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乱唐英雄传

大唐群雄战火凤(下)

乱唐英雄传 快乐是每一天 2960 2013-08-27 10:03:23

  “叔宝!!我们也赶快去皇陵吧!我许茂公刚刚又算了一卦,大约在过五个时辰,长安就会下大雨,到时候,那个火凤自然不会在高空飞翔,也就是说,只要我们再坚持五个时辰,皇陵危机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呱―呱―救命啊!我的眼睛,啊?!疼死我拉!……*“嗖嗖嗖,嗖嗖嗖,噗磁——乌鸦畜生们你小爷爷罗通来也,还不赶快前来受死!”白龙宝驹银玲枪,红袍飞甲金羽箭。剑眉虎目玉临风,桀骜不驯英雄魂。忠肝义胆浩气存,嫉恶如仇足气强。

“罗通,你看我秦成武的。超级回旋翦—”砰!砰!砰—!“怎么样,厉害吧!”

“成武小心!”嗖!嗖!嗖!噗磁!噗磁!噗磁!金甲铜翦似秦琼,乌骓褐血近汗血。青出于蓝胜于蓝,后世英雄显本色。“哼!孽畜,竟敢伤我秦魁的弟弟,我看你是闲命太长了!”

“褚翔!你小子在哪傻站着干嘛呢?是不是被这群畜生给攻击傻啦,要不要你李辉哥为你报仇啊!哈哈哈—”

“去你的,就这几只破鸟也能吓到褚翔小爷我?哼!小爷我是发觉这群乌鸦好像跟刚刚的不一样了!你瞧它们现在也不下来攻击我们了!”

“不好!他们向皇宫方向飞去了!而且飞的很高,我们的弓箭根本是望尘莫及,而且皇宫内院里的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宫娥妃嫔,如果乌鸦群,对他们攻击那后果不堪设想啊!我等乃忠良之后,保家卫国是我等的分内之事,而如今皇上有难,我们该如何?我罗通现在是大唐将领,正所谓食君俸禄替君分忧,各位如何打算都与我无关,告辞!驾…乌鸦劣畜休得放肆你罗小爷爷来也―!”

“罗兄弟,我秦魁乃大唐宁远将军,此番救驾,怎么会少的了我呢?驾……!”

“喂喂!大哥等等我啊,我秦成武也是大唐的怀化郎将,所以这一趟皇宫之行我是义不容辞啊!驾……”

“哈哈你们都怎么忠君爱国,我李成功好歹是大唐的宣威将军,怎么可以落于人后呢?驾……”

“归德中郎将李辉来也,乌鸦劣畜哪里逃!驾……”

“唉,唉,你们等等我啊——游骑将军褚翔来也!驾………”

“什么人!胆敢私闯皇宫?还不都给我站住,否则休怪你李孝逸千总小爷枪下无眼!

就在罗通等人,追踪乌鸦群时,忽然见前方有一白袍小将横枪阻拦。

“吁——!大胆!我乃你家少燕公,继勇将军罗通是也,识相的赶快给小爷我让开,否则小爷我叫你成为枪下亡魂!”

“哼!忠良之后又能如何,那不过都是沾了你们老子的光罢了,此乃皇宫重地岂能让而等前来撒野?刚刚皇上下旨,闲杂人等未经通传不得入内!依孝逸来看少爷们都快回去吧!要是被这群不长眼的乌鸦给伤着了,那就得不偿失咯!”

“呀!呀!气死我也,小子今天我褚翔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沾老子的光当上这游骑将军的!来!快来与你褚小爷大战三百回合,啊—先吃你小爷我一锤!”好家伙,肥面壮骨,身高六尺八寸,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手持旱雷双锤,此双锤合重约600斤,虎风而下——

轰!平坦的宫门大理石道,顿时石屑横飞,裂痕瞒珊—

“喂!我乃皇家宫卫,你居然下如此狠手,你就不怕皇上怪罪你父亲管教不严之罪吗?”这一虎锤李孝逸侃侃躲过,如果论用兵之道,李孝逸自幼熟读兵法,自然远胜与褚翔,但是要是论战场交锋褚翔力大无穷,勇猛过人,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自己是远远不如的,不如东洪西引让其与皇陵火凤相残,以泄刚刚受辱之愤。

“哼,我做的事与我父亲有何相干,来!刚刚你小子居然能躲过小爷一锤,现在再来接小爷我第二锤如何?”刚刚褚翔就从马身纵锤而下,现如今,到了地面更是得心应手了。

“且慢!”李孝逸收枪挥手阻道。

“怎么,你怕了,切,没意思,原来是一个鼠辈!”褚翔不屑的挑衅道。

“哼!你们这些富家少爷知道什么,现如今劣鸟火凤袭击我大唐皇陵,皇陵乃我大唐之龙脉所在,龙脉要是被毁我大唐江山便岌岌可危,你们老子忠君爱国,替君冒死战火凤,就连尉迟元帅三位虎子也随父战凤,现如今,皇宫内被薛仁贵大将军布制的密不透风,区区一群乌鸦,要灭之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况且,这群乌鸦在皇城内以被皇城兵马杀的元气大伤根本不足为虑,你们却在这里胡闹,唉……”李孝逸摇头晃脑,一脸不屑的道。

