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03章 精置算计是非多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537 2014-06-12 12:15:28

  蛊影将那个发黄的纸片反过来调过去的反复观看,过去了二十几分钟,他却一句话也不说。金弓急的抓耳挠腮很是紧张,因为那个纸片上写的是繁体字,而且很多字迹因为时间久远的缘故磨损的看不清了。金弓看着蛊影初绽微笑,还是不吐露半个字。

金弓便不耐烦了,他走到蛊影身边按耐不住急切的心情,“蛊哥,这个看的哥哥都眉头舒展、微笑满面,是不是可以告知上面说的是什么了吧。”

“没研究透呢,许多字还需要推敲、琢磨,那会一下子就明白了呢?”

蛊影看见金弓紧靠其身边站立,挪动屁股转到右边去继续看,嘴里没好气的予以责备:

“能去帮手下办点具体事的,就不要像没事人样在这里添乱,去看看元仔和银仔在后面探索的咋样了吧!找到手镯也很关键啊!”

金弓明白蛊影已经参悟透了,就是不愿意给自己说,心里很是着急,恨得痒痒的祈求道:

“具体内容可以不说,最起码大概意思能透露点吗?”

金弓微笑着盯着蛊影的脸,对蛊影竭力表现谦恭姿态。

蛊影侧脸看着金弓若有所思,装作幡然醒悟状又将纸片拿到放大镜下,边看边说:

“基本可以确定是两个富商与少女的亲生父母定下的生死状,真是丧尽天良、禽兽不如,少女悲愤自尽其伤痛何其惨乎!”

“那两位富商的姓名,可是能看清楚?”

金弓说出了自己最关心的事,因为在一楼那位八十余岁的老婆婆那里,金弓逼那可怜的瘦成一把骨头的老人几乎一上午,老人*流着浑浊的泪水死活就是不说,最后逼的老人没办法,老人才颤颤巍巍的翻箱倒柜拿出一卷发黄的纸片交给金弓。

当时,金弓看了看上面的纸不认识就让老婆婆说个一二三,老婆婆无奈的就说了三个字:自己看。再问,老婆婆还是三个字:自己想!金弓拿到纸片,最后给老婆婆跪下要求指点,老婆婆还是三个字:自己猜。

想到这里金弓就把自己逼老婆婆时的过程说与蛊影听,蛊影听后大惊失色的猛拍自己的脑门,非常懊恼的自言自语道:“我说这个纸张怎么这么的结实呢,敢情是谜语啊,那就证明老婆婆没说实话,看来三杯不回来,你冒充她孙子的事还是被她识破了。”

蛊影顿时显露沮丧的神情,心知肚明刚看过的纸片估计是伪造的。

蛊影暗想从纸片上富商名字看来有假,且文中提到的其父母的名字估计也是假的,那么真的卖身契约或生死状会在哪里呢?从老婆婆嘴里得到的少女手镯遗失洞穴,会不会也有假的呢?蛊影实在是理不出头绪。

蛊影明白三杯去探访老婆婆娘家兄弟的事,估计也很有可能会空手而回。蛊影想施展自己的催眠手法,但想到三杯一直不主张他这么做,蛊影就想趁山杯不在冒险一试。暗暗打定主意,蛊影就想等雨停后适逢老婆婆出门散步下手。

蛊影暗自思忖半天,拿定主意,从椅子上起身看见金弓还矗立自己身边就面露诧异的说:

“怎么你还在这里啊?该干么干么去!”

“蛊哥,三杯不也是冒充她孙子嘛,为什么老婆婆相信山杯而不相信我呢,这个究竟是什么原因,希望蛊哥指点迷津.”金弓瞪大眼睛看着蛊影,一脸求知欲。

“很简单啊,三杯是以情感人,想想就知道你会咋做,肯定是软泡硬磨、步步紧逼,真是没有那个金刚钻就不该揽那个瓷器活。还不如让你表妹去呢。还是那句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去吧那个元仔和银仔叫回来吧,手镯埋藏地估计也有假!”蛊影心里也为自己不经由三杯同意就故意让金弓去逞能深感后悔。

“那就是说我身上这身白皮要不要都行啦吧!真把我憋惨了。”金弓看着蛊影点头,急忙锊腿锊胳膊拍脸把伪装在身上的白皮撕下,恢复了浑身黑黝黝的肤色,金弓把人皮伪装扔到沙发上。

“蛊哥这张皮归还给你吧,差点让表妹都认不出我了,等那个白面书生回来,再去老婆婆那里忽悠吧!”

