有过的勇气,豪情万丈的打上了保票。

“我从内心里深深感谢二老!您们请放心,您们把华蕾交给我,我一定全心全意呵护她,不让她受一点委屈,还有您二老,我会像亲生父母一样的对待!”说完脸通红通红的拿了暖壶给华三林两口子倒水。华三林两口子当然高兴,华三林喜形于色,华蕾妈倒也沉得住气,说:“不要光说的好听,说的话一定要记住,还得做的好,否则我会随时把闺女领回去!”

刘金沙满口应承着,华三林两口子站起来给高天道别,诚心诚意地邀请高天去喝酒,高天爽快的答应着。

送走华三林两口子,刘金沙尾随着高天进了办公室,反复问着:“高校长怎么感谢你呢?怎么感谢你呢?反正今晚得请您,您千万别推辞!”高天再三拒绝,刘金沙就是坚持,看他心很诚,就告诉他叫上是龙、万海他们,金沙才乐颠颠的去找人。

这顿饭是在镇上的四海聚吃的,刘金沙格外的真诚,菜很丰盛,上了四海聚的招牌菜焖肘子,清蒸圆鱼,酒喝的衡水老白干,推杯换盏中,道不尽的感谢,大家越是说他傻小子傻福,他就越兴奋,像马上就和华蕾进洞房的样子,脸蛋子喝的红扑扑的。当然其他人也不少喝,一个是都真心为金沙高兴,一个是都是盛年,又是不掏银子的好事,都拿出一百二的力气喝,七个人喝了八瓶酒,高天才控制局面,点了主食。

吃完饭,四辆摩托车,一字长蛇呼啸着回槐南,前呼后拥的这种感受,酒后的高天意气风发觉得很享受。

酒精的麻醉时间总是有效的,酒醉后可以随便说,随便做,思想可以天马行空,无拘无束,所有的烦恼都抛之脑后。可是现实总是要回来的,期末考试结束了,老师们集体在阅卷,是龙也亲自参与其中,因为奖励制度是和成绩挂钩的,一定要保证阅卷的质量,他要抽查每个教师的阅卷情况,而高天则在办公室犯难,一是期末教师的奖金、辅导费、加班费,过年了总得给老师们发点福利,他想多发点,可是即发愁钱,又担心超越附近学校太多,让其他学校校长说风凉话;二是得去看局里大大小小的领导,高天曾经跟着吕大谈看过领导们,租辆车,买上许多箱酒啊水果的,傍晚的时间满县城转,搬着箱子楼上楼下的跑,东西不值几个钱,但也迎来许多笑脸,当然也有个别领导夫人拉了脸或嫌不值钱或嫌占地方碍事的。自己是第一年当这一把手,想不出给领导们买些什么好,但不去肯定不行的,别的学校都去自己不去怕领导会有看法的。

为这事他和是龙月萍两口子翻来覆去的商量,觉得还买水果酒什么的有点俗,但槐树镇这地方除了生产鸭梨别的还真没什么特产,高天消息还是很闭塞的,在这方面也没多和其他校长们沟通。是老婆关丽看出他在发愁,因为他有难事就会话变的少,眼睛就有些呆。问起他时他说出自己的考虑,老婆关丽是个脑瓜活会说话的人,她说,这居家过日子,离不开柴米油盐酱醋糖,捉摸捉摸这些吧,男人不喜欢,但过日子的女人肯定喜欢,女人喜欢了,肯定也会让那些当官的男人高兴。高天正眼看了老婆,觉得老婆今天格外漂亮,因为她给他打开了一条思路,新年礼品他心里有了数。

他发话让关丽买了一千五百斤花生米,到村子里油坊榨了六百多斤花生油,装了十五个塑料桶,每桶二十斤,余下了些,关丽嬉皮笑脸的说,算辛苦费留下自家吃了,高天没说什么算作默许了,关丽美得什么似的。

考试卷子一天半的时间就看完了,是龙组织了班主任计算老师们的平均成绩,根据奖励制度统计每个人的年终综合考核成绩,高天琢磨着奖金从哪出来,学校收取的的学费早就花完了,因为前边积累下来的债务真的有点多,高天又缺乏经验,禁不住债主三番五次的要,学费收齐,基本都还债了,当时也没过深考虑年终如何解决这奖金问题,奖金不兑现不行啊,老师们辛苦半年了,如果年终了奖金成了一句空话,那来年干劲会打折扣的,高天坐卧不安,在办公室转来转去。

无奈间,门咣当一声打开,一股浓烈酒气在开门的瞬间冲了进来,铁程歪歪咧咧的进来,高天恶心至极,刚要质问铁程,铁程就先吼上了,今天酒没白喝,侯所长答应兑现这几个月的工资了。侯所长室槐树镇的财政所长。

高天一听这话,脸色一转,压了下火说:“大功一件啊!这工资一兑现,老师们可以过个好年了。”铁程不客气地拿起高天的水杯从暖壶里倒了半杯开水,又从水桶里用瓢舀了半瓢掺和了一下,一口气咚咚喝下,高天看到更恶心,好像铁程的那烟熏的焦黄牙齿会留在杯子里些什么,强忍了说:你快去睡一觉吧,这次你办件大好事!尽管高天知道这不是铁程的功劳,镇衙门里的那些人会记得前一段教师罢课的教训的,应该想到给老师们留出工资的,这段时间他和其他校长找过镇里领导的,只是没给确切答复。但是为了让铁程早些走,也得哄哄他,铁程像得到了奖赏似得,说着:你可批准了,我可睡觉去了,考勤不能少我的。高天答应着,推他出去。

铁程一走,高天也顾不上冷了,开了门让酒气消散一下,要发工资了,他也就有主意上心头了,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了,他向教导处走去,去看看是龙他们的统计工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