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06章 山南海北水居多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62 2014-06-12 12:15:28

  金弓走出几步回头看见紫蛇扭头的动作,心生疑惑皱起眉头,看着紫蛇的脸问道:

“表妹,看什么的呢?”金弓也向身后新楼房的方向轻飘一眼,银仔动作只在几秒钟让紫蛇看到,银仔本就为提示紫蛇,必定对金弓的行为有所预防,金弓看向银仔时,银仔眼神已经转望他处。

“很奇怪啊!想不到的这事……”

紫蛇起身走到金弓身侧,眼神怪异的看着老宅周边发出感叹,回头看着金弓疑惑的眼神,微笑道:

“表哥,这个老宅按道理宅院在以前肯定很鼎盛的,但奇怪怎么没看见一棵老树或者有名贵花木的迹象呢,这个又不是沙漠地带要考虑饮水困难!”紫蛇急中生智提出目光所触及老宅周边的实际现状。

金弓暗暗轻舒一口气,显出对此非常精通的神态,大笑道:

“呵呵,表妹想这事呢,前面屋子里矮狗最清楚了,他说老宅在当时材料选用最上等,房屋建造最超前,工匠工资最昂贵,屋内设计最典雅,屋内所用物品最奢华,门前风光最令世人沉醉,这个风光不亚于皇家园林的布局,亭台楼榭应有尽有,世界范围内能生长的名贵花卉、苗木等应有尽有,想去吧,现在的铁轨所占道路就是很久前的宽阔官道。”

“啧啧,如此盛景可惜不复存在了,好可惜啊!”

紫蛇听到金弓的述说,左右环顾地形地貌,头脑中想象着描绘当时粗略的画面,看远、视近能看着老宅周边很大的宽裕地而遐想,紫蛇心声感叹着说:

“这个老宅里当时居住些什么人呢?”

“肯定是达官贵人、富绅商贾了,这个老宅据本地文化部门专家讲,当时是国内久负盛名的超奢华客栈,南来北往的客商落脚、东西方贵人聚会的地方,不亚于江繁市九星级国际旅游度假休闲村,据说皇家园林都经由为这个客栈设计师所构想;

让新房后老余头讲,客栈建成不久头批客人就是皇亲国戚,皇帝微服私访时都常住这里,总之极负盛名!”

金弓与紫蛇并肩而行,侃侃而谈如数家珍般熟悉,边走边聊走出几百米。

来到一棵小树下金弓发觉紫蛇没有跟上自己,紫蛇正立足回头在凝视身后的老宅,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似般沉思,金弓感觉自己在贵石村道听途说的传闻肯定吸引了紫蛇的联想,便不说话催促紫蛇,远远看着八、九米外的女子背影,静静的欣赏和遐想……

雨已经停了,紫蛇站立在小道边上似有所悟的出神,空气中有水汽遇到温度的催化生成薄薄的雾气,紫蛇周身被薄雾缭绕,紫蛇光洁白皙的手臂和脖颈散发着迷惑之光彩,窈窕身姿凹凸有致,仿佛像熔化在一幅极具诱惑的图画中,又似身临神秘莫测的仙域充满宁静和悠远,金弓简直看呆了。

那刻紫蛇被金弓的描述惊呆了,她没有想那些风光神话般鼎盛的神采,紫蛇想到了那个叫碧玉的女孩究竟具备何种神韵,何故能够让疯狂的情徒,何种心理蛊惑,要为情为色为欲为望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呢,更对三杯那么执着痴迷忘我神伤的不顾一切的还魂感觉凄凉,紫蛇领悟不透三杯何种心绪之纠结要冒死所为!

紫蛇知道繁江市地处几大经济区之间,又位几大块历史文化古迹交汇的薄弱区,临山靠江无疑是圣者喜欢和崇尚的闲情逸致地,三杯如此的被世人所唾弃,更被圣者所切齿痛恨,三杯为什么要如此坚决的拿自己唯一可存世的法能来冒险呢.

紫蛇真的难以理解,更对三杯究竟现在何处而焦虑,想着想着紫蛇不敢多想了,原本想出去游玩的想法决定放弃了,想到银仔对自己的暗示,紫蛇想回去与银仔谈谈,从而尽快的获知三杯的下落,尽快的回到三杯的身边,尽快帮三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身后金弓的思绪,紫蛇想都能想出金弓的下一步谋算,于是紫蛇想先把金弓算计了再说,紫蛇故作迷糊般神态转身看着不远处的金弓,边走向金弓身边边媚笑道:

“啊,这个故事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啊,真不知道紫蛇何时也能找到对自己痴情和沉迷,并达到或超越如此地步的情种呢?”

