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乱唐英雄传

大唐群雄战火凤(上)

乱唐英雄传 快乐是每一天 2404 2013-08-27 10:03:23

  “什么?你是说我大唐皇陵被火凤凰袭击了?这情报属实吗?”

“回皇上,此事千真万确,这是皇陵陵守差亲兵前来禀报,现在来人就在城楼之下!”

“哦—,让他速速前来见朕!”

“宗旨!”

不一会儿,西华门城楼上便有一体态健壮,满脸焦黑,铠甲破烂不堪的大唐士兵出现在李世民的面前。“皇陵守兵马x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好了,朕有话问你,你要如实回答,如有半点隐瞒,朕灭你九族。”………

唐太宗李世民在盘问完这皇陵小兵后,不由陷入了沉思‘皇宫后山的皇陵乃是我大唐的龙脉所在,如今火凤袭击皇陵,龙脉万一受损,我大唐刚刚所建立起来的基业就要在自己的手中毁于一旦,这叫自己百年以后如何在九泉之下面对自己的列祖列宗啊!唉~’李世民想到这里心中一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陛下莫忧,皇陵外磊厚重,牢固,建筑庞大,我想那火凤一时半会儿还催不毁,陛下依微臣之见,现在当务之急是掉精兵良将,立刻前去皇陵支援,而且最最主要的是弓箭手要多,箭法要准,臣许茂公不才愿意前去皇陵为我军将士出谋划策,从而找出火凤的弱点然后一举歼灭!”

“陛下,末将秦叔宝愿率领北骑营将士们去皇陵大战那火凤,区区一火凤竟敢范我大唐天威,末将定将其头颅献给陛下!”

“好!好!好!准奏!秦元帅乃我大唐第一名将,此番朕相信其定能凯旋而归。

“陛下,臣觉得单单只让秦元帅一人恐怕难以诛杀这个火凤,不如让燕国公(罗成)之子罗通,秦元帅之子宁远将军秦馗,怀化郎将秦成武,程元帅…额,这个就算了吧!尉迟元帅之子南营三黑虎将尉迟宝林、尉迟宝庆、尉迟宝床,镇远侯李靖之子宣威将军李成功,归德中郎将李辉,河南郡公(褚遂良)褚元帅之子游骑将军褚翔等年轻骁将跟随其左右,一来这些年轻将领都是忠良之后我大唐的希望有必要让他们都借此磨练一番,二来………”

“好了好了,长孙爱卿你不用说了,此番虽不是在沙场上两军对垒,但是依朕看这次的危险程度与朕的那一次与敌军交战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朕岂能陷忠良之后与危险当中呢,这些年轻骁将乃我大唐之希望,如今你让朕叫他们去范险,你是想要断送我大唐后世江山吗?嗯—?哼!

扑通!“陛下息怒,老臣绝无此意,我长孙无忌对大唐的衷心日月可见,刚刚老臣一时糊涂,一心想着如何历练我大唐后辈,让其将来能堪大用,却忘了他们的安危,还请陛下赎罪,老臣我糊涂啊!”

“陛下,老臣房玄龄请求陛下看在,长孙大人往日为我大唐呕心沥血的情分上,就饶恕其刚刚冒犯之罪,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皇陵遇袭之事,皇陵内不仅有陛下的列位先祖在内安息,而且里面还有我大唐之龙脉所在啊,这可关系到我大唐千秋万代的大事啊!还请陛下三思,以大局为重。

“老臣,魏征………”

“好了,朕心里明白,自然不会因为长孙爱卿的一时糊涂,而坏了我的大事,但如我不对其罚之,今后朕如何立足于朝堂之上?“传朕口谕,长孙无忌冒犯我大唐天威,馋荐于朕,险些陷我大唐与万劫不复之地,但念其往日功勋,又因一时糊涂而范如此大错,特将其从轻发落︰免去其半年俸禄,让其回去面壁思过一个月。钦此!长孙爱卿可有异议?”

“老臣,长孙无忌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好,你下去吧!下次不要再范这种错误了!”

“老臣不敢,老臣长孙无忌这就回去面壁思过,老臣告退”

“秦元帅,你们也赶快去支援皇陵吧!朕,在这里静候尔等佳音!”

“老臣,秦叔宝此番前去定要那畜生有来无回……”

“老臣,许茂公也去助秦元帅一臂之力!”

唐太宗李世民昂首仰望西南方渐渐向此间移来的――黑美人(乌鸦群组成的)不由自主的握了握腰间的龙泉宝剑。‘来吧!朕也定叫你们有来无回!’

“陛下,老臣房玄龄认为此番发生的两件怪事,两者之间应该有所联系,似乎像是什么人在幕后操纵一般,而这个要对我大唐不利的幕后黑手一天没有找出来,我大唐就永无宁日,所以老臣认为,此间事了以后一定要派人调查此事。”

“嗯,房爱卿言之有理啊!魏爱卿,此事你怎么看?”

“老臣魏征回禀皇上,此间事情玄乎其乎,一切皆无定数,老臣不敢乱下定论,请皇上赎罪!”

“唉诶——魏爱卿严重了,魏爱卿实话实说何罪之有呢?不过房爱卿的猜测也不无道理,一切皆等叔宝凯旋而归再下定论也不迟!好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朕要在这里等秦元帅凯旋归来!”

““臣等告退,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吁—吁—,你们北骑营王翦王将军何在?”一个身材魁梧,手持双锏,身穿燕麟甲,胯下汗血宝马,此人不是大唐新五虎之首秦叔宝是谁?

“回禀秦元帅,我们王将军正在营中练兵场上操练兵马,而且装备全部妥当,属下敢问秦元帅此番前来是不是带领我等前去射杀西南方那群范我大唐天威的畜生们的吗?”一个体格健壮,长相标质的守门小兵从容不迫的回答道。

“嗯,差不多,你快快前去练兵场禀报你家王将军,就说本帅在营门口等他,让他速速带领骑兵营的兄弟们出来随我一同前往东北方大唐皇陵擒拿劣畜火凤凰,哦!还有,让你们王将军多带些弓箭,快去!”

“是!——”

“报——!”

“什么事,让你小子如此兴奋啊?”‘观此人﹕一字浓眉,圆胖脸,短渣胡,身高不到六尺,手拿车轮斧,身穿铁甲这不是骑兵营最高统将王翦是谁?’

……哈哈哈哈……(练兵场士兵们的笑声)

“回禀,王将军,秦元帅来了,现在就在我们骑兵营营门口。”

“哦——那秦元帅有说什么吗?”

“回禀,王将军,秦元帅让王将军速速带领我骑兵营的兄弟们前去皇陵擒拿劣畜火凤凰,并且让王将军您多带些弓箭,哦!对了,秦元帅来时手里还拿着调兵令牌,好像很急的样子,连马都没下。

“什么?大胆!如此重要之事你竟敢禀报,如此婆婆妈妈,如果出了什么大事,老子宰了你!传令,所有骑兵营将士除留下十几个守营的外,全部随我一起去皇陵擒拿火凤凰,快快都去牵马,营门集合!”………

“驾————驾————末将王剪珊珊来迟还请秦元帅赎罪!”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王翦话音刚落,骑兵营的将士们都驾马跟来,而且,一边向这边跑,一边自主布列阵型……

“嗯,不错,走!支援皇陵,诛杀火凤凰,冲啊———”秦叔宝看王剪一干将士装备齐全,情况紧急也不多言,调转马头带领骑兵营众将士直奔东北方大唐皇陵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