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11章 毫无来由的彷徨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733 2014-06-12 12:15:28

  红谷听着银仔介绍到金弓的情况就微笑了,当听说金弓一激动一着急就全身瘫软,红谷爆发出无法遏制的狂笑,那笑声都让宝宝感觉到自己的妈妈疯了,因为红谷开始躺床上笑,后来滚地板上笑,再后来眼泪和鼻涕都流到自己身上了;银仔陪着红谷也大笑一会儿,渐渐就不笑了,因为银仔早晚两头忙很感疲惫。

渐渐红谷在大小两个人疑惑眼神的注视下恢复了平静,宝宝递给红谷抽纸,红谷一番收拾后,红谷转移话题,放平心态问银仔:“就是说金弓老实了,那金弓的小弟和蛊影呢?”

“那两个人现在很风光,吃香喝辣据说还包小三,耀武扬威、春风得意、趾高气昂!”银仔回想起蛊影和元仔在自己面前的表现,如实陈述。

原来蛊影带着金弓的小弟,据说傍上了江繁市什么市长秘书,穿金戴银很风光,两个人在一个月内回去看了两次,都嫌弃老宅破落和肮脏,一次也没回家住过,来去匆匆看两眼翘腿就走了,银仔带金弓去市区元仔和蛊影的大宅里找过元仔,元仔也曾带金弓找江繁市西医中医看一圈都无济于事,元仔就把金弓摔一边,自己去做蛊影的小弟去了。再找元仔和蛊影,据说搬进什么豪宅去了,问邻居都说不知道搬哪里去了。

红谷听完银仔陷入沉思,想起自己对金弓的惩治也没有多大的后悔,毕竟也让金弓对赌博不敢再肆意妄为,对蛊影、元仔所为更是不感兴趣,如此现实的状态,他们都对三杯及三杯的事都无兴趣,那么就意味着不给三杯添乱。红谷便对三杯充满渴望,宝宝都安顿的基本到位,红谷就想知道三杯的下落。

红谷将身边的宝宝抱到怀里,静静看着银仔发现小伙子已经变了很多,原来很干瘦的样子也已经不显的单薄,穿着整齐干净的浅黄色休闲西服套装、红衬衣,衬托的魁梧挺拔,原来一脸苦瓜相,现在也变得大眼有神,神态自若,看着红谷和宝宝更是不笑不说话。

银仔被红谷看的浑身不自在,还以为自己穿衣打扮不适宜,急忙低头向红谷探寻道:“红谷妹妹,怎么看着哥哥浑身发毛呢,发觉银仔哪里不对吗?”

红谷急忙将自己冷眼观察转为笑颜,轻声说道:“没什么,老宅没事就好,希望哪位老婆婆情况也良好吧,屋内的老婆婆到底是何种样子呢,红谷住那么久一直在楼上静养,确实没见到过一次那个老婆婆,她有多大了呢?”红谷突然对老宅里住着的老婆婆充满了好奇。

“你说她啊,简直没法说,八十有四了吧,据她自己说年轻时五大三粗的,一向身体就好,很少生病,到现在年事已高,形态消瘦,也可以说是骨瘦如柴,但饭量很大,她说能吃进饭就说明还能多活几年,虽然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但生活平静、无欲无求;但据周围邻居说,老婆婆年青时就是泼妇,无人敢惹,即便现在逮着看不惯的邻居依然是破口就骂,日子清苦,但老婆婆会平复自己心态,是个好人!”银仔对老婆婆居然很尊敬,言语之间竟然会大加赞美。

红谷顿感兴趣盎然,语气温和的又问道:“那她原来靠什么维持生活呢?”

“收房租,拾废品或捡取铁路货车上掉下来的物品呗,俗话说的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铁轨吃铁轨呗,那铁道在家门口附近位置有弯道和欠缺,经常能掉下来点物资,就让老婆婆得到意外之财,老婆婆以前还在铁路货场门口摆摊做个小生意,应该多少有积蓄。”银仔确实听到了许多老婆婆的传闻,加上三杯临走安排银仔照顾老婆婆,银仔做了几样拿手的斋饭,老婆婆平时就喜欢的不得了,银仔来到老宅后就感到有时候人与人交往,不是对脾气、也不是对性格、更不是对爱好,而是对胃口,老婆婆的胃口对上了银仔做的斋饭,所以老婆婆经常还求银仔做斋饭,所以两人的关系就很融洽,互相照顾、需求对路。

红谷想起金弓曾无意说过老婆婆经常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日里除了吃饭,上厕所就是窝憋屋内不出来,心里便感到诧异,看到过很多城市、乡村里的老年人早晨锻炼,晚上群舞的,这个老婆婆难道不明白延年益寿的常识吗,想到这里,红谷很感好奇的说:“听说这个老婆婆很懒,她咋就无病无灾呢?”

