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07章 金弓蛊影非朋友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733 2014-06-12 12:15:28

  紫蛇与金弓分开能够感觉到几百米外那个黑小子充满感激的眼神,紫蛇心里掠过一丝毒辣的想法,那就是正好利用金弓刺探出老邪对三杯的阴谋,在金弓身上释放的是绝世奇毒,直接经由中枢神经控制着金弓的耐力,紫蛇为自己能够帮助三杯实现初步计划的清障工作而在欢呼雀跃,暗暗的将那份喜悦冰冻的脸上,紫蛇深知自己所处环境的孤立无援。

紫蛇缓步走向新楼房迈出的每一步,都在思考与银仔交谈中怎样获知三杯的去向。

银仔还在一楼南端屋门口静静的坐着,银仔低头用手指摆弄一根树枝,漫不经心的在走廊上浮尘土泥上随意画着看着,银仔专心致志的没有注意到紫蛇已经悄悄站到自己的身边。

紫蛇看见银仔画了一个像大树的枝条,在大树的一根干枝上爬着一个小狗摸样的图案,银仔画完抹掉再重新画相似的图案,画好了抹掉如此的三番五次、乐此不疲。

紫蛇深为不解的看着银仔的外貌,发现银仔也就是二十余岁的样子,黑瘦黑瘦的样子,有一米八五的身高,大手大脚,光着脊背可见骨瘦如柴的条条肋骨,下身穿着一个分不清颜色的沙滩裤,裤上满是泥土和破洞,破洞里露出同样是黑瘦的样子,赤脚露出有力宽大的脚面。

紫蛇轻轻的清清嗓音却不说话,银仔听到声音抬起头看着紫蛇也不说话,紫蛇看到银仔就像大烟鬼般眼窝深陷,颧骨高突,下巴尖俏,乱七八槽的头发像鸡窝般凌乱,头发浮灰黑泥点清晰,瘦长脸上黑黄肌瘦,鼻子还算挺直,嘴巴紧闭似乎很珍惜自己的语言般表情,脖子细长喉结粗大,一脸风霜悲情之色。紫蛇惊讶直觉分析出银仔就是严重营养不良。

紫蛇眼神定定的看着银仔的眼睛,银仔瞪着大大的死鱼眼突然侧脸他处,两个人均面无表情,银仔突然叹息一声,有气无力的说:“红谷姑娘,你还是放心不下山崖哥哥,舍命来了哇!”银仔话说完,眼里有泪水流下脸颊。

“啊!不,这你认得我啊,你是谁啊?难道……你是滥情么?”紫蛇听到面前的银仔叫出三杯的别称,使自己感觉银仔就是三杯身边的人,心里震撼不已,看见银仔能不由自主的流下眼泪,心中猜到可能是三杯精心调教的疯情三煞之一的滥情。

疯情三煞是三杯为了研究那些感情丰富的正常人,特意为理解和研究人性弱点所训练的怪才,其目的就是找出人性最薄弱的要害而攻尔袭尔毁尔。

紫蛇面前看到的就是滥情,毫无来由会倾注对试图算计之人的感情,除了滥情,其他感情被割断或封印。

疯情三煞里还有迷情和毁情,紫蛇知道迷情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对努力结识的朋友会精心照顾,一旦朋友相信并给与最真挚的感情后,迷情就会用欺骗和迷惑的手段骗财骗色。毁情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千方百计的追求中意的男孩子,一旦男孩子产生真挚的感情,毁情就会绝情而去,给男孩子造成痛苦。

紫蛇明白三煞中的男孩子都是一表人才、身材魁梧的美男,女孩子更是千娇百媚的美女。紫蛇明白滥情以前是一个多么伟岸、风流倜傥的小伙子,此刻何故让滥情如此的落魄呢。想起三杯,也就是自己的山崖哥哥的处境,紫蛇面对落魄的滥情不敢去联想三杯的处境,突感心如刀搅般的难受。

紫蛇看着滥情的脸膛,心有余悸的说道:“我的山崖哥哥,他在哪里?他怎么样呢?滥情!银仔快告诉我吧。”

滥情看着别处,因为滥情被训练出来的就是正面对视说话就是欺骗,侧面就证明说的是实情,银仔心痛不已的说:“我不知道,袁小五就是迷情,黄姑娘就是毁情,他俩陪伴着山崖。红谷妹妹,你的山崖哥哥,现在改名叫洪山崖,就是洪水泛滥那个洪,看来他是想你了。”