“““什么?火凤袭击皇陵!皇陵危在旦夕?”””罗通,秦兄弟两,李家兄弟满脸惊鄂

“切!”李孝逸不屑的转身离开,对罗通等人的疑问,也不理睬。

“喂!在这干愣着有什么用,是真是假去看看不就清楚了,要不你们这在,我褚翔去看看,如果我一个时辰不回来,那就表明那家伙说的是真的,我褚翔在那跟那火凤打架呢!”

“不,此等大事,我量他区区皇宫门千总不敢造谣,我们一起去,我罗通可不能输给尉迟家那三个小子,不然以后在他们面前,可就抬真不起头来了,驾……”

“““对——我们可不能让那三个小子看扁咯!驾……驾…驾……”””……

“第五队给我放,不要乱,稳住,其他人都给我分散开,快!火凤,奶奶的你有种就下来与你王翦爷爷大战三百回合,别在上面缩着。”

锵—噗—轰!啊!锵—噗—轰!啊!锵—噗—轰!啊!

“王将军,将士们死伤惨重,我马刊建议,我们现在先撤吧!火凤现在好像非常愤怒,如果在这样下去我们会全军覆没的。”

“不行,现在皇陵,基本已被火凤摧毁,如今我大唐龙脉岌岌可危,我王翦身为大唐将领岂能贪生怕死,弃大唐江山与不顾呢?马刊你身为我大唐将领居然在这大唐危机关头妖言惑众,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宰了你,将士们,为我大唐,为我等家中妻小老母,与这火凤拼了!”

*拼了!拼了!拼了!拼了!拼了!……﹡

锵—噗—轰——

“三哥,现在怎么办?王翦他们好像快坚持不住了!要不我去跟他们说,让他们再坚持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以后就会……”

锵,锵,锵,呼——嘭——轰!!!秦叔宝话还没说完就只听火凤连连三声啼叫,喉咙猛然鼓起,随机便朝王翦等人喷出一团大火球,后果可想而知,不错王翦等人全军覆没,王翦本人也尸骨无存,场上就只留下一个巨大的火坑……万古知心只老天,英雄堪恨复堪怜。如公少缓须臾死,此虏安能八十年!

“王……!”

“不好,现在皇陵,已毁,大唐龙脉如今没了屏障,大唐岌岌可危啊!现在不能再等了听天由命吧,将士们,听我许茂公指令,给我射——”

嗖嗖嗖——,三枪落空,火凤飞的太高,而且行动非常敏捷,纵然飞枪高度到了,可还是让火凤轻而易举的躲过了。

“奶奶的,火凤休得猖狂,你程咬金爷爷来也!驾…”

“尉迟敬德前来护陵!驾…”

“哈哈哈哈!褚遂良来也!驾…”

驾…驾…驾………嘶——嘶——嘶——万马奔腾,

“叔宝,许老道,我程咬金来的还算及时吧!而且我来了还不算,我还带来了五万兵马来,我就不信了嘿!这么多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那个火凤给淹死,哎哎,怎么回事,前面怎么这么乱啊?”

“回程元帅!前方骑兵,惨遭,火凤火焰袭击,伤亡惨重,将士们的马不听驾驭……”

“好了好了!你们的是喝凉水长大的啊,你们身上的弓箭那是留干嘛用的,都给我放箭射啊!我程咬金的脸都被你们给丢光了,还不给我传下去,让他们给我照死里射,他奶奶的老子还就不信了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一个畜生!”

“且慢,传我秦叔宝帅令,所有将士立即撤退,违令者斩!我说咬金,你胡闹什么啊,你这样做不但擒拿不到火凤,还白白浪费了,我大唐将士们的生命,那火凤飞那么高,普通弓箭根本就是望尘莫及,就连许三哥他们发明的弓弩,也无法伤其分耗,反而让王翦将军他们白白被火凤给烧死了,唉!”

驾…驾…驾……父亲—!““孩儿秦成武!秦魁!特来助父亲一臂之力!””

“侄儿罗通见过各位伯父”

“爹!你儿子褚翔这回也没给你丢脸,来助您一臂之力了。”

“晚辈李成功见过诸位长辈!”

“末将李辉参见诸位元帅!”

驾……

“小将李孝逸,奉皇上之命,前来,询问秦元帅,战况,如何?可用………”

驾——驾——

“皇上驾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