“表妹啊,其实妹妹身边应不乏情种,可拿蛊影做列子,但蛊影是不是能够如此般沉醉和痴迷程度就不敢保证了,妹妹如此高贵典雅并极具神韵的女孩,理应找到最理想的郎君,其实……”

金弓本想拿蛊影做调侃,将自己的想法露出点试探的话语,正步步引出自己的说法,突然就看见了紫蛇瞪大眼睛如临大敌的看着自己的身后,紫蛇发出让自己别动的手势,金弓急忙呆立不动,后脊背紧张的汗毛竖起。

紫蛇盘算着对金弓的控制步骤,在背对金弓时暗暗将星空虚木戒指扣到了自己右手中指,在金弓回答自己想法且摊开胸怀和心思时,紫蛇发现金弓身后小树干上爬着一个黑色细长毛毛虫。

紫蛇顿生一计,展示出一幅惊恐万状的神态,提示金弓不要动,随即短促迈出步伐站到金弓的身后,将毛毛虫轻捏到左手,再用左手轻轻将金弓短袖衫后衣领拉下,伸出右臂右手卯足了劲向金弓后脖颈打过去,啪的一声很响亮,打的金弓身形趔趄一下急忙站稳。

金弓轻轻问紫蛇:“啥,啥东西?”

紫蛇看见自己装在虚木戒指里的雪毒渗入金弓充血的脖颈,暗暗收回戒指装口袋,反手将毛毛虫扔到金弓身后,用脚狠劲躲掉一半虫身,轻呼道:

“好了,表哥前走一步回头,看看吧!”

金弓听到紫蛇轻呼,急忙前跨一大步,同时伸出左手摸了摸自己异常难受的脖后,再转身看着紫蛇一眼,循着紫蛇目光看地下,发现了被紫蛇踩掉一半身体的毛毛虫,蹲到近前观察,不禁哑然失笑:

“表妹,你看见的就是这个虫子啊,真是大惊小怪!”

金弓起身上前一脚把毛毛虫踩得稀巴烂,还在前脚掌揉搓几下,想那种虫子经此摧残顿时了无踪迹了。

“唉,表哥!你,真是的,就是让你好好看看的,你怎么这样去做的呢?”

紫蛇蹲下身子看地上,发现地上毛毛虫的残骸失去了踪迹,很心痛的责备金弓不该如此。

金弓用手指着紫蛇大笑不已,看见紫蛇一本正经还在低头审视地上,便用左手点着紫蛇嘲笑道:

“呵呵,表妹,你真笑死我了,那么丁点大的虫子就把妹妹惊成那样,哈哈,笑死我了!真是大惊小怪,女孩子就是喜欢故弄玄虚。我的脖子啊,无端被吓得快魂飞魄散了,嘻嘻!”

金弓笑的来回转圈并连蹦带跳。

“表哥,别笑了!严肃点好吗?”

紫蛇冷眼看着金弓狂笑不止的模样,声调阴冷的腔调令金弓急忙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对紫蛇提醒感到心惊。

紫蛇见金弓不再傻笑便脸上面无表情的说道:

“下雨天树上爬着这种虫子掉你身上,你真的不感到奇怪吗?要是虫子有毒呢?笑个屁啊!”

金弓惊出一身冷汗来,急忙蹲到地上寻找虫子的踪迹,显然是毫无踪迹了,金弓仰头看着紫蛇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追问道:

“表妹,这个是有毒的虫子吗?不会吧?”

“那要是会呢!你这人真是的,我本来下一脚就不对,但及时控制住了,留下大半截虫子的残骸想好好研究下,没想到表哥……啊!这不就连一丝希望也看不到了吗!表哥要是真有闪失,咋分辨出毒种呢!表哥你真是好冲动啊!”

紫蛇说完便身体测向一边不理睬金弓了,紫蛇脸上是一脸委屈像,仿佛因金弓的鲁莽造成了紫蛇极大的不愉快。

金弓心生骇然,但犹豫片刻想已经在老宅住很久了,以前没发现有过什么不祥之处,转而就放松了紧张情绪,看着紫蛇似乎因好心好意被自己误会而生气的样子,金弓急忙围着紫蛇说尽好话和安慰的话。

紫蛇均对金弓不理不睬,金弓慢慢对紫蛇的关心有点感动了,金弓突想起紫蛇原是准备去岭东村子游玩的,便话语充满诱惑的说道:

“表妹,这样不肯原谅表哥,我看这样好不好?到岭东村子让表哥将功补过,哥哥背着表妹走行不?要不表哥表演一下精彩的隔空赌物,也或……不如让表妹狠狠将表哥狂揍一顿消消气吧!”

“不去!不去!你自己去吧!把表妹少有的兴趣搞的半点也无了,回房睡觉了。”

紫蛇恨得咬牙切齿的样子,转身就向老宅方向而走。

紫蛇走出去十几步,转身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金弓,生气的喊道:

“警告你,表妹生气了,别跟着我!再跟就有你好看的啦!”

金弓心想表妹还在气头上,显见及时让紫蛇转换态度很难,于是金弓对紫蛇不再纠缠,看着紫蛇快步走向老宅,金弓呆立原地半响,摇摇头对自己自嘲一番,转身大踏步向岭东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