紫蛇心里阵阵酸痛,眼含泪水看着老宅的大门口,心里是翻江倒海般的激动,无声无息的看着老宅如堡垒般的轮廓,感到心里迫切想见到三杯的思绪难以抑制,紫蛇无声无息的遏制和平定着内心的煎熬。

“红谷妹妹,你能不能帮银仔一个忙呢,那天三哥离开说去一个大致的方向,我没有看到,但是有人……看到了,可以去问问她的!”银仔转身看着紫蛇的脚说出一个话题。

紫蛇闻言侧脸看着银仔的脸,发现滥情居然正面看着自己,虽然看着自己的眼光为自己的脚,但这是不被训练时所认可为实话的表示。

紫蛇满脸温怒看着银仔正待发怒,银仔仍然看着紫蛇的脚说:“红谷姑娘不必生气,在这里一年来与正常人的交往,银仔已经领悟面对面孔也能讲出实话的分辨能力了,也许红谷妹妹不相信,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迷情和毁情也是这样,这点三哥哥是清楚的。”银仔说完抬头正面看着紫蛇,用那对大眼向紫蛇露出真切的笑意,缓缓的又补充道:“刚银仔提醒红谷妹妹注意金弓时,已经是这样了。

紫蛇也确实从银仔眼底看见了真诚掠过眼底的蓝光,紫蛇感到不可思议的真实,那道蓝光闪过后若不变色,确实就是三杯设定的局限,这点三杯给紫蛇详尽的说过,一旦发现三煞眼底飘动着浑浊或发绿的异光,那就说明所言就是假的。三杯还给紫蛇补充说明了许多防止三煞欺骗的行为特征及注意事项,紫蛇综合观察都证实了银仔的说法。

“红谷妹妹可以随银仔到老宅大门口说话吗?屋内老婆婆快到睡醒的时间了,到哪里让银仔给红谷妹妹说清楚,好吗?”银仔抬起赤脚就向老宅大门走去。

紫蛇看到银仔已经走向老宅门口,急忙紧随其后,紫蛇盘算银仔究竟会给自己说些什么,只要与三杯哥哥有关系的任何事,紫蛇都想听一听,以便获知三杯更多的消息。

“红谷妹妹尽管放心,老宅门口最安全了,可以背靠大门看向各处,各个角度尽收眼底,这估计就是当初建造时的考虑吧,当然新楼房挡住了部分视线,如果不是某些人刻意不让看到,一般都无法遁形。”银仔看着紫蛇左右环顾探头探脑的动作,向紫蛇详尽的说明。

“好吧,银仔你说那个她是谁呢,她怎么可以知道三哥的下落呢?”紫蛇听到银仔的解释,眼观四周也感到银仔说的对,就看着银仔的脸微笑鼓励银仔。

银仔不说话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扁扁的黑园石头递给紫蛇,语气静静的说:“妹妹,用法力看看吧,老宅门口及附近可是看见有其他的鬼影。”

紫蛇知道银仔递过来的黑园石头是照鬼石,紫蛇法力提起透过石头看向老宅前任何地方,惊讶发现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老宅前有鬼影出现,紫蛇正待将照鬼石还给银仔,银仔手比划让紫蛇看向老宅内,紫蛇在老宅内惊讶发现有一个穿肚兜的小女孩,小女孩正坐在老宅走廊的地上向紫蛇露出笑容。紫蛇大惊的看向银仔,深感不解。

“红谷妹妹,她看见了三哥哥去哪里了,你可以用法力给她交流下,但她受封印影响无法离开老宅方圆一千米的范围,这个距离包括老宅后面山岭高处那个苦榆树,她晚上有时就在老宅内或者山岭的树上,任何驱鬼法力都不能奈何她,妹妹把她还魂吧!她的哭声有别与银仔所见过任何鬼怪,她应该知道三哥哥去哪里了!”银仔说着说着居然嚎啕大哭,嘴里仍念念有词的说:“她是那么的幼小,死时估计也就几个月大吧,银仔看到很多的冤鬼让她吸食着尚存的绵薄的微不足道的灵气,想想吧,她现在也就有四、五岁的样子,要经历多少岁月的黑暗!”

紫蛇看到那个小女孩似乎明白银仔就是说她,小女孩两只眼里显示出关切神情,一动不动的看着银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