“哎,你表妹也真是的,真不理解女孩子的心啊,紫蛇也真是多情啊,那个三杯都那样了,还是紧追不舍的!其实优秀男儿身边很多啊!”

蛊影想起紫蛇那张俏脸,心里便感到痛楚,不明白女孩儿究竟欣赏了三杯那点了,能千里追踪、万里寻觅、穿越时空、冒险陨域来见三杯。蛊影有时很想对紫蛇催眠下,但深知紫蛇不好惹。

金弓幸灾乐祸的看着蛊影悲哀表情,笑道:“蛊哥啊,你我兄弟都是具有阴阳特技的人,我在明、你在暗,都身怀绝技,可依然不是一介书生的对手,三杯真是有艳福啊,这点不得不佩服,人比人气死人。”金弓知道蛊影暗恋紫蛇,金弓就是那话气他。

“这事,都很难说,三杯一心都在那个惨死的少女身上,要让少女脱胎换骨重生,那是困难丛丛啊。本来制定的两年计划,但大家都看到了少女的坟墓没找到。冤有头债有主,俩富商不知道何许人也。铁路要加宽保护区,货场要拓展,归山还林,老宅很快就要限期拆掉了。还不知道那悲剧发生在那个房间,很多事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那按照兄弟的分析,对少女进行重生的计划到底是老邪的主意,还是三杯自己的想法呢?”金弓对南方雨季的到来很不适应,很希望尽快撤离此处。

蛊影很明白金弓的想法,其实自己何尝不想离开梅雨笼罩下的土地,连日来的雨水侵蚀消损着他本就大损恢复后刚集聚起的功力。他已经皮包骨头、浑身排骨累累了,作为灵邪长老本就应在阳光明媚的北方大城市,去蛊惑达官贵人寻欢作乐的,却受老邪指派来协助三杯,心里已经早就叫苦不迭了。

蛊影听到金弓的话语,无疑的增加了心中愤懑。蛊影心里倍感叫屈,也闷闷不乐的附和金弓之话说道:

“金兄弟啊,我们其实离城市很近的,不如天晴后,我们跨过铁路到对面小住几日,想金弟是不是手很痒痒啊,赌博抽老千那是老弟的绝学,我们过过瘾如何,我们俩可都是城市的骄子啊,吸取点贪腐之气,狂饮一下赌徒的灵息如何?”蛊影想到自己的好主意,不禁精神倍增、心胸开阔,斗志昂扬。

“好是好?其实乡村赌徒已经让我膘肥体壮了,我看蛊哥不如自己去吧,金弟一定会替蛊哥保密的。紫妹初来乍到,三杯又不在,穿越陨域伤痕累累,还没完全恢复彻底,真是不便离开啊!”

金弓很不喜欢与蛊影的相处,暗自盘算把蛊影撵走,实在希望老邪能把蛊影的妹妹派来,看到现在的大好时机便积极鼓动蛊影越界,他好及时向老邪告密。

“老弟,如此眷顾哥哥的健康,那就先谢谢了,我今晚趁三杯不在,出去玩玩。”蛊影真的就是想迫不及待的离开老宅。

“蛊哥,最好把银仔带上吧,那小弟一直没有好师傅教诲,他跟你去也就多了一个帮手,何乐不为呢。”

蛊影不知已经中金弓之计,居然异常感激的拍着金弓的肩膀,大家欣赏道:“金弟美意,如此主意正和我意!银仔估计难离家,那就带金弟的元仔吧!”蛊影转身从木床下拉出自己的行囊,着手伪装之事。

宇意情玄

老宅门外新瓦房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