“谁说老婆婆很懒啊,那老婆婆住的是里外两间,妹妹知道吧,三杯在自己没来之前就嘱咐人以老婆婆外孙的名义建的这个新楼房,那个跨度深度是很大的,屋内有卫生间,有洗澡的淋浴,还有活动的地方,老婆婆就在屋内锻炼。”银仔因为照顾老婆婆的工作,经常到屋内探望老婆婆,经常看见老婆婆在屋内做广播体操锻炼身体,有时还看着电视里的介绍做什么气功、健美操,银仔又想到了老婆婆的拐杖,猛拍自己额头一下,看着红谷语气缓慢的说:“红谷妹妹,你知道老婆婆的拐杖是什么做的吗?”

红谷没想到正问银仔老婆婆情况,等着银仔说详细呢,银仔会反问自己,于是红谷想起以往见到的老人拐杖,静静笑言道:“老年人的拐杖不就是木质的或其他轻型材料做的嘛!”

“老婆婆的拐杖是木纹贴面的铁质拐杖,有十余斤重!”银仔看着红谷眼神定定的说道,看红谷感觉不可思议,银仔又慎重的点点头,说:“拿那么重的拐杖,从石板路走过那应该将石板敲击的很响的,但老婆婆拐杖过去是异常轻微的声响,她在练功但不知何功。三哥称老婆婆是外婆!”

“什么什么,这这……”红谷心里明白,看来三杯的外婆应该不简单,那么这个老婆婆究竟是何来头呢,红谷心里是异常的纳闷,当初决定带着宝宝离开是觉得老宅是焦点,且不想让宝宝回到伤心之地,但现在看来老宅周边都是如此神秘的人,红谷心里感到十分恐慌,迫切想见到三杯一问究竟,貌似老婆婆有女儿,她这个女儿又在哪里呢,红谷感到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安。

“妈妈,宝宝要上街买饮料,宝宝要喝酸奶!”宝宝看着红谷和银仔说话,刚听半天感觉很无聊的样子,但小女孩儿很懂事的没有打扰,此时看见妈妈低头不语,便认为两个大人都说完话了,于是将自己窝在心里很久的话说出,与此同时宝宝试图挣脱红谷的搂抱,急的要上街上去转转。

红谷也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转而看着银仔说:“宝宝不愿意长时间在屋内待着,那好吧,就让黑叔叔带着宝宝到楼下超市去买酸奶吧!”说着就将宝宝放到地板上,看着银仔摆摆手,意思是让银仔带着宝宝去。

银仔见此从椅子上起身,走向宝宝伸出自己的右手,宝宝上前拉着银仔两根手指,欢蹦乱跳的看着仍坐在床上的红谷,兴奋的大叫:“妈妈再见,宝宝和黑叔叔去玩喽!”

“一起去吧,也到了午饭时间!”银仔看着低头沉思的红谷,邀请到。

“你们去吧!我不饿,宝宝想吃什么,你俩就一起吃吧!”红谷心情烦躁的回绝了,很快银仔就与宝宝开门出去了,红谷看着自己的手,感觉到手掌在轻轻的颤抖,突然条件反射般起身,决定还是出门转转调整一下心情,于是急忙抓起皮包,急切开门去追宝宝和银仔。

银仔拉着宝宝在电梯口等着电梯上来,宝宝笑嘻嘻的看着电梯指示灯显示的数字,大声的喊道:“快看,上来了,3、4、5、6快到了!”

“宝宝,等等妈妈啊!”远处走廊的那头传来了红谷的喊叫。

“哦,妈妈也来了,叔叔快按住电梯别让走啊!”宝宝仰脸看着银仔说完,便转身蹦跳着迎着红谷跑了过去,银仔看见电梯门打开,急忙进去按住暂停键等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